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鬼罗的力量

不行,不行,我……还有好多事未完成,我还不能死!

猛然间,雷小鹏眼眸一瞪,本是松散的双手,又紧实了起来!

雷小鹏后退一步,伸出手臂,竟生生地用手掌握住了那抵在脑门的锐利尖锥!

瞬间,两面锋利的刀刃,如割肉机器一般,将雷小鹏手掌上软肉,划了个深可见骨的大口子!

钻心炽热的痛!涌上心间!

当下,雷小鹏别无他法,决定使出自己隐在深处的力量——鬼罗的力量!

雷小鹏暴喝道:“啊啊啊——!恶魔天赋……鬼罗的力量!”

一声暴喝之下,陡然间,雷小鹏身上的衣服无风自鼓,淡淡黑烟间夹杂着猩红的血色闪电,凭空出现在雷小鹏周身四处,如件黑衣般得将他包裹。

雷小鹏一双眸子,更是变得诡异无匹,瞳孔若红宝石般耀眼,眼白却爬满了深不见底的黑色!

瞬间,一股狂乱之力,被生生得灌进了雷小鹏的体内!

什么!?

见到此景黑袍人长大了嘴巴,着实吃了一惊!

本以为可夺取雷小鹏的性命,怎料,面前的青年竟是如此勇猛,用手握住那锋利的刀片!

但这也就罢了,可……面前这是什么情况!

为何会出现黑雾,这青年为何眼眸如恶魔一般,还有……他竟可赤手握住我的合璧之剑,而这股力量的控制下,……老夫竟然抽不回来我的合璧之剑了!

“喝……”

感受着体内的充沛的力量,雷小鹏长长舒了一口气,虽说手中的鲜血不要钱似的流淌着,他却邪邪一笑……更是用力握紧几分!

手中握着锋利之物,这尖锥想挣脱,不断得开合爪子,竟是被雷小鹏挤压得动不了,只得喀拉喀拉的不断颤抖!

但同样的,刀片的摩擦让雷小鹏手掌间的血肉愈发模糊不堪,不少血丝中竟是夹杂着被绞掉的肉块!

鬼罗力量的加身,让雷小鹏感觉自己如一只被困许久的凶兽,挣脱了困着他的铁链一般,强大的力量更是充斥着周身成千上万的细胞,急需发泄!

“啊啊啊!”

雷小鹏暴喝嘶吼一声,身子往前一跨,另一手更是直接扯住了控制刀爪的锁链!

啊!?

黑衣老脸色愈发凝重,“这、这是什么力量?竟如此之强!”

就在黑袍人暗念之间,感到锁链稍稍一松,他正欲操控之时!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黑影竟是冲了过来!这道黑影便是雷小鹏,他乘着千钧之力,如长着漆黑长角,肌肉供起的野牛一般!

速度之快,竟是让实力为内胎-上段的黑袍人也反应不及!

“不好!”

黑袍人瞪大了眼睛,暗念之间,这道黑影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并且毫不留情的撞到了他看似孱弱的身躯之上!

崩!

一身闷响爆发而出,山岳似乎都要为之颤动!

黑袍人顿觉眼前一黑,身子不由控制的被撞到了本空之中!他觉得自己被卡车撞了一般,身子骨都快散架了!

不过一秒之间,雷小鹏又喝一声,体内的长生魔劲,跟鬼罗的力量同时运作!他腿一弯,猛地一跳,砰的一声,激起地面尘土飞扬,雷小鹏竟似如火箭一般,直直朝空中的黑袍人射去!

而此刻的黑袍人正欲在空中调整身位,怎料,身旁一道黑影闪过!

旋即,一对红色若血的瞳孔已然是入了他的视线之中!

黑袍人一惊,赶紧吟唱口诀,可恶,血封……

怎料,黑袍人功法口诀还未吟完,只见身旁化作黑影的雷小鹏,十指成锤,举过头顶,又是朝他砸来!

“啊啊啊!去死吧你!”

猛喝一声!雷小鹏的双臂猛然砸下!直直落在黑袍人的胸口处!

喀拉!

是胸骨破裂的清脆声!在半空中骤然响起!

接着,承受这巨力一击的这黑袍人化作黑影,如被发射的弹丸一般,直直砸向地面!

砰的一声!

