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谷游

夜凉如水,微风轻轻的吹拂着,就连移花宫地上的落花都跟随着风轻轻的漂浮,本该是美不胜收的景色,在漆黑的圆月下,倒是显得有些恐怖。

突然之间,一个身穿黑色男装长袍带着铜制面具的人影从移花宫主邀月的房间飞身而出,慢慢的消失在夜晚之中。而这般举动,除了怜星并没有他人看到,而怜星也毫不在意,叹气之后,便回房间休息去了。而那身穿黑色男装长袍带着铜制面具之人,正是移花宫宫主邀月。而邀月这一次的目的地,正是江枫和江小鱼栖身的恶人谷。

邀月的轻功是极好的,很快便到了恶人谷的入口。据说这恶人谷地形险要、易守难攻,而且设有大量机关,即使是正规军队也很难杀入谷中。带着邀月的面具在山谷之间找到了一个老旧的石碑,上述:‘恶人谷,恶人谷,一入此谷,永不受苦。’

“永不受苦?那恶人谷外之人莫不是永生被痛苦折磨?”邀月苦笑,突然想到了没有轮回的自己和眼睁睁看着江枫离去的怜星。如今,江枫躲在这恶人谷中,而怜星却饱受情毒之苦,而自己也被这苦折磨了二十多年。

毫不犹豫的跳下山谷,利用轻功保持平衡,很快便安稳的落在地上。(邀月放轻了脚步,仔细观察这恶人谷的环境,虽然不如移花宫处处都是花朵,到也算是世外桃源了,很适合隐居。这样想着,邀月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立马躲了起来,不禁心中疑惑,到底是谁这么晚还不休息,仍旧在外面乱晃?

只见一个小孩子轻手轻脚的走向不远处的一个小房子,还时不时的回头,看样子是生怕被他人发现了一般。在月光的照耀下,邀月一下子便认出了这个孩子的身份,和无缺极为相似的脸以及脸颊上一个小小的疤痕,定是江小鱼那孩子无疑了。邀月颇为好奇的跟上江小鱼,心里唾弃自己居然跟踪一个小孩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江小鱼走入了那小房子之后,和房子的主人常百草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走进了内室。不像平时那般张扬,特别安分的坐在小炕上,看着眼前躺在床上的男人。男人因为长久昏迷不醒看起来有些虚弱,不过却仍旧能看清楚男人那俊秀的脸,想来男子未昏迷之前,定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

“燕叔叔说你是我爹爹,虽然你从来没有亲口和我说过一句话。常叔叔也说,你未必能醒的过来。但是我很好奇,为什么爹爹会变成这样?就连燕叔叔也说不出来。小鱼儿会努力的,然后……长大之后给爹爹报仇。爹爹……我做梦的时候,经常能看到一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孩子,他和我一起长大,爹爹你说他是谁呢?………”

江小鱼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对江枫碎碎念,讲自己、讲十大恶人、讲梦中的花无缺。躲在一旁的邀月有些不耐烦,轻轻的挥了挥袖子,放出了移花宫特用的迷香,不管有多大的抗药性都会被迷晕。而房间中的小鱼儿常百草都立马晕倒在地上。

邀月走进了房间,坐在江枫的身边,没有人能看清楚她眼里的情愫。邀月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回忆着最初是如何遇到江枫,如何给江枫治伤,如何……眼睁睁的看着江枫背叛自己。然后……为了江枫做出疯狂的事情,到重活一次之后又一次被背叛。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江枫没有死,邀月看到的是怜星更多的悲伤。

“江枫,我很庆幸,这么多年的折磨,我已经不像曾经那么的偏执。这一次来看你……也只是为了放下自己的执念吧。当初真的很傻,只是见了一眼,便觉得你就是生命中的良人。怎么会忘记师傅说天下男人皆薄幸,又怎么会自负的认为,自己一定会遇到不同的那一个?江枫,我不爱你了。”邀月轻轻的抚摸着江枫那仍旧帅气的脸,但是却没有了当初的悸动,她真的很庆幸。

对江枫说完话之后,邀月轻轻的放出解除****的雾气,便飞快的离开了恶人谷,没有注意到躺在床上的活死人江枫,眼角流出了泪水。他虽然是活死人……但是周围发生的事情,他都是知道的。只是,仍旧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而已。

邀月可以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本来想指导一下小鱼儿武功的,但是想要燕南天还活的好好的,便放弃了这个想法。也许,只是想要来看一眼,曾经爱到骨子里的男人吧,倔强的不肯承认罢了。邀月的轻功是极好的,不出一会就到了移花宫附近,但是却停了下来,静静的站在那里,却不像是欣赏夜景,反而是在等待谁。

“既然已经跟了这么久,就出来吧。能跟我一路不被甩掉,在恶人谷同样来去自如之人,又怎么可能是怕事之人呢?”邀月背对着某处,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某个隐藏在深处之人说道。

“邀月宫主好功夫,我已经足够小心了,却不想还是被邀月宫主发现了踪迹。”伴随着那有些冰冷的男声,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从树后出现,男子的身材极为挺拔,面色冰冷不带一丝笑意,那帅气的五官丝毫不输于江枫、秦枫、燕南天等邀月见过容貌不错的男人。

邀月丝毫没有被这男人的外貌给迷惑住,反而冷冷的说道:“百丈之内,飞花落叶瞒不过我的。何况,你本就没有隐瞒的意思,不是吗?”

“我到是想要隐瞒,但是想到邀月宫主功力非凡,就算是隐藏也只是做了无用功,于是便光明正大的跟着你了。”邀月万万没有想到,这看似冰冷的男子说话竟是这般油腔滑调,竟然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少说废话,夜半三更跟踪我这么久,你到底是什么人?”邀月不想和这人扯皮,立马冷下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