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小獒崽

格桑还有十来天生产的时候,肚子跟吹了气球似的迅速膨胀起来,大肚子让它行动不便,慢慢地它变得倦怠,每天窝在它的小窝里,除了林圆给它和胖墩儿喂食的时候,很少走动。?

林圆担心自己没在家的时候,格桑生产可能会发生意外,毕竟格桑只是一只刚成年的小母獒而这又是它的第一胎,怎么能不小心一点?林圆把格桑和胖墩儿全收进了山谷里,里面充裕的灵气让格桑的精神好了不少,也愿意在胖墩儿的陪伴下稍微多走动一下了。?

事实证明,林圆的担心是对的。?

周四晚上,物理课晚自习,老师安排小测验,林圆正做着试卷,心里没由来突突跳了几下,脑中莫名闪过一个念头:格桑!?

他集中意念一‘看’,格桑果然已经在它自己做的窝里生产了,看起来非常痛苦,胖墩儿在一旁踱着步子焦急不已又不敢轻易靠近它,只能发出低呜声似是担忧似是安慰。?

试卷已经差不多做完了,林圆装出一副痛苦隐忍的表情,很快引来物理老师的注意。?

“林圆,你怎么了?”物理老师走到他身边小声问道。?

“胃疼。”林圆把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听起来有股子脆弱的味道。?

“疼得很厉害吗?我送你去医务室看看吧。”?

“也不是很痛,我之前已经去医院看过了,只是买了药忘在家里了,我可不可以先交了试卷回家?”林圆又可怜巴巴的补了一句:“题我已经做完了……”?

物理老师瞬间脑补林圆带病上课,忍痛做题,这是一种多么值得表扬的精神啊!物理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依然挡不住眼底散发出来的‘父性’光辉:“你先坐着等一会儿,我去找何老师给你写张假条。”?

“谢谢杜老师。”作为一个好学生欺骗一位热心善良的老师,汤圆儿觉得压力很大啊。?

等杜老师走了,赵鹏探过头来,关切道:“林圆,你没事吧?”?

“还好……”林圆弱弱道。?

“哦。”说完赵鹏扭头翻试卷做题,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林圆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有点胃疼了。?

“喂,赵鹏。”?

“嗯?”?

“如果我明天早上没能来,记得帮我给何老师请个假。”林圆虽然有手机,但手机回了家就没信号,跟一块儿废铁没啥区别。说起来,从收到手机到现在,自己打过的号码两只手都数的过来,偏偏每个月的电话费还居高不下,哎,全是王小韬的功劳啊。?

“哦,”赵鹏想了想,道:“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我建议你最好再去医院看看。”?

“嗯,我会的,那你记得帮我请假。”?

“好。”?

林圆简单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把试卷放在讲桌上,刚出教室门杜老师就拿着假条过来了。他再三叮嘱过林圆后,才放林圆离开。?

林圆去车棚里取了自行车,迅速离开学校,半路上他拐进一个黑灯瞎火又没人的小巷子里,连人带车进了山谷。?

胖墩儿见到林圆立刻扑了上去,咬着林圆的裤腿把他往格桑身边拽。格桑刚开始非常戒备,喉咙里发出呜呜的警告声,后来,林圆试着用手摸了摸它的大脑袋,手腕上的佛珠闪过一缕极淡的金色灵气没入格桑的身体,它渐渐安静下来。?

由于林圆没有养过怀孕期的母獒,主观认为格桑怀着崽崽很辛苦,便忙里抽闲一个劲儿地给它补身体,就因为这样,格桑肚子里的崽崽个头太大了,折腾了快一个小时了,才终于把第一头小崽子生下来。?

格桑凶巴巴的护着小崽子,林圆担心自己去碰小崽子会刺激到它,便召唤了一些潭水到格桑的食盆里,又把食盆端到格桑面前。?

格桑挣扎着喝了好几口潭水以后,似乎攒足了力气,一口气把肚子里的崽崽全生了出来。?

一共三只崽崽,先出生的两只是红毛的,最后一只是金色。格桑母性太强,生了崽崽后再不允许林圆靠近它,以至于林圆巴巴看着三只小崽子,瞪了半天都没能看出公母,更别说摸摸它们了。?

三只小崽子因为在母体里面吸收了充足的营养,生下来个头比一般藏獒要大上一些,力气也很足,在格桑肚皮边上拱来拱去,格桑耐心地把它们身上的血迹舔干净,小崽子们扭来扭去终于在本能的驱使下尝到了第一口奶水。?

看到格桑它们母子平安,林圆也就放心了,又往格桑的食盆里添了一些潭水后,才离开山谷。升级当傻爸爸的胖墩儿很尽职地守在格桑身边,爪子不老实的动来动去,却连小崽子们的毛都能碰到一根。?

等林圆回了家,再次进山谷的时候,傻爸爸胖墩儿的怨念都快具象化了。?

过了好几天,小崽子们会乱爬了这种情况才得以改善。?

林圆也终于有机会看看这些小獒们的性别。?

两只红毛的一公一母,个头稍微大一点儿的是哥哥,略小一些的是妹妹,老三是只小公獒,虎头虎脑的,是三只小崽子中最不怕生胆子最大的。?

