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写文 / 那声应答/看书阁

“爸爸,是不是太夸张了。”邹辰妈妈笑着给几个老人家沏茶。“孩子们的小秘密而已,就算是小辰从别人处得到的答案也没什么。”不就是赢了小茵一点零花钱嘛。刚刚的他们在一边闹腾的时候,这丫头又输掉不少。

“我总觉得不对劲。”爷爷发话。

“我也是。”

“我觉得这事值得调查。”

“他们一定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够了,说过多少次,职业病不准再犯,这是家里。”姑奶奶不高兴了。

“莉莉,你要知道。我们同时认同的事情,什么时候错过。”一个老爷爷摇头晃脑,“比如你当年的那个初恋,我就知道他是个没节操色狼。”

“你至于一件事提几十年嘛。”

“咳咳,现在的重点是……孩子们瞒着我们什么?”

“我们大可以在房间里装一个监视器,这样什么都知道了。”

“小孩子折腾这个就算了,但是我们家传统,你一把年纪了。”

“小辰也不是吃素的,那可是我孙子。”

“不然呢?拷问啊!”

“我说……爸爸,伯父们,叔叔们……”梁妃好笑的再给他们上一盆切好的水果。“即使孩子瞒着我们些什么,就算也是大事……但是姜昊是个好孩子。我不相信他会做什么坏事。或者骗小辰什么的。这和姑姑当年的性质不一样。”

“别拿我当反面教材,谁都有遇人不淑的时候。”

“我只是好奇……”他们没说姜昊不好啊。“就好奇……”

“怎么样,爷爷们在说什么?”在二楼的一条走廊后面,几个年轻的聚在一起,一个人脸上带着奇怪的眼镜,死死的看着一面镜子。

家里的老人都是人精,用先进的侦查系统肯定会被发现,他们只能用最土的办法,放上几面镜子,利用折射反射大厅的镜像,然后用特殊的眼镜,放大看,读唇语。

这个看似比较好的策略,还是邹辰小时侯想出来的,不过基于打扫的阿姨太勤快,也基于这个秘密不被发现,每次用完他们都得回收镜子。每次再放置调适。

而大人们通常也没什么秘密的事情会在厅里就这么说。

所以这个办法鸡肋。

不过再鸡肋也是会偶尔有用的。今天姜昊和邹辰去整理房间后,几个大人贼眉鼠眼眼神交流,他们自然找借口去房间打游戏。然后布置一下。当然了这最关键的唇语,自然有人会。

于是有趣的事情从长辈这里传到了小辈这里……

“爷爷们怀疑,小昊和辰表哥有事情瞒着我们。”读唇语的是就是之前那个崩鼻血的小表弟。别看他14岁,但是唇语技术是最好的。

“具体点。”

“我们刚刚玩侦探游戏到时候,提到了陆小凤,这时候姜昊瞪了邹辰一眼,被爷爷看到了。大家都觉得这一眼别用内涵。梁婶说不会是什么大事。”

“我怎么不觉得这事有内涵?他们两个是一对,抛媚眼又怎么了。”

“哦~我知道了,姜昊肯定是知道了,邹辰当初回答我陆小凤那些,作弊了。”

“这点梁婶也说了。问题是爷爷们觉得这事如果调查一下,肯定有续集。”小表弟揉了揉眼睛,不是所有人都对准镜子的,读起来还真困难。

“不要直接用手。”旁边人一把拉下小表弟的手,递上眼药水。“我怎么没觉得有什么续集?最多是茵姐的零花钱可能要回来一点点。”

“我们还小啊,他们整天分析这个分析那个。直觉这玩意也是会锻炼出来的,就和赌王一样,除了实力和运气,经验也很重要啊!”

“为什么我们家会出你这么个崇拜赌徒的。”

“那个可是脑力和技术双重的。”

“好了,好了,蒙,你去看看小辰和姜昊在干嘛。徽去收拾镜子。我们五分钟后,在我房间集合。”邹茵发挥了大姐大的架势。各自安排工作。

“报告组织,一切准备完毕。”

“很好,现在统计战前人数。”

邹茵(堂姐),陈徵(表弟),邹落蒙(堂弟),萧笑(表妹)王尚星(表哥),孙励(邻居比邹辰小几个月,他爸爸是老爷子的徒弟之一)。

“很好,六个人虽然少了点,但是已经够了。”

“如果不是爷爷说为了不吓坏姜昊,哪里会就我们几个。”现在暑假好不好。谁有事都轮不到小孩子有事啊。

“茵姐,冷静点。”王尚星发话了,这里除了邹茵就他最大。而邹茵又是火爆的个性。所以这种时候基本上都是他开口主持大局,邹茵负责喊口号。

“首先,我们要确定,大家都很想知道,爷爷们说得……有预感姜昊和邹辰瞒着的大事是什么,对吗?”

