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最难决策是报考

转载

年关了,各种忙碌。更的时间晚了点,抱歉了啊!

总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好端端在家里坐着,突然有颗不知道哪只小鸟遗留下的便便穿破你家装修的好好的天花板,“啪”的一声落地准确的砸在你刚做好的发型上。

其实,这也没什么的。发型毁了也就罢了,怕就怕有人拿着那颗小鸟便便过来指责你不讲公德,放任宠物随地大小便。什么?你说你不认识那只鸟?呸,不认识它的话,它怎么可能照的那么准砸你头上?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为什么就专对着你的后脑勺砸过去了呢?所谓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必然是因为你跟这只鸟有着什么旁人不知道的错综复杂的血缘关系在的。你敢否认?那我就骂你没商量!

李彩霓现在就是这么个心态。我问吴家祺跟你有什么关系,他说是普通同学。可是我不相信啊,普通同学会那么经常凑在一起说话吗?就算是同桌,一跨进高年级,男女生都自动的减少来往了,哪有这样的?再追问,果然他就招了。说你未长生追他不成于是揪扯不放!嘿,这还了得?本来就看你不顺眼了,没想到还真招惹到我头上来了,没的说,当然是理直气壮的过去找事儿去!只不过没想到的是,未长生居然不想她平日表现出来的那么好欺负,不但跟她对垒时丝毫不显怯意,而且简直牙酸嘴利的让人头大。

未长生这次着实是气的不轻,她知道李彩霓向来看她不顺眼,但是真的料不到她居然把自己当假想敌当成了这般地步。还有那个吴家祺,简直让人无语到极点!未长生冲李彩霓很威猛的放完话就很有女王范儿的退场去找她堂哥了,留下李彩霓又气又楞的在原地呆了良久,才恨恨的跺一跺脚也走了。

整个这桩事搞得未长生一个周末都过得不是很开心,周一的时候去学校看到旁边坐着的吴家祺,憋在肚子里的那股气就更盛了。可是因为这一天老师要跟他们讨论报考志愿,只好强按捺住心头的怒火,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在位子上听班主任训话。

“这次报考有多重要,我就不多强调了。关系到大家以后的前途,回去跟家长好好商量商量,同时酌情考虑自己的情况。老师最多只能给出个大致意见做参考,最后的决定权还在你们自己。”班主任表情凝重的站在讲台上,“志愿表是这周六交的,所以你们还有一周的时间好好跟家长商量。好,这节课就到这里,下课!”语毕,冲台下的学生点点头,把课本夹在胳膊下面,往办公室去了。而几乎是他刚揖走出教室,学生们就炸开了。

“啊,这么快就要填志愿了吗?好恐怖啊!万一考不上怎么办?”教室最后一排坐着的王军伟大声的叫出声。

“考不上你回去种地娶媳妇儿呗,有什么好叫的?”他同桌李政正伏在桌上小睡,被他一嗓子吼醒,很是不高兴,话里明显带着刺。班里人轰然笑开了。

王军伟被众人一笑,面子上有些下不来台,眼珠一转开始反消遣起李政来:“好啊,到时候我就回家种地,顺便把你娶回家啊,媳妇儿!”

哦,卖泪滴嘎嘎!现在还是九十年代啊。为什么我很不纯洁的闻到了带着股奸情的腐腐味道呢?未长生打了个激灵。都是围脖上那个该死地微小说害地。把我一这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地乖女孩都给搞得草木皆兵了。邪灵速速退散。阿拉要做纯洁地小白花儿一样地小萝莉,阿门!未长生双手合十,在心底虔诚地画了个十字,驱散刚才不好的联想。直到史谨虹跟陈眉围过来才恢复过来。

“长生。你想好报考哪里没有?”陈眉坐到未长生前面那个位置上。端着下巴。小声地问。

因为分班的关系。这一年未长生跟陈眉,史谨虹一个班,同在一班上课。李潇洒分到了二班。沈隽飞则在三班。相距的稍显遥远些。

“还用问?她肯定是报一中啦!学习那么好。一中稳上地!”史谨虹斜斜瞄了陈眉一眼,似乎看不过她这么笨。

“对哦,我都忘了这一茬了。”陈眉拍下脑袋。有些后知后觉。“哎。我要是跟你一样学习好就好了。什么都不用担心,一中也好,三中也好。闭着眼睛就可以随便进。哪用像现在这样发愁到底要考哪里。”陈眉边说边带着些颓然地垂下嘴角。“像我现在地成绩最讨厌了。上不上下不下地。考一中有点悬。但也不是没可能。考三中的话应该没问题。可是总觉得有点不甘心,哎呀,愁死我了!”

