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七十五章 张老六的收获?

短线炒股和波段操作对现在的方浩伟来说无疑都是一个大难题,这既是源于时间上的不富裕,也是源于他没有那么厉害的操作技术。

迎来送往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人们迎来的今天的同时便挥手送别了昨天,转眼间又迎来了这个月的时候,上一个月也消失在了人们的生命历程里。

自六月份开始,温度就一直在升高,青林市这地儿最高气温达到了三十五度,稍微走两步就浑身大汗淋漓,要是谁在这个时候跑上几步,大部分人都得唾他一口‘傻#逼’。

家里开了空调,机器一刻不停的运转,发出嗡嗡的声音,但还是不怎么顶用。

车间里就更甭说了。

忙碌的工人们时不时拿毛巾擦身上如溪流般往下淌的汗,皮肤也透出一种不怎么健康的焦红色,如煮熟了的大虾。

为此,方浩伟给下边下了命令,车间里置上两个冰柜,自家产的饮料无限量供应,另外厂外也专门找了个雪糕制造商,签订了一个从六月到九月的雪糕采购协议。

转眼,六月也要从合不拢的手指头缝里溜走了。

就在这么一个炎热的天气里,方浩伟和许雨欣举行了订婚仪式。

订婚那天,他丈母娘和姑姑段玉霞夫妇一家子都来了,方浩伟这边来的人就更多了,除了爷爷和姥爷、姥姥,大爷一家子之外,甚至老家的大姑和小姑一家,还有小姨一家,两个舅舅全家也都来了。

酒店里原本是预定了五桌,但方浩伟也没想到定个婚竟然能热闹成这样,遂临时又多加了五桌。

订婚仪式上,方浩伟彻底改口叫了丈母娘一声妈,而许雨欣也羞答答的叫了方益志夫妇一声爸妈。

改口费也少不了,但对这个,方浩伟却颇有怨念,因为无论是丈母娘那边的改口费,还是父母这边的改口费,实质上都是方浩伟提前一天放在红包里封好了口,分别给递上去的。

这一下又回到了他手里,打了一个圈,却是为何?

订婚仪式上少不了的要订下结婚的日子。

本来依着他丈母娘许琳的意思,结婚是要安排到明年二月份,她说这是她拿着女儿和方浩伟的生辰八字去找某神算大师算卦给算出来的,也正好在那个时候要孩子,然后等生孩子的时候就是年底,虽然冷点儿,但家里有暖气,女儿坐月子舒服。

但方家人不同意。

主要是方老爷子不同意,他自家人知自家事,这一次大病,他越发感觉到身体里有种强烈的虚弱感,怕是真的像一个词说的,到了油尽灯枯的份上了,要是再等下去,他还能不能报上这个最宠的孙儿生的重孙子哪?

在这个问题上,方金福老爷子寸步不让,偏偏许琳还据理以争,以维护她这个丈母娘的身份尊荣。

眼看着一个不好就要上了全武行,方浩伟忙给段玉霞使了个眼色,许琳最终还是在这个她的劝说下,放弃了所谓的‘算卦说’,按照老爷子的意思,婚期就定在了今年的九月九。

十月十号,是阳历的双十日子。正好闪开了结婚最忙碌的国庆假期,一家人合计着这日子不错,就这么定了下来。

结婚的日子定了,满打满算也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一切该准备的和不该准备的都必须提上日程,尤其是方浩伟这样事业成功型的。

成家立业,成家立业!

事业有了,眼看着要成家了,却是还得再弄套房子。

房子其实有,而是林林总总算下来,都有十几套了,光是大面积的复式楼房就有两套,结婚的话是足够了。

但方浩伟不是这么想的,他想弄套别墅住住,巨额的存款、名车、豪宅、大明星,这不就是前世的**丝们时时的臆想吗?