集体点头。

“很好,小徽,你去收镜子的时候有什么发现?”

“爷爷们似乎在聊别的了,梁婶成功了,他们不和小孩子计较。”失望,如果老爷子们肯出马,他们还开什么会啊。不过比起他的失望,邹茵几个可兴奋了,

“落蒙,你有什么发现吗?”

“我敲门的时候,姜昊哥哥红着脸,辰哥似乎在对他说着什么,辰哥手里拿着那叠……”让人血脉喷张的写真照。“我就顺口问了问他们需不需要点心,然后就退出来了,我没多说,怕辰哥看出来。”

“小蒙,你敲门的时候,蒙是锁着的还是开着的?”

“锁着的,辰哥,应了以后才开门的。”声控门。

“难道他们在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马上要吃饭了谁会这么干。

“装监视器窃听器。唉呦,干嘛敲我。别说你们没玩过!这是我们家的基本技术!”

“说你小,你就小。还监视器,窃听器呢。你辰表哥玩这个的时候,你还没断奶呢。”

“我是说装在姜昊哥哥身上。”

“如果他们有什么秘密,你认为姜昊会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出来吗?”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分头行动。萧笑,委屈你了。”

“恩???”

“我记得你暗恋过邹辰。”

“王哥好记性啊~”萧笑就是那位姑奶奶的孙女,算是邹辰的远房表妹。“连我五岁的时候说的话都记得。”瞬间就猜到了王尚星的主意的萧笑。

“近亲犯法的。应该让孙励去。”这里就孙励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少陷害我,谁都知道我的心里只有爱丽莎。”爱丽莎是他的心上人,目前处于追求中。这边苦追恋人无果,这边让他去对自家从小到大的哥们……傻子都知道有问题。

“也许你可以去和邹辰讨论一下怎么追爱丽莎。”

“追爱丽莎的话题需要躲着姜昊吗?”

“好了好了!”萧笑带着我不入地狱谁入的表情大义凛然的表示,“我去,你们快点。”

“放心。”王尚星拎出一条金灿灿的项链,似乎比黄金还要耀眼几分,挂坠是一个小小的沙漏。“等着瞧吧。”

萧笑不负众望的以怀念忧伤带着点绝望祝福等等复杂的的表情,引走了邹辰,姜昊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点发酸。不过更多的是稍微松口气。他和邹辰走得太顺利了。这样有点波折反而会让人放心。

而且,萧笑的样子,也不像是第三者插足。

“放心吧,萧笑只是把邹辰当偶像,这偶像有对象了,怎么都得酸一下。”王尚星从旁边凑出来,手里一条洗洗的金链子在手指的带动下率着圈,乍一看的时候都有点头晕。

“恩,我知道。”如果要找茬,怎么也得是先来他这里耀武扬威吧。“阿尚,你这链子……很漂亮。”金色的圆圈在眼前转悠,耳边听着细微的沙沙的声音……“也很好听。”

看着姜昊眼神略微的朦胧,声音的低沉,立刻打手势让楼上的人关了音乐,催眠这事情,可是个精细的活,前期的引导过程和个人的体质都相当重要,刚刚的音乐,他的手势,都是引导暗示,如果不是他手里有这条辅助的金链,他可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催眠完毕。

姜昊刚刚陷入一种意识软弱状态,离完全进入催眠状态还差一段局里,王尚星立刻开始用特殊的说话频率和嗓音,念一段引导词。

就等到姜昊完全中招。

【差不多了吧?】

【好像还差一口气。】

【直接问。】

旁边几位打手势催促,就在他们决心开始问的时候,手机猛然开始响起来了。

旁边所有犯案人员,脸色和吃了大便一样,看着姜昊猛然庆幸,然后和条件反射一样的去接电话。

“邹辰?什么事情?啊,没事?那你打电话干嘛。我旁边?有啊……咦?人哪儿去了?”

“怎么回事?”

“我以为只是他们想恶作剧,现在看来他们更想套话。”邹辰回来以后,两个人立马开始对口供。主要是那位萧笑同学,演技不到家,在邹辰的紧迫盯人下,预订中的废话连篇的忧郁效果没有出现,邹辰心里一动,当下播了电话回去,萧姑娘立刻遁走。而他看着电话里姜昊迷糊的样子,顿时觉得……有问题啊。

“套话?套什么话?”

