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亲儿子和银儿子

";>回去的路上,天蔚疑惑地瞧着他,“你怎么想了这么个名字啊,奇奇怪怪的。冰@火!中文”

殷侯微微一笑,“有什么奇怪的,天降祥瑞,多好啊。”

不理会这人的强词夺理,天蔚有些不满,“少来,这俩字是一样的吗,瑞瑞还在这呢,你个没知识的少瞎教我儿子。”

哈哈一笑,殷侯右手一搂,将正踢着石子的瑞瑞一把抱起,瞧着他一笑,“儿子,以后你就叫殷绛了。”

儿子,爹爹没有多大的希望,只望你日后的路,能走得如那绛脂一般,鲜艳动人,再无风浪。

美人唇上,一点绛脂。

很多年后,天蔚想起取名这事,颇为好奇地掐了掐一旁的殷侯,“我说,你是不是知道咱们儿子日后秒杀四方,才取了这么个名啊。说起来真奇怪,这孩子和玉堂一样,一点点大就开始板着脸,怎么那么多姑娘都上赶着追呢。”

压到还在喋喋不休的天蔚身上,殷侯咬了咬他的鼻子,“放心吧,瑞瑞不是花心的主,那些个姑娘他瞧不上的。来,咱们还是想着亲自生一个吧,我上次还听人说,有个夫郎生了个小的呢!”说罢接着凑上天蔚的脖子,啃住。

天蔚被他骚扰得不厌其烦,上脚就踹,“你个老色鬼,找得什么破借口,叫你一奸成孕,叫你生!”

自从家里添了瑞瑞之后,天蔚成天就黏着小东西,到后来还不放心,索性带到了自己茶铺里。每天早晨吃完早饭,殷侯和天蔚一人牵一只手,然后一家三口和路边的熟人打着招呼。常常有些老板见瑞瑞可爱得紧,塞些刚出锅的小吃食给他,天蔚都会借口小孩吃太多不好,然后帮忙吃掉一大半。

“诶,瞧见没,”阿忘双手放在背后,冲身旁的李子钦道,“这就叫典型的厚脸皮。”

李子钦禁不住一乐,“算了,你就让他们俩分去吧,我瞧那爹和瑞瑞年纪也差不多了。”

阿忘不满地一昂脸,“以后我也要弄个儿子,出去骗吃骗喝都不付钱。”

听到这人这么说,李子钦笑得不见眼睛,立刻黏上阿忘,“好啊好啊,等咱们成亲之后,你爱养几个就养几个,我都听你的!”

阿忘眼睛一眯,一脚踹上李子钦的小腿,恶狠狠地道,“败类,少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因为茶铺生意清闲些,殷侯便同意天蔚带着瑞瑞去店里,自己傍晚再来接二人回家。于是,每天开了门,天蔚就往柜台旁搬一小板凳,让瑞瑞坐在上面,开始和小东西磨嘴皮子。有时候有熟人来喝茶,就会不时夸上瑞瑞几句,乐得天蔚尾巴都卷三卷。只是这好景不长,没过两天,天蔚就发现自己的儿子比自己还忙了。

不知道是说小茶铺里来了个粉嫩可爱的小金童,每天早上来光顾的妇人姑娘们又多了不少。有时候就是花茶卖光了,还有人特意包了包间来瞧人。妇人们见到雪白干净的瑞瑞,立刻母性大发,又是喂点心又是剥水果的,一口一个小心肝的。那些刚成婚的小媳妇,见到瑞瑞更是不撒手,抱在腿上蹭个没完,红着脸想着也要生个这样的乖儿子。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虽然这些奇怪的婶婶们总会拼命亲自己,瑞瑞倒还能接受。最让瑞瑞难过的是,总有那么几个小孩,老是跟着他身后的吧的吧地嚷嚷。

小妞甲:“小弟弟,让姐姐亲亲,姐姐长大就嫁给你哦。”

小妞乙丙丁:“我也嫁我也嫁!”

瑞瑞面不改色,就当没听见。

一旁的几个小皮猴瞧着又文静又好看的瑞瑞,不甘示弱,立刻献起殷勤来,又是塞玩具又是喂吃的。

狗蛋甲:“瑞瑞,我以后娶你好不好?”

狗蛋乙丙丁:“是我的是我的!”

手里的点心啪嗒掉到地上,瑞瑞嘴一扁,“爹亲!”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天早上都会上演一遍,到后来就成了那些小的们,一大早就拖着自家姐姐或者娘亲,到铺子里讨好小东家。有时候是自己做的小蚂蚱,或者是一条好看的丝带,甚至还有小娃把自己的小裤衩都塞给瑞瑞,说是定亲礼。虽然天蔚见到瑞瑞被弄得泪汪汪的,但是看到又翻了一番的入账,只能一边安慰儿子,一边接着把儿子送到雅间任人调戏。

虽然儿子重要,但是银子也是自己亲儿子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