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抱习惯了?

“盛维哥,你怎么回来了?”车刚停稳,那春晓就从车上冲了下来,直奔挺拔地站在门口的人。

她因为太着急没有注意脚下,眼见冲到厉盛维身前了,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哎呦”一声就朝前面栽去。

这事儿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记得早在一年多前来京都的路上,她也这么莽莽撞撞了一回,结果被厉盛维接住,自己一点儿事没有。

这次也不例外,她的身子被一双修长却并不细腻的大手带进一个硬朗却很温暖的怀抱里,她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下来,好似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有这个怀抱,她都能挺过去。

刚下车的左辉等人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脸上的神情都有些怪异。

徐朝阳给左辉使了个眼色,左辉识趣地摇摇头,那意思是先别过去打扰人家。

可他们当中,到底有不识趣的。

“汪汪汪……”栗子跑到两人身边,竖着耳朵看向厉盛维,底气十足地叫了起来。

“嘘,别叫”,那春晓从厉盛维怀里转过头来,让栗子噤声。

厉盛维很自然地松开她,两个人并没有因为刚才的拥抱而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徐朝阳和左辉又对视一眼,心道这俩人是抱习惯了没觉得害羞,还是他们之间根本就没什么,纯碎是外人想多了?

“徐大哥、左大哥,你们要不要上去坐一坐啊?”那春晓客气地问道。

其实已经很晚了,她这么问真的只是客气客气,没想到徐朝阳大大咧咧地竟然应了下来。

上楼之后,她就像女主人一样。又是端茶又是拿水果,都忙活完了才想起来问厉盛维,“盛维哥,你吃饭了没有?”

“春晓妹子,你盛维哥吃没吃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徐大哥和你左大哥都没吃呢!”还没等厉盛维回答,徐朝阳就捂着肚子可怜巴巴地说道。

家里什么食材都有。做饭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她忙起身去厨房做饭,家里有客人在,张雪梅不好意思再像之前那样啥也不干吃白食。干脆也跟着去厨房帮忙。

客厅里只剩下三个男人并一条悠哉地摇着尾巴的狗,徐朝阳收起嬉笑的表情,转头看向左辉。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厉盛维闲闲地靠在沙发上。让自己的身体放松下来,从裤袋里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也不点燃。

“你之前不是说春晓妹子特别害怕阮尧堂,怕这里面有什么蹊跷让我留心一点吗,我和阮尧堂有生意往来。接触的也比较多,没发现他和春晓妹子有什么接触,估计是你想多了”。左辉双臂支在腿上,凑近厉盛维悄声说道“不过这次知识竞赛的独家冠名商是阮氏集团。听说决赛那天阮尧堂也会去现场,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大事儿,总要和你说一声。”

对于厉盛维来说,事关那春晓,就没有小事。

“对了,厉子,今天比赛的时候还出了点状况……”徐朝阳把今天比赛时候发生的事情以及那春晓的表现都和厉盛维说了,末了拍着大腿兴致勃勃地说道“你没在现场真是太可惜了,你是没看到,春晓妹妹当时淡定的小样儿,跟你一模一样,倍儿神气。”

厉盛维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紧紧地皱着眉头,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自己的大腿,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朝阳、辉子,你们在电视台都有认识的人,让他们多关照关照那春晓。你们应该比我清楚,一旦涉及到利益,很多人便不会按常理出牌,我不想她受到伤害。”

徐朝阳和左辉点点头,他们明白厉盛维话里的意思。阮氏的背景不干净,这些年为了企业的知名度也没少干炒作这样没品的事儿。现在各个电视台的综艺节目那么火阮氏不去打广告搞赞助,偏偏赞助一个中学生的知识竞赛,想来这次比赛想要平平淡淡的收场是不可能了。

电视台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没新闻也能挖出一堆新闻来!

“厉子,哥们儿最佩服你这一点,闷不吭声的其实脑袋里特清楚,你要是不当兵,肯定干什么都能成”,左辉由衷地赞道。

厉盛维勾了勾唇角,笑容在冷硬的脸上散开,正这时候,那春晓的小脑袋从厨房里探出来,“饭好了,你们是现在吃还是一会儿吃啊?”

“现在吃”,厉盛维又恢复了惯常的模样,那一抹笑容到底是没有绽开。

人多吃饭也热闹,徐朝阳更是吃什么都堵不上他的嘴,一个劲儿的夸那春晓手艺好,那样子,恨不得以后天天上门吃饭。

晚上快十一点,吃饱喝足的两个人终于走了,张雪梅也洗洗澡先睡了。那春晓收拾完厨房,出来的时候厉盛维还在客厅摆弄手机。

“盛维哥,你今天怎么回来了啊?”那春晓坐到他对面,疑惑地问道。

“有点事儿”,他淡淡地回道。

其实,不过就是心里不踏实,回来看一眼才能放心。

“对了,熊班长他们知道你要上电视都很高兴,张壮还说上次还以为是最后一次见年,害得他回去还偷偷哭了一场,就为了他掉的那几滴眼泪,你也要好好表现”,说完,他兀自起身去洗澡。

那春晓愣愣地坐在沙发上,现在已经十月份了,还有一个多月,张壮那一批老兵就要离开部队,如果自己出现在电视上,真的能够让他们会心一笑的话,她一定要好好表现!

比赛一轮比一轮有难度,也陆续有人离开。段小语止步第二轮,张雪梅和白梓源在第三轮的时候淘汰出局,最后育人高中只有那春晓一个人进了决赛。

这个结果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就连校长都直呼不可思议。亲友团自然高兴,小孩子们都把那春晓当成了偶像,张采薇听说之后更是亲自打电话过来和那春晓说恭喜。

和他们比起来,那春晓反而是最淡定的那个人,她以前一直觉得自己被囚禁的那十三年太痛苦,可是现在想来,如果没有前世十三年心无旁骛的潜心阅读,哪有今生的大放异彩。

所谓祸福相依,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只是不知道在这番狂喜之后,又会发生什么出人预料的事情。

ps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迤俪悠悠、一百百个、小老鼠的妈妈和erhh的粉红票,感谢_1982和愛在【熄】缘前的打赏,爱你们呦~阿奴现在发的都是存稿,正在写的都是后面的内容,呼呼,昨天写了点儿激情戏,结果自己激动的后半夜都没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