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家中的危机

随后,菜品陆续上桌。

散着浓郁奶香的黄油焗龙虾,嫩嫩的鲍鱼,红色诱人的帝王蟹,五彩缤纷的西班牙海鲜饭,还有那黝黑一片的铁板鱿鱼……着实让人食指大动。

半响,两人饭饱喝足后,出了这酒店的门口时,两位迎宾小姐,还不忘瞥了眼雷小鹏,嘟着小嘴不知想着什么……

“你点的菜,味道确实不错,不过你不觉得还是铁板鱿鱼好吃嘛?”

听到雷小鹏这番话,王红牛极不情愿的顿了顿脑袋,但心中却同意了!

你别说,吃惯这些奢靡的菜品,吃一回铁板鱿鱼还真是不错,劲道的口感配着咸甜的酱汁,撒点辣椒粉,着实让人流口水啊!

看了眼王红牛,雷小鹏笑道:“行了,明天学校见面吧。”

“老大,明天是星期六啊,不去学校。”王红牛回话间有些沮丧。

翻了翻记忆,雷小鹏才想了起来今天是星期五,跟原来的世界一样,星期六,跟星期日同样是放假的日子。

“哦!对哦!明天跟后天都是放假的日子,这事我给忘了!”暗念一句,雷小鹏又道:“行,那回头电话联系!”

就在雷小鹏欲转身的时候,王红牛却是面色肃然起来,叫住了雷小鹏,“老大,我知道你虽然不惧怕那个啸洱珂,但据我所知,那家伙不仅家族企业壮大,而且暗地里还跟本地不少帮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你还是小心点好啊!”

雷小鹏拍了拍王红牛的肩膀,说道:“嗯,知道了,就算给那龟孙子两个翅膀,他也翻不了天,行了,那先走了!”

王红牛顿了顿脑袋,脸上的却是高兴不起来。

“哎呦,别愁眉苦脸的你,行了,我先走了。”又是拍了拍王红牛的肩膀,雷小鹏转身朝街一头走去。

行在路上,路过医院的大门口,雷小鹏发现不少人,都推着自行车,一些人嘴上骂着,“谁把老子自行车轮胎给扎了,光听说有人刮豪车仇视富人,他娘的蛋连老子自行车都扎,这心里是有多**!”

一人说道:“是啊,我刚买的自行车都被炸了!”

“可恶死了,本来还像接丽丽回家呢。”

“你行了吧,就算你自行车轮胎不破,人家会稀罕你的自行车吗?”

“你……”

听到人们的对话,走过去的雷小鹏,光是笑笑,不说话。

太阳西下,余晖撒在大地上……

雷小鹏终于走回家了,足足走了近一个小时,就为了剩那二十几元的车费。

雷小鹏知道自己的经济状况,母亲每日省吃俭用剩下的钱可不是这么用的。就算母亲王素梅愿意,雷小鹏也不会浪费一分钱,能省一分是一分。

但雷小鹏心中知道,可以享受的日子,定不会远!

走入自家的那条小巷子,找了个无人的角落,雷小鹏则将自己身上裹得纱布全给解掉。

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肌肤,淤青,磋伤,裂口竟是全部好了!

这下,让雷小鹏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长生诀的火种没有熄灭!

快到家门口四五米的时候,雷小鹏望着那大开的老式木门,察觉到一丝不安。

因为在记忆中,母亲都是个谨慎的人,怎么会如此的将门随意地打开!

不对,家里有情况!

雷小鹏眉间紧蹙,不做多想,摸出腰间的恶魔小棍,如风般窜了进去!

果然,入了房屋,一股浓郁的压力扑面而来!

只见母亲战战兢兢的站在房间一角,而屋内多了四位**模样的人。

他们皆穿着劣质的衣服,却故意地撸着袖子,露出的手臂上的纹身,一看便是道上的小混混!

见到自己的儿子走了进来,生怕儿子受到牵连,王素梅急切地道:“小鹏,你赶快出去,这几人是妈妈的朋、朋友,我跟他们谈点事情。”

“朋友?怎么可能?”