一中是永安县初中里的哈佛牛津那样的世界级名校,三中呢就稍微往下靠一点,大概属于永安县初中里的天朝985名校。其实也许实力没有相距太远,但是口碑着实错了很多。两校的分数线大概相差十五分左右,像陈眉这样的成绩确实是属于最尴尬的行列。选好了,就是天堂,选不好,虽然不至于跌入地狱,但确实只能把指头含在嘴里眼巴巴的看着天堂就是进不去。搁谁谁犯愁!

史谨虹瞥了她一眼:“你知足吧!至少你拼一拼,说不定就进一中了。我呢,再怎么拼也进不去,注定是进三中的命。我才难受好不好?”史谨虹成绩较陈眉又稍逊那么一点,她其实早就打定了主意要考三中,也跟未长生说过了,这会儿这么说不过是为了安慰陈眉。陈眉这几天为了报考的事确实愁得不轻,连周末都叫不出来,只是呆在家里发呆。

“要不然你找班主任请他帮忙拿个主意,毕竟他做了那么久的毕业班老师,肯定比我们有经验!”未长生皱眉想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了一个应该能帮上忙的人,于是带着些兴奋的仰起头,眼波闪闪,带着些喜意。

“对啊。”史谨虹拍手附和,“班主任送了这么多毕业班了,一定会知道报哪个最适合你的。不如你找个时间跟他好好咨询咨询。”

“咳,别提了。”陈眉仍然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你们以为我没这么想过吗?上周就跟我爸我妈一块儿去过班主任家里讨主意了。可是班主任说,像我的情况他实在不好说。曾经有前几届的学生碰上跟我一样的情况了。有的以为考不上一中就报了三中,可是成绩出来一看,那分数绝对可以进一中没问题。也有的想拼一拼,就报了一中。可是结果分数不够,又不可能进三中,只好交了择校费读一中了。一中的择校费多贵你们也是知道的,听班主任说那些学生最后后悔的不行。所以老师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毕竟报考的事嘛!”说到最后摇摇头,神色显得越加颓唐。

未长生跟史谨虹相视看了对方一眼,又个个沉默着不说话了。确实,针对这样的情况,还真不好下定论。虽然未长生是重生回来的,可是她已经于无意中改变了自己的生命轨迹,还真不知道这一年一中跟三中的录取分数线到底是多少,因此只能在旁边无奈的陪着陈眉犯愁,而做不出任何有实质性的建议、

三人正在集体做垂头丧气状,教室门口坐着的李庆云陡然转过头,对着她们拖长声音挤眉弄眼的叫道:“未长生,接客。”语毕掩着嘴,嘻嘻的笑起来了。

丫的,广电总局啥时候有本事把电视上有关妓院,鸨母跟接客的所有暗含色情的电视剧之类的东西都给取缔干净!让这么些小屁孩儿们没事耍些见鬼的幽默感到处促狭,拿人取笑,实在让人郁闷的想喷火!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教室靠门那里的位置特别的受人青睐。坐在那里的同学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充当活雷锋,帮外班的同学叫本班的学生出去说话。人家帮你忙,你应该感谢对吧?问题是每次他们帮忙叫人用的都是这样暧昧的字眼,还特意卡着嗓子可以拖长声音。他令堂大人的,你这么想变性做千娇百媚的妓院老板娘,没人拦着你,可是就这么随便的把本班学生变成“小凤仙”,实在让人有些承受不起。可是呢,你又找不出什么话可以拿过去回堵他,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啊,确实是要你去接客啊!

未长生于是叹了口气,在史谨虹跟陈眉同情的眼光下慢慢踱出教室。这时候班里早因李庆云那惊天一叫憋不住嘻嘻哈哈笑成了一团。你还别说,这气氛还真的挺那个啥的。有同情的目光,有幸灾乐祸的嬉笑,有可以捉弄的促狭,也有没心没肺的畅然,如果换个场景换个时空,没准儿她还真的可以对镜贴个花黄,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往教室门口那个火坑跳去。

带着丝窘意与微恼,未长生抿着嘴巴沉着脸慢慢的从座位上起身往教室外走去,再然后沈隽飞那张皱着眉毛,嘟着嘴巴,微微有些扭曲的俊脸就出现了:“怎么这么慢?我都等你好久了。”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