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暑假(上)

高中的知识点要比初中复杂,初中的知识点更多的是在打基础。林圆的基础相当扎实,认真挨着书本往下看很快就上手了。

不知不觉到了该去小店的时候,林圆把小胖墩儿留在山谷里,自己出去了。

因为学校放假的缘故,小店卖炸土豆条的生意冷清了不少,自助火锅的生意反倒好了很多。对于不怕辣的Q市人来说,夏天吃火锅照样很爽,一盆火锅一扎冰啤两种极致的享受让人浑身舒坦。再加上小店的火锅即使大夏天吃着也不上火,这些人更乐意来了。

因为只有十二张火锅桌,不少顾客来晚了就没桌位了,白白流失客源,鉴于这种情况,张悦鑫非常认真的给林圆提出建议:“小林,要不我们暂时不卖炸土豆条了,把前面收拾一下改卖火锅吧。”

林圆笑着说:“我也正有此意,前两天已经订好了火锅桌,明天对方就送货过来了,可惜前面的店面太窄了些,只放得下四张火锅桌。不过,要是再多了,就我们四个很可能就忙不过来了。”

张悦鑫看了看,朱婆婆没在小店里面,便把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说了出来:“小林,你的火锅卖的这么好,你就没打算重新租个大点儿的店面,或者说再开一家店。”

嘿,这家伙平时看着挺老实的嘛,没想到居然这么有野心,该说不愧是未来的亿万富豪?就算小小年纪打工都比别人想的要多些。

“你说的这事儿我也想过,不过重新租个大店铺并不可取,我们好不容易在这边积累了一点名声,陡然换个地方会流失客源不说,炸土豆条这项也做不成了,得不偿失。”别看炸土豆条只卖得到一块钱一份,每天带来的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而且这东西可以打包,无形中节约了空间资源,因此林圆短期内并不打算放弃这一项。

“至于开家新店想法很好,问题是没人能够帮我看店,而且等我上了高中就跟你们一样有晚自习了,不可能像之前一样每天放学了就来这边,等我们都去上课了,晚上店里就只有朱婆婆和许大叔两个人了,根本就忙不过来,开学之前小店这边还得再招个人才经营得下去,开分店的事情只能以后考虑了。”林圆何尝不想开分店,奈何信得过的人手太少了,做餐饮这一行在用人上面尤其马虎不得,毕竟这些东西都是要直接下肚的,要吃出点儿问题来,直接关门大吉得了。

张悦鑫听后不由说:“确实是我想得太简单了。”说着他半开玩笑道,“这样吧,干脆以后我去学个管理什么的,将来还跟着你混。”

林圆酸溜溜的说:“得了吧,你这纯属口头安慰,等你以后发财了不要忘了我就成了。”这孩子前世是炒股做房地产发财的,给我看什么火锅店,不是扯淡吗?

张悦鑫笑着说:“我说的是真的啊,以后等小林老板的生意做大了,给咱弄个经理当当如何?”

林圆鄙视他就这么点儿志向,金口一开:“经理算什么?等我开公司起码给你弄个执行总裁当当。”只怕到时候别说让你当执行总裁,就是让你当董事长你都瞧不上。

“那就一言为定了。”

“小张,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当然是认真的。”

“哼哼,到时候可别反悔了。”

“理论上多半不会反悔的。”

“……”果然是空欢喜了一场。

呵呵,小汤圆儿失望的样子很可爱,张悦鑫认真的想了想,也许以后真的可以继续跟着林圆混。

第二天,火锅桌送到了,四张火锅桌刚好把小店摆得满满的,林圆买了个大风扇,晚上开着风扇就算是坐满了客人也不会觉得太热。因为暂时不卖炸土豆条了,虽然多了四张桌子,少了一个人,大家并没有比以前更忙碌,只是赚的钱要比以前少了一点点。

暑假里,林圆去部队训练的时间依然是雷打不动的周末,平时梁教官要训练士兵,他去的话就有悖部队纪律了。

夏天训练非常辛苦,梁教官不会因为对林圆有意思就降低要求,相反的,他非常希望林圆拥有足够强大的自保能力,在他看来,把喜欢的人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是对对方的轻视,尤其当对方是一个男人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并不是让他离开你就无法生存,真正的爱是应该让彼此站在同样的高度,比肩的两个人才能走得更遥远。

林圆的表现没有让他失望,即使一次次被毒辣的日头晒得摇晃,他也从来没叫过一声苦,没喊过一声停。也许一开始他只是被林圆俊俏的脸蛋吸引,可现在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沉迷,沉迷于林圆身上由内而外散发的与他年龄不符的坚韧气质。

他想要的人从来就不是没用的菟丝花。

小汤圆儿,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到咱可以下口的那天啊?

看着林圆被汗水浸湿的衬衣下若隐若现的小红点,大梁同志悄悄咽了咽口水,心里默念: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特么的,真的好想色啊!

