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模特 950第49章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看上去绅士无比,倒是与卫新的温和有礼有点儿如出一辙的味道。

只不过眼前的男人再有礼貌,林文也能从男人的眼中看出戾气来。

这是一个果决且很有手段的男人。

卫新转头看向来人,笑着伸出手,“钟少董好。”

听到卫新这么说,林文这才想起了对方的身份。这人是Loita的少董,之前在Loita去面试的时候,就是这个人最后敲定了由他来走压轴,也是这个人在Loita那次的show上,在他摔下去的时候抢先走到台上来的男人。

想到这些,林文对眼前的男人倒是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钟少董好。”

钟临宣笑了笑,虽然在林文的眼里那笑容颇有点儿的味道,“两位不必这么客气,我来是找卫总监的。我想请卫总监吃个饭,卫总监有空吗?”

卫新笑得礼貌,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是拒绝的话语,“抱歉钟少董,我还要回一趟。”

钟临宣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变,“没关系,我可以送卫总监回公司,然后再一起去吃饭。”

林文觉得自己好像知道这位钟少董是想做什么了,还没等卫新开口说话,林文就先笑着开口了,“卫总监,钟少董,不好意思,我就先走了。”

卫新见林文果然转身往外走,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被钟临宣抢了先,“好的,顾先生再见。”

林文没有想到自己刚走出公司没多远,钟临宣就从自己的身后走了前来。

“钟少董?”他不是在约卫新吗?又来找自己是干什么?

“顾先生。”钟临宣在叫出这个名字过后,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起来,“我有话跟你说,希望能够赏脸……”

林文从他的眼里看出轻微的敌意,想也不想就转了身。

他知道这样可能得罪钟临宣,但是他更不想被人无辜指责。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钟临宣应该是对卫新有意思。

“顾浠文!”钟临宣在他的身后重重喊了一声,脸色也随之沉了下来。

林文头也不回,“钟少董,我跟卫总监没有一点关系。”

钟临宣:“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林文当然看不到在他背后的钟临宣一瞬间就露出了危险的表情。不过就算他看到了也不会害怕。

前世他还见得少了吗?

“钟少董,下次再见。”林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抛下一句话就走远了。

钟临宣在后面眯起眼看着林文走远,但是他没有看上多久,林文就突然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倒了下去。

林文又一次进了,当他强忍着心中的恶心睁开眼的时候,张晟寅那张阴沉无比的脸立刻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你醒了!”张晟寅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马上将林文扶了起来。那一刻,林文甚至怀疑张晟寅其实是想直接一下子扑到自己。

林文点点头,示意张晟寅先让自己喝水。

等张晟寅体贴地将水喂到林文的嘴边时,林文抽了抽嘴角却还是接受了这样周到的服务。喝完水,林文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脸上印着一块灰灰的印记的钟临宣。

林文一愣。

他这是被打……了?

钟临宣看着林文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恢复了笑容,“顾先生,你终于醒了。”

林文当然听出了钟临宣刻意加强了“终于”那两个字,看来是张晟寅以为他害自己晕倒了,所以帮自己报复回来了。

林文也刻意地将目光来回地在钟临宣脸上受伤的部位来回扫视。

钟临宣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他有些尴尬地别过头。

“钟少董,你可以走了。”张晟寅冷冷地发话。

钟临宣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下,然后半找回了自己的绅士风度,对着张晟寅说了一句,“是,张叔再见。”

“噗——”林文顿时被这句话雷到了。

张叔?张叔!叔?叔!

张晟寅什么时候成了钟临宣的长辈了?!

大约是林文表现得太过震惊了,所以张晟寅立马在一边低声解释,“我跟他的父亲认识,曾经合作过,所以算起来,我跟他父亲是平辈。”

林文打量了张晟寅两眼,然后说了一句让张晟寅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的话,“啊,张晟寅,你老实告诉我,你多老了?”

张晟寅的表情顿时裂开,然后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他这副仿佛受到重大打击的模样,林文才觉得心里的不爽消散了,他笑着拍拍张晟寅的肩问:“你还没告诉我,医生怎么说呢?”

张晟寅突然惊醒了,他这才想起来,对,等林文醒来他就要坦白的。

张晟寅突然紧张得要命。

林文看着张晟寅如临大敌的模样,好奇地推了他一把,“你怎么了?想什么事呢?这么出神?表情还这么难看?”声音里还带了几分调侃的笑意。

但是张晟寅知道,也许过一会儿眼前的人对自己说话的时候,就不再笑意了,也许会是带着满满的怒意,也许会是带着冰冷的寒意……

但总要坦白的。

爱一个人就先学会对他坦白。

张晟寅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了这样的一句话,然后头脑少见地一热,然后热血少见地一冲,然后心情少见地一激动,他就这么脱口而出了一句,“你还记得三个多月前,在凯悦酒店的那天晚上吗?”

林文那一刻脑子里突然浮现的不是什么文,不是什么“啊我记得”,而是扑面而来的熟悉感。

噢对!“皇上,您还记得湖畔的夏雨荷吗!”

林文被自己雷得一脸血。

不知道林文天马行空去了,张晟寅只以为他是不记得,双眼的光芒不禁微微暗了暗,“你不记得了?”

“啊?你在说什么?”林文终于强忍住笑意,将奔走的思绪辛苦地拉了回来。

张晟寅慢慢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认真地看着林文,说:“顾浠文,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吗?对不起,那天晚上和你做-爱的那个人是我。”

作者有话要说:啊,这是更。还有第二更,继续码字去QAQ 看我这么辛苦,你们忍心霸王我吗

下一章!张小攻你就乖乖跪搓板吧哈哈哈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