尘土弥散,黑袍人落地之处,竟是被砸了个三米来深的凹坑,周围之处,一片龟裂!

而空中的雷小鹏不依不挠,更是腰部一挺,身子竟是来了个腾空翻转,拳头一握,如朝人临世一般,冲向那坑中的黑袍人!

人肉火箭又发!

碰的一声!

雷小鹏这一记飞拳不偏不倚,又直直落在黑袍人身上!

噗!

巨力之下,黑袍人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吐出来,似那漫天的血喷泉!

此刻,着了魔力的雷小鹏,根本不给其喘息的机会!

“鬼罗加成,恶拳打七方,五拳连发!”

又喝一声,雷小鹏举起偌大的拳头,猛地砸向黑衣老头的脸面。

他知道,此刻必须得打败面前这人,要是鬼罗的力量加成的三分钟过了,自己便会晕睡,而面前这黑袍人没死……到时候死得便是自己!

此时的雷小鹏可谓是用出了最大的力量,不仅具备鬼罗的力量的加成,还用上了习过了功法!

碰!碰!碰!碰!碰!

五声闷响先后响起!

以之为中心!扬起尘沙飞扬!激起余波阵阵!

微风又起,飞尘被吹散,随风飘进漆黑的丛林之中,露出那坑中的雷小鹏,与黑袍人!

黑袍人呼吸微弱,其胸部竟是已肉眼可见的程度凹了下去!里面灌满的血水!

其嘴边尽是那喷涌而出的鲜血!一双失神的大眼瞪得几乎是撕裂开来!里面依旧保留先前的恐惧!

雷小鹏则半跪在地板上,喘着粗气!此刻他眼神迷离,满脸的疲倦!

他两只手臂更是自由的垂摆着,任由风吹,先前的发力,使他的手臂竟是浑然没了知觉!皮肉间更是渗出了细密的血液。

右手间的手掌更是惨不忍睹,血手模糊的手掌间更是见到了惨白的骨头!

体内长生魔劲的消耗殆尽,本就让雷小鹏无一丝力气了。

再加上鬼罗的力量渐渐散去,副作用袭来,一股发自内心的困倦,涌上心间!

扑的一声,雷小鹏浑身失力,身子猛然倒下。

此刻他已是强弩之末,就算此刻来一个小混混也可将雷小鹏轻易杀死!

可是,就在雷小鹏闭眼那一刻,黑袍人那枯干如柴干的手指竟然是动了一下!

“额……啊……”

苍老沙哑的痛吟声,在雷小鹏耳边响起了,但此刻雷小鹏虽然听到,但根本没有丝毫力气起身。

“难道……他……没死?”雷小鹏震惊!

半响,

“额啊啊……”黑袍人痛喝一声,抬起胳膊,撑着地面,竟是起来了!

虽说他的身体已是摇摇欲坠,但……没死!

“可恶的小娃娃,虽不知道你用了什么秘术可以增加如此多的力量,但看你的样子恐怕也是有不少损伤吧,额……啊”黑袍人摸了摸凹下去的胸口,“空有一身蛮力,要是你直接老夫的脑袋,说不定老夫还真死了呢,但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啸家的血脉吧,算了……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啸家的具备龙炎再生的血脉,只要不是击中要害,我们都会活过来!”

听到这句话,昏昏欲死的雷小鹏猛然一惊,“原来,原来就是这个原因……啸洱珂还没死!”

嗤的一声,黑衣人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合璧之剑,暗恨道:“可恶的小娃娃,虽说老夫没死,但遭受如此重伤,老夫的修为也会降低一等,老夫近日按非得将你杀死喂狗!

眼看着手举剑刃冲过来的黑袍人,雷小鹏咬着牙,双眼冒火,却是无力起身,更别说反抗了!

刀剑已经过来,下一秒便可刺入雷小鹏的头颅之中!

“小娃娃,去死吧!”黑袍人双眸不知是因充血还是因为暴怒,变得赤红若火,话语间,他举起宝剑就要刺下去!

难道、难道就这样死了吗?

雷小鹏用尽全身的最后一丝力气,抓着泥土,想站起来反抗,但他……做不到!

不!不!我不甘心!

只见黑衣人手猛然落下,伴随着剑影毫不留情的朝雷小鹏脑袋上刺去!

“坏蛋,给我住手,你不能杀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