“林圆,再把刚才交给你的擒敌拳演练一遍。”梁教官笑脸依旧,眸色深沉。

“是。”林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认真的把所有招式从头到尾练了一遍。

等他练完后,梁教官点评道:“招式你已经全部学会了,但是出招不够凌厉,如果用来表演我可以给你打满分,如果对敌,你这种程度完全不及格。你今天回去以后自己勤加练习,多思考一下如何在实战中运用这些招式,下次训练直接跟我过招,好了,今天的训练就到此结束吧。”

“是。”林圆眼底隐隐有些兴奋。

某个心怀鬼胎的教官同志眼底更加兴奋。

林圆回去以后,选择每天早上去山谷练习,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在山谷里面练习完了以后,身体会有种无法形容的舒适感。

偶尔,小胖墩儿也会在他练习的时候过来闹他,他正好拿它练手,不过更多时候,一人一狗是在闹着玩儿,玩热了,小胖墩儿会调皮的滚进小溪里玩儿水捉鱼,林圆则会让‘召唤’几个自个儿喜欢的水果解解渴。

山谷的气温一直定格在暖春,在酷暑季节呆在里面非常舒适,通常,林圆在练完武以后,会随便做一点简单爽口的早餐,吃完去山谷预习功课。文科类的课本他更喜欢拿到小木屋外去看,或是水潭边,或是溪流旁,或是果树下……席地而坐,惬意舒适,不经意间,翩跹的花瓣落了他一身,远远望去他仿佛已经融入了山谷这幅淡泊清远的画卷。

时间一天天滑过,转眼到了训练的日子。梁教官跟以往一样,先让林圆热身再进行体能训练最后跟他过招。

一开始,梁教官为了让林圆适应与人对敌,故意放慢了动作,等林圆开始适应以后,再慢慢加快速度。林圆是个聪明的学生,把他教的招式运用的非常灵活,每次等林圆快要跟上他的节奏时,他立刻再加速度,就这样,两个人过了四五十招,梁教官见林圆体力已经跟不上了,直接一记背摔把林圆放倒在地。

林圆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加上着实累得很,所幸闭着眼睛躺在地上喘着气不急着起来。

梁教官温柔的笑着蹲在林圆旁边,微微粗粝的大手拍拍他的脸蛋儿:“还不错,你这悟性赶得上王小韬了,如果你能跟他一样从小习武,说不定现在比他厉害多了。好了,快起来吧,当心躺地上着凉啊。”嘿嘿,这小脸蛋儿又滑又嫩手感真好。

林圆现在已经被梁教官折腾的又累又痛,哪儿还有没力气关心他被揩油的脸蛋了:“我缓口气就起来……”

“行,给你三分钟,缓过来了我们再练。”

“好。”林圆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他闭着眼睛脑袋里开始回放刚才与梁教官过招的动作,慢慢地他也总结出自己的一些不足之处。

实战与练习不一样,练习的时候他可一个根据梁教官的要求,该是什么动作,该从哪个角度,该怎样发力,他可以把每一招做得跟范本一样,可一旦进行实战,就算他能判断出该用什么招式避让或者进攻,可始终比梁教官慢一步。

只要你比对方慢,对方就能轻易掌握全盘的节奏,追逐别人的节奏失败就成了必然。

林圆把自己的想法给梁教官说了,梁教官听后心里不禁暗喜: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这么快就领悟到了节奏的重要性。

“你说的非常正确,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跟你对战只用了我教给你的招式,你打不过我不是因为你的这些招式没学到位,而是没有把这些招式变成一种本能,我之所以比你快,就是因为本能,战斗的本能,明白?”

“明白!”林圆眼中闪过一丝了悟,“我们继续吧。”

梁教官笑得温柔:“这一次,我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

梁教官没有手下留情的结果就是,林圆勉强接了四招,第五招被一击打败再无反击能力。

“除了没有形成战斗本能,力气弱体力差是你致命的弱点,以后要注意勤加练习,好了,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了。”

“是,谢谢梁教官。”

“甭谢我了,今儿晚上我上你那儿开开荤去,听王小韬说你做的鸡火锅味道相当不错,你别又拿蔬菜火锅糊弄我啊。”

王小韬你这个大嘴巴!

林圆抹抹脸上的汗,假装认真地说:“鸡火锅要加钱。”

“哈哈哈,你果然跟王小韬说得一样财迷,不过我喜欢,记得给我留两桌啊,下午我就带朋友过去,价钱的话,咱俩这么熟了,好商量啊。”

谁跟你熟了?还有啊王小韬你究竟在我背后说了多少坏话!你小子给我等着。

远在B市拿着林圆醉酒的照片躺在沙发上笑得毫无形象的王韬,突然觉得背后起了一阵凉风,他瞥了眼空调,刚刚那应该是冷气吧。

“王小韬你笑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王略端了杯水从后面走过来,看到他手上的照片,抓了一张拿过到手里一看:“哟,这孩子长得真水灵,谁啊?”

“我媳妇儿!”王韬笑得得瑟。

“噗……”王略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