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落,还是?

见到雷小鹏手中多了一根黑木棍似的东西,黑衣老人眼眸一瞪,又不屑地轻哼一笑,手中的双剑猛然朝雷小鹏劈去!

框——嗤——

一声清脆的交鸣声,恶魔小棍竟是抵挡住了这两刀致命的寒影。

虽说雷小鹏挡住了致命一击,但手臂上传来如被山岳压顶般的震麻之感,让他闷哼一声,手臂上更是渗出了丝丝血珠,差点就握不住棍子了!

接着,雷小鹏更是被这一击带来的巨力,打到了十米开外,连连踱了几十个小碎步才得以稳住身形。

瞬间,两人被拉开数十米的距离!

虽说被击退,手臂上的麻烈之感让雷小鹏呲牙咧嘴一阵,雷小鹏还是心中一喜,这恶魔小棍还真不是盖的,质量就是好,虽说拿到手上已无增加力量的适手感,但不管是硬度,还是强度,都非常强悍,竟可挡住内胎-上段强者的一剑攻击!

咦!?

看到远处好似安然无恙的的雷小鹏,黑衣老人心中也是一惊,不禁暗念道,那黑糊糊的玩意儿到底什么鬼东西,竟能挡住老夫的三级武宝的一击,而不断开!?

黑袍人沙哑道:“好小子,看来……你身上是隐藏了不少秘密,一般内胎-下段的渣滓,根本吃不了老夫一剑。”

话罢,黑袍人慢慢举起双剑,狰狞的脸色愈发得不堪入目,“不错,能让老夫使出合璧之剑的人,你……死也值得了!”

听到这黑袍老人这般话语,雷小鹏眉间轻皱,张口便大骂道:“糟老头子,要打就快点,别像个娘们一样罗里吧嗦的!”

话语虽是轻浮,雷小鹏心中却提起了了十二分警觉,从这老头话语间可以听出来,这黑衣老人方才竟只是随意的攻击手段,根本没有使出他的真正本事,但即便如此,自己都已经快跟不上那闪眼的冽光剑影!

不知这合璧之剑到底是……

脑中的想法一下子被黑袍人的举动打断了,他将手中握着的两把弯钩利剑合并了起来,化为了一个……两爪钩子!

旋即,这本是握剑处的柄把,竟是不断伸长,嗤啦嗤啦的化为了一个铁索。

黑袍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是让这个从袖间探出来的铁索,似被赋予了灵性一般,活动自如,如那铁铸的蛇身一般,不断扭动,发出如响尾蛇般的桀桀声响!

而在铁索一段的,由弯刀组成的怪异钩子竟是如毒蛇的脑袋一般,不断张合、关闭。磁出了星星火花,如毒蛇突出猩红的星子一般;而发出,喀拉,喀拉的刀锋碰触音,更如毒蛇威胁的嘶吼。

这般场景,这般印象,在深夜的公路上格外瘆人!

看着那不断跃动的铁索钩,雷小鹏心中没底,但他面上依旧淡然如水,因为雷小鹏知道,这时候,恐惧是救不了你的,反会害了你!

冷风忽然刮过!让凝结肃杀的气愤愈发寒凛。

黑衣老者低垂着脸面,嘴唇微微颤抖,“口出狂言的小娃娃。你知道吗?不听话的娃娃老夫杀了不下百个,不差你这个!”

话音低沉沙哑,阴阳怪气,让雷小鹏浑身难受,丝丝汗珠在雷小鹏额上悄然渗出,下意识的,手中的恶魔小棍,握紧了几分!

但雷小鹏眼神坚定,表现的却是神气十足,大声喝道:“老头,废话少说,赶紧出手!”

越是这种情况,拖下去对雷小鹏越是不利!

倒是不如激怒对面,让其在气火下,说不定可以让黑袍人丢掉理智,而失去了攻击本应该具备的准确性!

“你这小娃娃,真是老夫见过最不乖的,老夫定是要你生不如死!”