雷小鹏一下便听出了母亲的谎言,心中却是心酸万分!为了保护自己,母亲竟想一人承担这般压力……

这时,一位头上染着黄毛的**,见到雷小鹏走了进来,歪着嘴角,斜瞥雷小鹏一眼,嘴上说道:“呦,这是您儿子啊,长的白白胖胖的呢!”,

另一位脸上留着三寸的肉色刀疤,不知是在火拼中留下的纪念,还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骇人,而自己故意割下的刀痕。

他见雷小鹏身上穿着校服,又是呛了一声:“还是黑山一学的人,听说那学校的学费贵的狠呐,王姨,学费都交得起,我们这、一年的保护费?您怎么就交不起了?”

王素梅一听,额上渗出丝丝汗珠,有些慌张地道:“啊?我家小鹏是考进入的,学费比一般的学生低点。”

其中一位个子最矮,目测约莫个有个1米4的人,忽然站了起来,露出那可怜的凛冽之气,装出最叼的语气道:“哦,是这样的啊!考进入的?学费低点?但我们呢,这保护费也是不高,一个月一千块钱,怎么样,比那个什么保安公司便宜实在多了,还包你们家的平安!”

“就是啊,王姨,一千块,不过是这小子学费的几分之一吧”说着最后一位身强体壮,水桶粗的胳膊撑着衣服袖子咯吱作响,他带着墨镜,悠闲的站了起来,还不忘领了领衣袖,真把自己当某帮派的领头大哥了,不过看得出来,这虎背熊腰的大汉是这四人的小头目。

看这些人都慢悠悠的站来起来,王素梅立马慌张了,赶紧起身朝立在门口的小鹏冲去,挡在雷小鹏面前。

王素梅赶紧俯身对雷小鹏说道:“小鹏,你赶紧出去,这帮人我来对付就行了,没事的,你出去溜达个一小时回来,这帮人肯定就不见了。”

话罢,雷母还不忘露了个慈祥的笑容给雷小鹏,好让雷小鹏安心。

如果是这个身体以前的雷小鹏,说不定还真扔下自己母亲,独自离去了!

这个雷小鹏定是不同!此刻雷小鹏的握着恶魔小棍子的手已经是吱吱作响!

我是恶人!我是恶魔!只有我搞别人,没有别人来弄我!

但你有实力,你可以弄我,就算你打死我都行!!

可是,你敢来欺负我的妈妈,我的母亲!?

即便我雷小鹏付出任何代价,也会让你死的很惨!

此刻,房内的人,没有一人发现雷小鹏地垂着的清秀的脸面上,丝丝狰狞已是爬了上来!这幅样子,简直是嗜血的野兽没什么区别!

听到母亲的话语,雷小鹏嘴角稍扬,佯装出一副笑脸,抬眼望了眼面前的母亲。

见到他母亲无助的脸面,那渐深皱纹,雷小鹏瞬间便是哽咽了,“妈,晚上我想吃您做的蛋炒饭,我记得家里没鸡蛋了,您先去买菜吧?这几个人我会处理的……”

“孩子啊,你要听话啊,妈妈能解决。”王素梅见了雷小鹏这样,眼圈发红,又是出言相劝。

这时,带着墨镜的壮汉走了过来,用慢吞吞的语气说道:“好感人啊,这一幕!但是我们可没时间在这看戏,快点的你,要是没钱的话,去我们老板那洗浴中心干活去,除却我们的保护费,一个月你还挣个几百来块,怎么样,这个条件不错吧。”

话一完,这壮汉就开始哈哈大笑,他身后的三个狗腿子也开始附和着咯咯作笑。

王素梅听到后,身子颤抖不止,如受惊的小鸟。

母亲如此受人言辱,欺负!

雷小鹏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一双眸子似能射出火焰一般!

下一秒,雷小鹏如一阵怒风,掠过母亲,抄起恶魔小棍,一个箭步,便朝离他最近的那个壮汉头上抡去!

同时,雷小鹏嘴上喝道:“我艹你全家,敢欺负我妈?你们今天别想站着从这走出去!”

言语中,无限的愤怒包含其中!丝丝杀意倾泻如瀑!

(附上一句话: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