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无题

“林圆。”?

“嗯?”林圆愣愣地看着梁熙文。?

梁熙文很**道的笑出声来:“你呆呆的样子真可爱。”?

“……”?

“我刚才说的话都是真心的,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梁熙文认真地看着林圆。?

“世界上有允许同性结婚的国家吗?”林圆眼中带着深深的疑惑,最早允许同性结婚的国家是荷兰,时间是2000年底,梁熙文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也没有,听我朋友说,有国家已经在着手制定相关的法律文件,相信不久的将来同性婚姻将会合法化。”梁熙文眼中带着淡淡的憧憬。?

林圆脑袋里闪过很多事情,前世的今生的一片混乱,最终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也许无关爱情,只是单纯被结婚和家庭吸引,这几个字眼对他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前世今生,林圆至始至终最渴望的就是拥有一个完整的家。?

“谢谢你接受我。”梁熙文本想吻一吻林圆的脸颊,最终却只能抬起手揉了揉他软软的头发。?

林圆脸色微红,扭着脑袋躲开梁熙文的爪子:“喂,我只是答应考虑一下,什么时候说过接受你了?”?

“你刚才点头了,点头的意思不就是答应接受我了吗?不许赖皮啊!”梁熙文一本正经外加一点小委屈道,眼底的笑意却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喂,明明是你赖皮!”林圆炸毛了,这人怎么比王小韬的脸皮怎么比王小韬还厚。?

想到王韬,林圆的表情不自觉僵了一下。?

“我有吗?”梁熙文摊手一脸无辜,“反正这事儿就怎么说定了。我记得你说过你现在不想谈感情,仔细想想你说的也对,你现在年纪还小,感情的事情确实该晚上几年再做考虑,我支持你的想法。”?

如果林圆真的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没准儿还会被这番话小小感动一把,可惜他是个披着正太皮的‘大叔’,梁熙文打得小算盘还能骗得过他??

大尾巴狼!林圆在心底腹诽。?

林圆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说来说去总觉得自己在被梁熙文带着绕弯弯,他斟酌着转移了话题:“你这次的任务很棘手吗?”?

“国家机密。”梁熙文看着林圆吃瘪的表情笑了笑,道:“看在你这么担心我的份儿上,我就跟你透露一点好了,对方根基深厚关系网复杂,任务确实有一定难度。”?

林圆直觉事情应该不像梁熙文说的这么简答,便道:“那你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我的身手你还不知道吗?我还盼着早日端了他们老巢,回来跟你去领证儿呢。”?

“领证儿?”张悦鑫突然穿□来的声音把林圆吓了一大跳。?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到,今天不是放归宿假吗?作业做完了一个人在寝室呆着挺无聊,就到店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刚刚听到像是你的声音就过来看看。”张悦鑫说话时有意无意的看了眼梁熙文,四目相接眸色深沉。?

“哦,你听到什么了?”?

“就听到梁哥在说领什么证儿?对了,你们打算领什么证儿?”?

“没什么,就是在说工商许可证而已。”林圆把爪子背到身后,悄悄抹了抹爪子上的冷汗。?

“工商许可证?”张悦鑫知道林圆在说谎,但他没有打算揭穿他,只是淡淡的看了梁熙文一眼,冲林圆笑道:“哦,那谈好了没有?今天的客人好像特别多,何姐他们都忙不过来了。”?

“哦,哦,我马上过去帮忙。”林圆逃也似的走了,张悦鑫紧跟在他身边走了出去。?

梁熙文看着张悦鑫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

几天后,一份关于张悦鑫的调查报告摆在了梁熙文的办公桌上,事无巨细地记录了他的生平,连两岁的时候尿床都没落下。?

梁熙文一目十行看完后把报告放在桌子上,手指轻轻敲了敲报告,暗想,希望这个张悦鑫对小汤圆儿没有多余的心思,不然将是个比王小韬更棘手的对手。?

哎,心上人太出色也不好啊。梁熙文浅浅一笑,无奈中带着淡淡的骄傲。?

“叮——”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里的安静。?

“喂,你好。”?

“熙文。”?

“爷爷,有什么事情吗?”梁熙文的声音恭敬中带着疏离。?

“你交接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接近尾声了。”?

“那边的事情有变,我们怀疑可能内部有人泄露了消息。”梁爷爷的声音压得很低。?

“什么?内鬼抓到了吗?”梁熙文的声音透着恨意,一直以来他都怀疑组织内部有内鬼,否则当年叶秦怎么会那么容易被曹诺勘**份?就算他再怎么不适合做卧底也没道理半年不到就落得身死的下场?分明就是有人告密!只是当年他再怎么怀疑都没能找到确凿证据,这事情只能就这么不了了之。?

“哪有这么容易,当然内鬼也只是我们个别几个人的怀疑,也许事实并不是这样。”梁爷爷声音中透着疲惫,“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能够尽快赶回来跟我们一块儿商量一下具体对策,拖久了我担心夜长梦多。”?

梁教官略微考虑了一下,道:“我明天把事情处理完,即刻启程回来。”?

“好。”?

次日,关于梁熙文的调令下达到了q市部队,大家对他被调往西北某个偏僻的驻区唏嘘不已。?