林圆分别给它们取了名字,一次是:小火,尼尼,辛巴。?

小火和尼尼目前还傻乎乎的只知道在格桑身边滚成一团,辛巴已经颇具冒险精神,时常趁着格桑不注意自己悄悄爬老远,玩儿累了又被胖墩儿小心翼翼的叼回格桑身边。?

此外,辛巴因为全身毛毛金黄,看起来像只小狮子似的几乎能以假乱真,所以林圆给它取名辛巴,希望它跟小狮子王一样聪明勇敢。?

在林圆的精心调养下,格桑奶水充足,三只小崽子每天吃得饱饱的,几乎一天一个样。慢慢地,在辛巴的带领下它们把林圆的小山谷个转了个遍,兄妹三个在胖墩儿的教导下,也慢慢学会了欺负山谷里的家禽,当然,大只的目前它们还不敢碰,现阶段最主要的欺负对象是小鸡崽、小鸭崽。多了这三只活泼可爱的小崽子,山谷变得更加热闹了。?

两周过后,林圆期末考试结束,他有了更多的时间陪这些小崽子们玩儿。?

显然,小家伙们也非常喜欢林圆,尤其是辛巴,简直是胖墩儿小时候的翻版,精乖得不行,常常学着胖墩儿的样子衔住林圆的裤腿求抱抱,求挠痒痒,求挠肚皮,还会打滚撒娇,小汤圆儿简直被它迷翻了。?

等胖墩儿意识到自己‘失宠’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王小韬的阴谋在一定程度上得逞了。?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讲,他这次搬了一个含金量很重的石头直接把脚给砸瘸了!?

辛巴,辛巴,王小韬拿着手机一边磨牙一边懊悔,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了三次,猪都没他蠢。?

“小汤圆儿,春节到b市来玩儿呗,笑笑和乐乐,嗯,还有我,我们都很想你。”王韬说着俊脸微微发红。?

笑笑和乐乐是王敏敏家双胞胎宝宝的小名儿,俩宝贝马上就要周岁了,偶尔会喊两声爸爸妈妈非常聪明,但如果说他们俩想林圆那绝对是鬼扯。?

王韬近乎暧昧的话让林圆的小脸刷得一下红了,他轻咳一声道:“今年春节我没法过来了,辛巴它们还太小了,我需要在家里照顾它们。”?

“怎么能这样?”王韬在电话里哀嚎:“春节期间我要跟舅舅去跟进工程,也没办法过来看你怎么办?”?

“那就等你有空的时候再说呗。”?

“唔……”王韬蔫儿了,心里又狠狠给辛巴记了一笔。?

为了攒钱,春节期间林圆只休息了除夕和初一两天,其他时间去菜市场里租了一个小摊位卖鸡蛋和公鸡。这些鸡蛋和公鸡有一部分是卫大叔送来的,更多则来自山谷。山谷里的公鸡比外面的公鸡更高大毛色更漂亮看起来神气十足,林圆一开始卖生意就好得不得了。?

q市过年有杀公鸡敬神的习俗,年节前后,靠着卖鸡蛋和公鸡,林圆多了三万块的进账,稍微缓解了一下他的经济压力。?

卖公鸡和鸡蛋什么的纯利润固然可观,但过了正月初六生意就淡了下来,林圆索性不再卖了,专心打理火锅店。?

梁熙文介绍来的四个退伍军人个个都非常不错,其中两个有点儿厨艺底子,便和赵武一块跟着许良学做火锅,另外两个实在没什么天分,但胜在人勤快机警很适合做大堂工作。?

春节期间要求火锅外卖的客户很多,幸亏小店里多了几个人,否则还不知道怎么个忙法。?

原本张悦鑫也是要来帮忙的,可惜临近过年的时候张爷爷在田埂上被树根绊了一跤,摔下田埂绊得左腿骨折,至今还躺在医院里,张悦鑫天天在医院里照顾他来不了。?

林圆忙里偷闲去医院看过他几次,张爷爷年纪大了,恢复的很慢,每天医药费像流水一样花出去,他已经闹好几次要出院,每次都被张悦鑫毫不犹豫的驳回了。?

张悦鑫家里本来就没多少余钱,如今张爷爷一病更是捉襟见肘,他一边骗自己爷爷没花多少钱,一边问林圆借了三千多块。?

三千多块,在当时不算小数目了,尤其是对张悦鑫这样的家庭,很多人都会考量借了他将来能不能还得上,也就林圆没有丝毫犹豫把钱借给了他,还多次拿着东西去探望他爷爷,这份人情张悦鑫默默记在了心里。?

张爷爷一直在医院里住到正月十五过完才出院,回家的时候都还拄着拐杖,伤筋动骨一百天,等到张爷爷能自个儿下床走上两步的时候已经是三月初了。?

三月份,按照跟朱婆婆的约定,林圆把该搬的东西全部搬到了虹莲路的新店里,变更了当初注册的工商许可证,结束了跟朱婆婆的合约。?

新店从去年12月底开始装修,一直到三月上旬才彻底竣工,装修了足足两个月,成果非常喜人。?

么么,谢谢大大支持~~~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