前世是没有那个条件了,但现下不一样,再加上博城这个时候的放假才开始升温,价格上虽然相较去年之前是有些高了,但还没有到后来那几年的离谱价位上,就算是买一套也花不了多少钱。

这个事定了下来,和家里人一合计,尽管对方浩伟还要另外再买别墅有些不理解,但基于对他的信任,倒也没持反对意见。

尤其是丈母娘许琳,听他说了这个事儿后,更是满意的频频点头。

如是,房子的事情也安排下去了,不过方浩伟这一次没让梅英霜去操持这件事,他找的是席婧媛。

如今的席婧媛大小也是博城一名人,尤其她特殊的家庭身份,在这方面,可比梅英霜更有先天的优势。

果然,席婧媛几天功夫就给了方浩伟回信,别墅已经寻摸好了,还是在乔鑫花园,属一期工程,中西结合的建筑缝合,最主要的是还是精装修的,买了家具和床上用品就可以直接住的,对这一点,方浩伟非常满意。

别墅的面积不小,前边还带了个小院子,总体来说显得非常有格调。

价格上,有席婧媛的关系在里边,实质上并没有太高,说不好听的还有点儿半百半送的意思,方浩伟也没有矫情,只花了几百万就拿下了这套别墅。

全额付了款,这所别墅就落在了方浩伟和许雨欣的名下了。

除却房子的事儿之外,还有酒店也要提前预定,虽然距离十月十号还有三个多月,但依方浩伟现在的身份地位,总不可能去订那些上不了档次的路边饭店,甚至那些没有特色的饭店都不在方浩伟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的意思,人生结婚就这么一次,更何况还有这个能力,自然要办的体体面面的。

打个不对称的比方,一个一万富家翁非得穿的破破烂烂的去街上乞讨,装什么装,有意思么?

结婚用的喜庆东西也要提前买,衣服也要买,方浩伟和许雨欣还要专门抽出两到三天的时间去照婚纱照。

还有去民政局办结婚证……

……

一时间,方某人忙的像是一团乱麻,直到有一天,腾老三给他打了个电话,张老六过两天要出院了,方浩伟忽的想起来,这一段时间忙的他都忘了这个事情了。

二人遂约好了明个儿一块儿去苏#州一趟,一来迎他出院,二来还有些事情要办。

一夜无话,第二天从博城坐上直接去济#源机场的大巴,然后坐上了飞苏#州的飞机。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腾老三早就过来了,其他几个人没来,倒不是关系不好,实质上没必要这么来回折腾。

腾老三过来还是因为他的业务片区和苏#州挨着很近的缘故。

进入病房里时,就看到腾老三和张淑宝正聊着,不知道聊了什么,两个人很夸张的嘎嘎大笑。

张云泉在一边的沙发上坐着,儿子和朋友聊天,他插不上话,除了他们三个之外,病房里还有一位看着五十多岁,皮肤较为粗糙的中年妇人,仔细看,她和老六的眉宇之间依稀有些相似,这却是老六的妈。

方浩伟进来时,还躺在病床上的张淑宝最先看到的,他略有些惊诧:“小八……”

很熟悉的称呼,这还是在学校里的时候,他们宿舍几个兄弟间用的称呼,不过随着踏入了社会,特别是几个人之间的身份有了些变化之后,方浩伟就没再听到过这个称呼了。

此时听来,是那么的亲切。

嘴角也渲染上了一抹笑意。

“感觉怎么样了,恢复的行不行”方浩伟问着话,又像张云泉打了招呼。

没有例外,张云泉看到他还是很激动,并且还拉着老婆,颤着声音给她说方浩伟是怎么帮助了自家儿子的。

这一番感谢的场面却是不必赘述。

一直到张老六挣扎着从床上下来,方浩伟才豁然发现他右腿竟然短了一截是的,瘸了。

直白的说,也就是他残疾了。

“老六,你这是……”方浩伟很惊讶,他真不知道这个。

中间二人也通过几次电话,但张淑宝始终没对他说过这个。

听到方浩伟的惊叫声,张云泉和他老婆脸色刷的一下就黯然下来,张淑宝反而没心没肺的呵呵一笑:“没事,就是跑不起来了,不过也好,走走更能锻炼嘛!”

话里说不出的豁达、洒脱。

但听在方浩伟耳朵里,却怎么也不是个滋味。

出院得到明天或后天,在这之前还要给他拍个片子,看一看各处伤口的情况。

但接下来,方浩伟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张淑宝这货住院的时候,竟然还不闲着,有了这等收获。

什么收获?你们猜,猜对了有好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