事出紧急,梁熙文匆匆跟林圆道别后,坐上飞机离开。?

半个月后,一位姓梁的教官前往偏远的西北驻区,随后在一次新兵训练中发生爆炸事故,为救新兵身受重伤高位截瘫,另一位教官当场死亡。?

这件事情影响非常恶劣,中央相关领导研究后决定封锁此事一切消息,授予梁姓教官勋章后,特批其前往美国进行疗养,而与此事相关人员,则全部予以降职、调职处分。?

一个月后,一个沉默寡言不会讲英语的偷渡客打工仔出现在华盛顿街头,一身焦黑的皮肤让不少工友怀疑他是亚非混血儿。?

三个月后,沉默的打工仔不堪被种族歧视者侮辱,奋起反抗,他灵活的身手被地下世界小有名气的经纪人安德鲁看上。?

被辞退后,打工仔在安德鲁半哄半骗下进入地下世界,很快,他在地下拳坛混出一点名声。?

“木头,你的好运来了!”安德鲁兴奋道。?

“什么……好运……”穆音磕磕绊绊的用英语问道。?

“你被一个很了不起的老板看上了,他希望你做他的保镖!”?

“老板?你的意思是……我……有新工作了?”穆音眨巴一下眼睛,一脸的憨厚老实。?

“是的,你那天神勇的表现让那位老板非常满意,他非常欣赏你的中国功夫。”安德鲁说到中国功夫还特意摆出一个李小龙的经典pose。?

“工资呢……多少?”?

“放心吧,工资我少不了你的!”一个轻浮的男声插了进来,来人四十来岁,常年沉迷酒色让他看起来眼底青白脚步虚浮。?

“木头,他就是你的新老板,跟着他,你会很有前途!”?

“老板好!”穆音对着老板恭敬地鞠躬问好,低下头的一瞬间眼中闪过一缕精光。?

“不错,很上道,以后跟着我好好混,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老……老板,你,我不混黑社会的。”穆音一脸为难。?

“哈哈哈,你这话说的真是太有趣了,”老板大笑道:“放心吧,我可是最正经不过的‘正当’商人,我最欣赏你这样的老实人。”?

就这样,穆音看似懵懵懂懂的上了某位‘正当商人‘商人贼船。?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梁爷爷在家接到一个只有敲击声的电话,他认真记录下这些声音后,对照摩氏密码把内容翻译过来后:一切顺利。?

“很好,不愧是我孙子。”梁爷爷说完用打火机把纸条焚为灰烬。?

十二月中上旬,虹莲路商业区正式竣工,林圆拿着当初的购房合同付了十八万买下来一套三层楼的商铺。商铺位于虹莲路和育西路交界处地理位置极好,商铺后面有一个八十来平米的小院子,此外三层楼光楼层面积加起来就足有400平米,顶楼还附带一个小花园。?

撇开院子的面积不算,商铺部分才450块一个平方,跟几年后的数千元一个平方比起来绝对是白菜价。就这样,虹莲路因为地段不热,新建的商铺都还有好几套没能卖出去。?

要不是林圆所剩的余钱不多了,他都还想再买上一套。?

小店的租期将满,林圆买下房子便紧锣密鼓的找人着手装修。因为林圆想要古典型的装修风格,现阶段古典装修风格在q市乃至很多地方都还不流行,能满足林圆要求的施工队只有一家,要价还不低,对方只负责装修,材料由林圆自行购买,就这样他们也要三万块才勉强答应。?

生意谈好后,林圆去花鸟市场一口气买了几十株柏树苗回去种在山谷里,天天用潭水灌,十多天过后等到装修队需要木料的时候,这些柏树已经长到两个成人合抱的宽度了。?

林圆借口要装卸大量材料,特地放了装修队一天假。等前脚送材料的大车一走,后脚林圆关了门就把在山谷里去掉了枝条的柏树移了十多棵出来放在后院里,这会儿虹莲路上少有行人,赶在年前出大价钱装修店面的也只有林圆一家,所以根本没人注意到林圆后院里突然多出了一座小山似的柏树堆。?

古典装修风格最重对木材的运用,因此对木匠的要求很高,所幸,这家装修队有好几个相熟的老木工,他们的手艺在q市非常有名。这几个老木匠做了一辈子木头活还是年轻的时候才见过品质这么好的大柏树了,一个个对着木材赞不绝口,做起活来分外用心,生怕毁了这么好的木料。?

金钱随着时间一天天流走,林圆看着自己兜里一天比一天少的存款,暗自焦急,唯有看到火锅店一天比一天漂亮才稍觉安慰。?

除了新火锅店的装修让林圆忙得焦头烂额外,家里也不省心。?

胖墩儿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把格桑追到手了,转眼就要升级当爸爸了,胖墩儿很聪明也很有当爸爸的自觉,但自从怀了崽崽后格桑一天比一天暴躁,它的情绪影响到了胖墩儿,胖墩儿也变得暴躁起来。如果格桑的暴躁体现在挠胖墩儿上,胖墩儿的暴躁则体现在把家里搞得一团乱,为此林圆狠狠收拾了它几顿,它才渐渐消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