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暑假(下)

“咳……咳……咳……”王略被呛惨了:“王小韬你丫逗我玩儿呢,照片上那人明明是男的。”

王韬笑得乱没形象:“本来就是逗你的,他就是我跟你说的我老板兼合伙人。”

王略研究了一下照片,非常认真的说:“这小孩儿长大了估计又是一祸害。”

“边儿去,你才祸害呢,把照片还我。”

王略把照片递给他,说:“刚才你那帮朋友打电话来约你出去玩儿,你真不去?”

王韬接过照片,回道:“不去,那帮人成天就知道唱歌喝酒泡妞没意思。”

王略奇道:“哟,你这是转性了,怎么突然就这么有思想觉悟了?以前你不是挺喜欢跟他们玩一块儿的嘛?”

对于王韬的那帮子‘朋友’王略是瞧不上的,一个二个全是家里给宠坏的二世主,聚在一块儿就没干过两件正事,吃喝玩乐倒是从来少不了他们。王建国要把王韬给‘下放’出去,一方面是因为他闯了祸,更多却是担心他被这帮人给带坏了。以前也没少让他少跟这帮人来往,可他哪儿听得进去,现在倒好了,别人主动邀请他去好几次了,次次都让自己帮他给推了。

王韬把沙发上散落的照片一张一张捡起来,边弄边说:“就是觉得挺没意思不想去了呗。”

王韬回B市第二天,这帮人就打电话约他出去玩儿,他也去过两三次,也许经过半学期的‘磨练’,他的想法真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他甚至觉得一起耍了好几年的朋友居然有种陌生感,看着他们一包接一包抽着进口香烟,一瓶接一瓶喝着进口洋酒,一个晚上的消费就比他从小店半学期努力工作得来的多,他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看着他们在包间里又唱又跳跟漂亮的小女朋友**打啵,热闹喧嚣中,王韬突然生出一种想法,自己似乎无法再融入他们的世界了。

那天晚上,他在那个烟雾缭绕的包间里想了很多——家人拿到自己亲手赚钱买的礼物时或外露或内敛的开心,日复一日在小店里工作到半夜的充实,跟林圆一起经营小店的快乐,第一次拿到工钱的兴奋……

有太多太多值得回忆的点滴,可再想想自己之前的生活,那些记忆甚至都变得模糊陌生。理所应当的,他对自己两段截然不同的生活进行了比较,毫无疑问,他觉得在Q市读书的短短半年比之前的日子更有意义。

王略一脸欣慰:“王小韬你终于懂事了,真不容易。”

“滚你丫的,别忘了我才是哥哥,哥哥!”这死孩子真是忒没大没小了。

“哼,等你什么时候有个哥哥样儿了再说吧?”王略不屑道,你就比我早爬出老妈的肚子几分钟,凭什么要叫你哥。

“我怎么没个哥哥样儿了,别忘了是谁给你买的礼物!”

“就一破游戏机你还好意思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这么大了还玩儿那么幼稚的东西吗?”不提这个还好,一说他就来气,白跟他兄弟一场了,收到的礼物居然是最次的,王小韬这家伙良心都被狗吃了。

“不玩儿你还我啊。”王韬厚颜无耻道。

“我留着下次给老妈砸核桃。”怎么听怎么透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王韬懒得理他,把那张特意冲洗得小一号的照片剔了出来,放进舅舅送给他的进口真皮钱包里面,看着林圆傻乎乎又带着娇憨的笑容,他顿时觉得心情好的不得了,笑得嘴巴都咧到耳根子后面去了。

“王小韬,你真的没问题?”看到王韬这幅样子,王略心里没由来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问题?”王韬狐疑道。

王略认真的说:“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子像什么吗?”

“像什么?”

“你这样子就像是喜欢上了照片上的人!”

王韬听得一头雾水:“我是很喜欢小汤圆儿啊,有什么不对吗?”

王略看着他那幅无辜的样子,气得脑门儿上青筋直跳:“我的意思是……算了,我去看书了。”王韬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有那方面的意思,应该是他想多了。

“诶,你别走啊,你怎么又这样,说话老是说半截就不说了,存心吊人胃口呢?”

王略头也不回进了书房把门关上,完全不理会王韬的嚎叫。

中午,只有王韬王略跟妈妈一块儿在家吃饭,自从王韬回来以后,妈妈天天亲自下厨给他做大餐,势必要好好补补儿子。听王韬讲了他在Q市那边做的事情,她这个当妈妈的既欣慰又心疼,她这几天天天磨着王建国让他把宝贝儿子转回来,她现在底气也足了,反正儿子已经听话了,为什么不回B市让她就近照顾呢?

王建国被她磨了好几天以后,已经有了松口的迹象,她琢磨着等这事儿成了给儿子一个惊喜。

王韬喝了一小碗百合银耳莲子汤,肚子已经饱了,便放下碗筷,对他妈妈说:“妈,你下午是不是要出去?”

“你舅妈让我过去一趟,她说有事儿给我商量,弄得神神秘秘的,非要我去她家才给我说,怎么,儿子有什么事儿吗?”

“那你顺道帮我订张后天去C市的机票呗。”

“什么,儿子你要去C市?你才回来几天啊,你去那儿干嘛?”

“我回去看店!”王韬说得理直气壮:“我不能光拿钱不做事,我已经回来玩儿了这么多天了,再不回去老板该把我开除了。”

“我还当是个什么事儿,开除了正好,我已经跟你爸爸说了要把你学籍转回来的事,你爸爸也差不多同意了,你以后再不用去Q市了。”

“妈,谁说我要转回来了?”王韬炸毛了:“我在那边读书读的好好的,我不要转回来。”

“韬韬!”

