第056章 新玩伴,名栗子

那春晓不想和她谈论厉盛维,更不想说厉堂川的情况,客气地笑笑,淡淡地说道“抱歉阿姨,盛维哥还等着我呢,我得走了。

她转身离开,徐文慧撇了撇嘴,顾忌着场合,到底没说什么有失身份的话来。

厉盛维先陪着那春晓回宿舍取了东西,然后一同离开。

回家的路上,厉盛维随意地提起补习的事情来。那春晓的态度还是很坚决,“盛维哥,之前我的基础有多差你也知道,你看经过我一学期的努力,不也进步很多。我相信就算我不找补习班,不请家教,也能赶上去的。”

厉盛维转头看她,不算白皙但也算不上黝黑的小脸儿上满是倔强的神色,眼睛也闪闪发光,好似他要是和她有不同意见就是不相信她似的,下一秒她就能哭出来。

他觉得很头疼,家里那几个小的可从来都没用这样的目光看过他,他要怎么应对?他该怎么应对?

结果,还是他屈服了,淡淡道“我不会勉强你,你该怎么做自己心里应该清楚。”

那春晓点头如舂米,嘴角浮笑,兴奋地和他说起闲话来,“我也没想到这次能考这么好,我光记着哪些题不会了,都没算答上来的能得多少分……”

她的好心情持续了一路,厉盛维就安安静静地听她说话,时不时应和一句,一直到推开家门,一团小小的,背部呈黑色,四肢和头部呈褐黄色的毛团子笨笨的挪过来,那春晓兴奋的说话声才戛然而止。

她蹲下身子。把毛团子小心翼翼地抱起来,怜惜地抚了几下它绒毛,转身笑着问厉盛维,“盛维哥,这条小狗是咱们家的吗?它可真可爱。”

厉盛维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平时工作忙,白天不能在家。只留那春晓一个人在家怕她寂寞。于是向别人要了这条狗,看到那春晓欢喜的样子,他觉得讨这条狗送出去的两条烟总算没有浪费。

“它爸是军犬。现在血统虽然不纯了,但是依然很聪明,你没事儿的时候就训练训练它,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厉盛维淡淡地说道。

那春晓很是惊讶。这软软糯糯的一团竟然是军犬的后代。在部队里,军犬被大家视为战友。到了一定的年纪也会退伍,而且,军犬都很聪明,很通人性。

“放心吧盛维哥。我一定照顾好它。”那春晓郑重地说道,然后又问,“盛维哥。它是男的还是女的啊?它现在多大了?”

厉盛维表情微滞,然后回道“刚断奶。以后要吃什么,怎么照顾它我都记下来了,这就拿给你。”

说完,他兀自回房去拿自己亲笔写下的“喂养幼犬指南”,对于小狗性别年龄等问题只字不提。

那春晓了然,肯定是他也不知道,要狗的时候肯定没问清楚。

她嘴角的弧度更大,发现小奶狗舔她的手,兴许是饿了吧。她四下看了下,只在茶几上看到几颗上次没吃完的栗子。她也没想这么小的狗能不能吃这些,拿过来便剥给它吃。

小奶狗好奇地闻了闻栗子,抬头用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那春晓,一副“我没吃过不知道该怎么吃”的表情。

那春晓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毛茸茸的小脑袋,“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咱们以后就叫栗子好不好?栗子,好吃又可爱,好不好?”

回答的她的是栗子热情的舔舐,很痒,她笑的前仰后合。

家里多出一个新成员来,那春晓每天的日子确实充实了很多。栗子很聪明,才那么一丁点儿大,就好像能听懂她说话似的,每次她对着它絮絮叨叨,它都会睁着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特别可爱。

它很粘那春晓,她去到哪里它都扭着屁股跟在她身后。有时候那春晓出门想把它留在家里,可是关门的时候看它站在客厅眼巴巴的看着她,一颗心都要融化了,最后也只无奈地唉叹一声,抱着它一起出门。

那春晓第一次抱着栗子去张家外公的书房的时候,老人紧张的不行,眼睛恨不得长在栗子身上,生怕他一个不注意,栗子就把他那些珍贵的古籍或者是古董瓷器给碰了、咬了。

不过经过半天的相处,老人总算放下心来。栗子实在太听话了,给它一个骨头玩具,它自己就能在角落里玩儿一上午,吃的喝的也不挑剔,给它什么就吃什么。

“怪不得你每次来都抱着它来,这么好的狗,外公也想养一条了。”那春晓开学前最后一次去张家,老人目光灼灼地盯着角落里已经长大不少的栗子,对埋头练字的那春晓道“你马上就要开学了吧,开学你可得住校了,家里也没人照顾栗子,要不你把栗子放我这儿,我给你看着。”

那春晓写字的手一顿,工工整整的字迹出现了瑕疵,她叹口气把写坏了的纸张拿走,才道“我这几天也犯愁怎么安排它呢。阿姨和厉叔叔已经去疗养了,几个嫂子也都忙的很,没办法帮我养栗子,把它单独放在家里更是不行。放到外公这里倒是不错,可我就怕耽误您做正经事。”

“不耽误不耽误”,老人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外公也很喜欢栗子啊,狗啊猫啊这些小动物,其实比人纯净,更懂感情,外公这辈子净和人打交道了,也累了。”

他的语气太沧桑,那春晓心里也一堵,便道“那今天我就不把栗子带走了,过两天我直接去学校,等周末了再来看它。”

趴在角落里的栗子还不知道,它的主人已经把它交给别人喂养了。傍晚那春晓离开张家的时候,它也以为那春晓过一会儿就回来,只是低低地叫了几声,情绪并没有多激烈。

反而是那春晓,出了张家就有些后悔了,一步三回头地走到公车站,咬咬牙狠狠心,才上车离开。

晚上厉盛维回来的时候没看到栗子还奇怪呢,主动问道“狗呢?”

他自从听那春晓说小狗取名栗子之后,就没叫过狗的名字。栗子,厉子,如果不是她的眼神坦坦荡荡,他都要怀疑她是故意给狗取这个名字的。

“过两天开学没地方安置它,我就把它放在外公那里了”,那春晓有些失落地解释道。

厉盛维应了一声,也没说什么。

当晚睡到半夜的时候,那春晓就听到外面好似有什么声音,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是过了好一会儿那声音还在,她便披衣起身,要去看看。

ps感谢朋友们的订阅,感谢风飘雪儿、乐谣、我是天上一片云、居居、小籹子っ、迤俪悠悠、_1982和书友150507001619756的粉红票,感谢你们的支持,么么哒~今晚还有粉红加更,有票的朋友请多多支持阿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