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间

生死之间

黑色的天空压的人无法喘息,天空中那点点繁星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美感。邀月抱着怜星已经冷却的身体,跪坐在断桥崖旁边,脸上是已经干涸的泪痕。

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哭过。就算是江枫的背叛,她也可以带着疯狂的笑去毁灭江枫的一切,然后……看着江枫死在自己的怀里。而今,物是人非,怀中人,也变成了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怜星。

假如说江枫是她一生的执念,那么怜星就是她最珍贵的家人。即使,怜星活着的时候,她从未把这份珍贵表现的那般明显。在年幼的时候,怜星为了救自己而断掉手腕的那一刻,邀月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护怜星一生。但是,只因为那断肠般的爱情,她背弃了她的曾诺。而怜星,却为了护着他人,而死在了自己手里。她没有被怜星背叛的痛心,有的只是对怜星的不舍。那一日,燕南天说,是她邀月毁了怜星……而怜星却一直活在自己的阴影当中。

她不懂,为何怜星要护着那些人,明明怜星和自己都爱着江枫也恨着负心汉江枫,甚至因为这恨意想要毁灭一切。人人都说自己是女魔头?但是……又有谁知道她心里的痛,面对感情。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而已。

看着愈加阴暗的太空,邀月抱着已经冰冷的怜星一同跳下了山崖。这一世姐姐对不起你,若有来世,定当偿还。

都说人临死的时候,能想到很多的事情。而第一个想到的事情,便是这一生最快乐的日子,或者是最难过的日子。

闭上眼睛,脑海中出现的便是和怜星一起被师傅带走的日子。即使师傅很冰冷,不愿意说话,但是却仍旧能感觉到师傅的关心。直到师傅死去,她们年纪轻轻便成为移花宫的主人,江湖上人人害怕的移花宫宫主。

也许,这么简单的生活也是不错的,直到,遇到了那个男人。她用一生去爱着去恨着的男人。脑海中充斥着一些伤人的话语,不过,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

“好,你若要问我,就告诉你,你姐姐根本不是人,她是一团火,一块冰,一柄剑,她甚至可说是鬼,是神,但绝不是人,而她……”

“而花月奴,她却是人,活生生的人,她不但对我好,而且也了解我的心,世上只有她一人是爱我的心,我的灵魂,而不是爱我这张脸!”

“江枫从来不求人,但现在……现在我求求你……求求你,我什么都已不要,只望能和她死在一起。”

“你们自以为了不起!你们自以为能主宰一切,但只要我死了,便可和月奴在一起,你们能阻挡得了么?

“姐姐,他死了!你满意了吧!你这样做,究竟又得到了什么?你……你只不过使他们更相爱!使他们更恨你!“

“大师傅,为什么要拆散我和心兰?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死爹和娘还要夺走我的幸福!!为什么?”

“………”

无数的指责和怨恨,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快乐。

若是有来生,希望再也不要遇到江枫,假如有来生,也不想要再爱一次了。

恍惚间,好似看来到了一个到处布满仙气的地方,邀月自嘲的笑了笑,她这种人死了还能去仙界吗?难道不是该打入十八层地狱吗?

“你本是天界一株月下美人,因听佛祖讲道即将修成正果。故下界历经情劫方能修成正果。可惜,情劫并非人人均可参透。男女情爱让你害死了自己的妹妹,失去了所有的快乐与幸福,被仇恨和报复所苦。痴儿,你可是悟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站在邀月的面前,温柔的看着邀月。好似对待一个迷路的孩子,而身为女魔头的邀月从来没有被人这般对待过,就算是师傅没有去世之前,也从没有待自己这般温柔。

“邀月,懂了。情乃天下□□,断情忘情,方能修成正果。”邀月特别淡然的回答到,邀月说的也的确是心里话,在亲手杀掉怜星的那一刻,她便已经懂了。也明白,这些年的痴念,的确是太过傻了。

“痴儿,你未懂。并非无情才是真,神若无情谈何福泽世人?那便再走一次吧!”那白衣女子怜惜的看了一眼邀月,轻轻的挥了挥衣袖,邀月便失去了意识。

头……好痛,像是要裂开了一样,这是邀月现在唯一的感觉。

固执的邀月从来不是那种会被疼痛控制而听之任之的人,下意识的运起内力,让浓厚的内功在经脉中游走一圈,让本来有些难过的身体慢慢的缓和下来。片刻之后,疼痛完全的缓解,邀月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清醒过来的邀月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于是向来宠辱不惊的邀月完全惊讶了。这里明明就是她的练功房,看着周围放置的药物……明明就是她第一次救了江枫,结果因为伤了元气,所以闭关休息的那段时间。倒不是说邀月的记性有多好,毕竟江枫曾经是邀月最爱的人,也是邀月最恨的人。所以,和江枫有关的事情,邀月都记得很清楚。即使那分执着,早就已经变成了曾经。

可是,自己怎么会突然回到这里?跳崖、死亡、那白衣女子……难道都是自己的臆想和梦境吗?但是,那未免太过真实了?

‘那便再走一次吧…………’邀月的脑海中不觉得出现了那白衣女子说过的话语。

“难道……我回到了20年前吗?”

回到过去是一件让人惊讶的事情。强悍如邀月也是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不知所措。虽然说,重新来一次,可以完成过去没有完成的心愿,但是……假如一切都是不可更改的,是不是她要带着这种痛苦,眼睁睁的看着这悲剧?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再一次的杀掉怜星?这……简直比死还要痛苦,她……做不到。

“大宫主,二宫主已经出宫了。奴婢功力低微,并不能追上二宫主。”就在邀月还在思考的时候,一个丫鬟的声音打断了邀月的思考。

“知道二宫主去了哪里吗?”很快缓和了心情,邀月声音冰冷的询问到。

“回大宫主,奴婢不知……”那丫鬟的声音吞吞吐吐的,一想就知道是被怜星给威胁了。罢了罢了,邀月现在可没有闲心去管那丫鬟,生死之间,很多事情都看淡了,她现在想要见到怜星。

邀月推开了练功房的门,看都没有看一眼门口瑟瑟发抖的星奴,自顾自的打量着属于过去的移花宫。还真是美丽……邀月笑了笑,完全忽视了星奴那见鬼的表情,运起内力飞身而起,目的自然是寻找怜星。

而星奴一直傻傻的愣在了原地,她看到了什么……大宫主居然笑了。不过,笑起来的大宫主还真是好看……不对,应该说会笑的大宫主才是最奇怪的吧……然后,星奴就陷在大宫主居然会笑的旋涡中默默纠结。

作者有话要说:邀月重生……不爱江枫。

假如读出怜星和邀月之间莫名JQ……纯属巧合。

新坑出品,当日双更。

下面专栏,阿陌求包养。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