“我不管,反正我要去Q市。”

“别任性啊,这事儿我好不容易才把你爸爸给说答应了。”

王韬哪儿能同意啊,母子俩闹了半天,最终妈妈还是没坳过他,答应给他买机票了,不过是五天后航班。

王略本想跟过去看看,无奈王韬答应了王敏敏要给她保密的事情,王略一去王敏敏怀孕的事情不就露馅儿了吗?他使劲浑身解数才打消了王略的念头,殊不知他这样王略更想去了。

于是,五天后,他前脚刚进王敏敏家门,王略后脚就打电话过来让陈明明天去机场接他。要不是王妈妈有事给绊住了,没准她也拎着包过来了。

王韬自知心虚,找个借口拿着他买的礼物,骑着自行车一溜烟跑了。

这会儿去小店正好赶得上吃午饭,好久没吃小汤圆儿做的酸菜鱼,凉拌三丝,剁椒鱼头,酒酿丸子……今天必须要求加餐!

王韬心底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迫切与躁动,在见到林圆的一瞬间平静了。

“嘿嘿,小汤圆儿想我了没有?”王韬笑得非常高兴。

林圆非常认真的说:“不想。”内心深深郁卒,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现在只希望这个家伙不要又借保护他的名义住进他家里!

可是,晚上收了工,王韬踩着自行车无比自然的跟在他身旁,路过陈老师家楼下都不带转下脑袋,他就知道自己的希望破灭了。

最近天气这么热,他天天晚上都跟小胖墩儿躲在山谷里避暑,这会儿小胖墩儿都还呆在山谷里呢,不知道它还愿不愿意睡回家里的床。

小胖墩儿非常没义气的抛弃了自个儿主人,在林圆异常哀怨的眼光下,毅然趴在院子里装睡。它这么厚的毛毛睡在床上会热死的!小胖墩儿甩甩大尾巴,不耐烦的驱赶着周围嗡嗡叫唤的蚊子,吐着舌头呈死狗状,这天气又闷又热让它浑身都不舒服。

林圆冲完澡回来看到躺在床上穿着小内裤扇着扇子的王小韬,默默安慰自己,咱就当免费看美男吧,这美男虽然年纪小了点,身材还是很有料的,那腹肌、那大腿、那臀线……

啊啊啊……我究竟在想什么……林圆暴躁的别过微微泛红的脸,王小韬你这个大祸害!

“小汤圆儿,你把家里的电线牵上呗,这大热天的连个风扇都没有,热死了。”王韬不满的嘀咕道。

“吹风扇容易得偏头痛,你要不想扇扇子就把扇子给我。”林圆吹了蜡烛认命的爬上床,把蚊帐里的蚊子赶出去以后,把蚊帐掖好。

“嘿嘿,不吹风扇就不吹呗,我给你扇风啊。”王韬猛然翻身靠过来,吓得林圆差点儿滚下床去。

“喂,你离我远点儿啊。”林圆想了想,加了句:“你身上热气太重了,靠这么近我难受。”

王韬撇撇嘴:“有吗?”爪子伸过去摸了摸林圆,惊奇道,“小汤圆儿你身上真凉快。”

“我刚冲澡当然凉快了,你离我远点啊。”

“不要!小汤圆儿你怎么可以嫌弃哥呢!”王韬化身八爪鱼扑了上去,他发现林圆□在外面的小胳膊小腿温温凉凉的,整个抱在怀里又降温又舒服。

“王!韬!”林圆只觉自己体温蹭蹭蹭往上蹿,再不放开就要破表了。

“不放!”王韬说得极其坚决:“小汤圆儿你把衣服脱了呗,少穿点儿更凉快。”

脱你妹!林圆直接用行动表示他的愤怒。

两人在床上扭打了半天,有人落荒而逃。

跑掉的人是王韬,林圆看着他慌慌张张的背影,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如林圆所猜测的一般,王韬悲催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起反应了,他摸黑去院子里提了水,冰凉的井水冲在身上却无法平息身体的躁动,大脑失控般不断的回放刚才情景,最终……

黑暗中,王韬用井水冲掉手上的罪证,他反复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太久没纾解了,不是说X满自溢吗?一定是这样的!

他做贼心虚的摸回房间里,床上,林圆已经睡着了(装的),他轻轻上床把帐子掖好,蹑手蹑脚的越过林圆老老实实对着墙壁闭上眼睛,脑袋里面乱糟糟的,迷迷糊糊睡着了。

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乱七八糟的梦,他就被一声惊雷给惊醒了,外面漆黑一片,只有咆哮的风声和瓢泼似的雨声,摇摇欲坠的老宅子在狂风暴雨中发出凄厉的呻吟,不堪重负的嘎吱嘎吱声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一滴冰凉的**滴落在王韬脸上,他打了一个激灵,彻底醒过神来,意识到房子漏水了。

又是一道紫红色的闪电,借着亮光,他转头一看林圆的枕头上已经没人了。

他刚要喊人,林圆匆匆忙忙拿着一把雨伞进来了,“王韬,快点起来,这雨太大了,老宅子可能撑不住……”话音未落,惊雷巨响,仿佛就在头顶炸开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来,林圆可以住新房子了,圆圆感谢亲妈给你的机会吧~~~

圆圆:滚,好好的房子让你给弄没了,赔我!!!

亲妈:乖,你那房子太破了,早就该修修了~~~

圆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