话罢,黑衣人猛喝一声,在他的操控下,利钩开合愈发快速,瘆人的咔咔声也是愈发响亮!

张开的两个利爪,如那原始巨蛇张开那喷大口,似捕捉猎物前的征兆!

倏地,银色的钩子猛然闭合,化作见锥,刺耳的厉啸声中,拖着长长银色的铁索朝雷小鹏疾飞而来!

好快!

雷小鹏当机立断!

马上下意识的身子一偏,怎料这伸出的尖锥竟便换方向,不偏不倚朝其头颅处咬去!

见到眼前这如蛇的怪异器具,雷小鹏无暇多想,迅速举起恶魔小棍,朝尖锥上档去,碰碰两声,火星四起,见尖锥一滞,雷小鹏赶紧向后退避几分,但这只尖锥紧咬着他不放,雷小鹏牙齿咬紧,只好用恶魔小棍与之纠缠!

怎料,尖锥突然开口,张开了那两把利爪,一把咬死了抵挡而来的恶魔小棍!

一股巨力传来,雷小鹏手一失力,衔着棍子的抓钩,竟硬生生地将手中的恶魔小棍子躲了过去!

这抓钩,一甩便将衔着恶魔小棍,甩到路边的野地里!旋即又是扭头,朝雷小鹏发动攻击!

抓钩不断袭来,攻击之势如暴风骤雨,让雷小鹏不得喘息半息。

“好难缠的东西!”

雷小鹏心中暗念一声!

这抓钩,不开口时,如利剑,开口又如利爪,可戳可抓,可谓是刁钻凶险!

暗念之间,这东西又是袭来,雷小鹏猛一跃起,嗤啦一声,尖锥划过雷小鹏的腋下,丝丝鲜血如雨点般散了出来。

虽说又是躲过了一击,但此刻的雷小鹏早已成了血人,身上的划开的口子已是多达数十处,如移动的血喷泉一般!

这就是内武-上段的实力吗!?

黑衣人本体未动,光凭这奇异武器就可将我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此刻,虽说占据优势,黑衣老人的脸色也愈发狰狞,可恶,仅仅是内武-下段,怎么会连连躲过老夫如此多的攻击!就算是内武-上段的人也有很少可以做到的!这子今日必须得除,否则……他日后患无穷!

想到此点,黑衣人血腥色的眸子一下肃穆几分!

又是刁钻一击,本是可以躲过去的一击,雷小鹏却是感到一股剧烈的痛疼从手上传出!

原来,本是锥子形态的尖锐,竟猛然张开,一口咬在雷小鹏的手背上!

瞬间,冰凉刺疼之感穿过整个手掌!

闷哼一声,雷小鹏赶紧向后撤离数米,短暂的歇缓时间,雷小鹏发觉自己的那只手,手背一下被咬去了一大半!

肉骨交融,血水喷射,瞬间,这只手便在剧痛颤抖中失去知觉了……

不及雷小鹏休缓,紧追不舍的尖锐之影穷追不舍,不给雷小鹏半点机会,瞬间飞至雷小鹏面前不足半米处!

看着眼前利锥头在面前不断变大……

冷汗瞬间渗出,雷小鹏正欲挪动躲避的时候……

奈何尖锥速度太快了,雷小鹏脚下挪动之时,已是感觉到额头上冰凉尖锐的触觉!

瞬间,这尖锐之物已经是抵到了雷小鹏的脑门上!

喀拉一声,是脑壳碎裂的声音!

旋即,钻心的疼,从脑门上传了出来……

而锥子再往下深那么一丝,便会戳如雷小鹏脑袋之中,他便就此丧命!

冷风又起,吹在两人身上……

就在这零点零一秒,生死之间。

黑袍人嘴角上扬,露出了丝丝阴笑……

雷小鹏知道自己逃离不了,此刻,他不知所措了,不禁是闭上了眼睛。

这便是内胎-上段的实力吗,好强啊……难不成我就这样……我不服……

瞬间,他脑海中闪过慈祥母亲与那一身白衣宛如仙女般林诗诗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