“总不是好事。”

接下来几天精彩了,由于被邹辰识破,双方立刻变成对垒状态。也不管有用没用,他们一下子安放了几十个窃听器。吃的,喝的,用的,什么放,弄得姜昊对着机器人捧来洗干净的衣服都不敢碰。

而邹辰则是优哉游哉的拿出了扫描器。在各种可疑的地方扫着。找出大半后,把这些集中在一起,然后在旁边放了首劲爆的摇滚音乐,当然了,分贝是顶级的。

“这这……”姜昊看着乖乖来自动收掉窃听器的几个人。

“这招还是这么好用。”进行最后检查的邹辰。

经历过,催眠,监视器,电脑入侵,围追堵截,下药之后。

最后一部是赌战,这个社会尚武,警察世家的各位孩子当然是各个身怀绝技。按照邹茵的说法,还有什么是比拳头更好解决办法吗?没有。

于是打吧,裁判是一杆子长辈。

“他们怎么闹起来了。”

“好像是赌什么,管他呢,二对二,亏他们想得出来。”

所谓的二对二,邹辰这边自然是算上了姜昊。对面是王尚星和孙励。一开始邹辰就近身而上,把对面两个人牢牢的控制在一起。双方打得你来我往,邹辰虽然厉害但是也架不住两个人。所以略显下风,而且越打越狼狈。

凶险的躲过孙励的攻击,顺势用背脊撞向王尚星。

好招,不过也就缓解一刻,王尚星被撞得愣了一下,站稳后刚想重新加入站圈,就浑身一麻,然后倒地不动,他的背后是从开场站着就没动过的姜昊。而姜昊手里的是警用电棍。

邹辰抓住机会立刻解决了孙励,然后冲过来再给王尚星补了一下。所以说。战场上就是不能小看任何喽罗。

“我电中了耶~~”还在兴奋中的姜昊。

“你们到底赌什么?”邹辰妈妈看他们几个打完了终于开口了。“这几天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可是连下药都出来了。之前是天天上窜下跳的堵人,小辰啊,你到底又哪里欺负人了。”

“不是我……”

“…………”不信。

“这回真不是……”

“咳咳。”想起某小品对话的姜昊。“我们赌的是,如果他们输了,就不再缠着我们,并且交出一定数额的经济损失费。如果我们输了,就要知无不言。”邹辰猜出了他们要找他套话,于是最近都不让他落单。

果然折腾了三天后,他们提出的赌约就是想知道某件事情。至于是什么,姜昊没问,邹辰也没问,两个人内心答案出奇的统一,他们问出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回答的。于是,做为最后的挑战开打。

结果是他们赢了。

“婶婶,我就是听到爷爷他们在讨论按个……”说了一下陆小凤的事情。“所以一定要弄个明白嘛,不是零花钱的问题,只是我相信爷爷们的感觉,我一定要知道关于这事,他们到底隐瞒了什么!爷爷们说的大事到底是什么!”

“现在你们已经不需要知道了。”陆小凤……原来如此。

“那个……邹茵姐姐,这个事情是邹辰和大家一起讨论的,我想这没什么吧,你们比赛的时候又没说……”本来还想解释的姜昊在邹辰一个眼神下闭嘴。也是他一向演技极度糟糕,还是少说少错。

不过这两个人这么一眉来眼去,倒是确定了大家心目中“有问题”的猜测。

小的们因为愿赌服输只能咬牙,倒是老爷子看到了邹辰阻止姜昊的眼神,眼珠子一转……

不让开口,那么也就是说这个理由不是真相,就结果来看他们没必要担心剧情赌局的事情。那他们在隐瞒什么?

陆小凤,关于陆小凤能有什么大事?能让他们这样的紧张的,最大的最不可能的可能性……还是和剧情有关……能联系到姜昊……

老爷子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眼珠子瞪大了,这太不可思议了,不过这种事情,没有证据啊……如果慢慢调查的话,太没效率了。

手勾了勾,对站在旁边的孙励嘀咕了一句。

孙励也猛然做出和老爷子一样的表情,随后带着紧张和兴奋的绕到了姜昊背后,狠狠的一拍姜昊的肩膀。

“水大。”猛然的。

“哎。”姜昊

“…………”邹辰。

我把肉汤当结尾算不算烂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