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星风采

怜星风采

邀月和怜星的出场,无疑是华丽又让人震撼的。红衣的邀月如同浴火的红莲般灼热又妖艳,但是冷冰冰的表情却给人一种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而身穿白色锦绣宫装的的怜星,她长裙及地,长发披肩,宛如流云,她娇靥甜美,眉眼之间充满了稚气……不是她这种年龄该有的稚气。这样两个美人踏着花瓣而来,美的不似人间的女子,像是两个性格不同却高高在上的仙子让人不敢直视,下意识的想要跪下膜拜这嫡仙版的高贵美丽的人物。

这样的邀月和怜星,不仅让周围的人震撼,就连同为移花宫的花无缺都有些震撼。花无缺的心中,他的大师傅一直是那般清冷高傲,而二师傅一直是那般温柔可人。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见过红衣似火的大师傅,也从未见过带着稚气的二师傅……或许说,面对他人的时候,邀月和怜星……本来就是这般样子。

“刘公公想要同无缺动手,岂不是在欺负小辈?”邀月把所有人的面部表情收在眼里,却淡然的无视掉了。毕竟,就算那些人的眼神再怎么震撼,她仍旧不会看那些蝼蚁多那么一点点。

“武林大会自然是武功高者夺魁,又哪里有长辈晚辈之说?”刘喜笑嘻嘻的说着,丝毫看不出这人就是东厂最恶毒的太监总管。

“既然是这样,那么便由我这个移花宫的宫主来领教你一二可好?”邀月看着貌似深不可测的刘喜,冷笑。本来因为笑容而更加妖艳的脸却有了更多的肃杀之气。让周围的人都不禁冒了冷汗。但是,不管在哪里,都有一种不知所谓的狗腿子,自以为后台了得,便说些得罪人的话。

“哼,一个区区的邀月宫主,居然敢这么对刘总管说话,真是不想活了……”说这话的人,正是刘喜身边的一个公公。这公公平时跟着刘喜作威作福习惯了,却没有想到这邀月可是他主子都不敢得罪的人物。

这不,话音未落,只听“啪啪”一阵响,这公公的脸上已挨了十几掌,这十几掌掴过,他已满嘴是血,哪里还能再说得出一个字来。而动手的人不是邀月,而是一直颇为安静的怜星。只见这怜星仍站在那里,长裙飘飘神态悠然,似乎方才根本没有动过。但面上最初那动人的笑容却已不见,冷冷道:“我姐姐的名字,也是你叫得的么?”

怜星这十几巴掌不禁打的那公公满嘴是血不能说话,也让周围围观的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家伙,就顶了一句嘴就被打成这样。不过,那太监也是活该。整个武林谁不知道,移花宫的任何一个人都是不能得罪的,何况是移花宫的宫主?

“怜星宫主当着我的面,打我的狗……岂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刘喜的脸色很不好,丝毫没有刚才那笑面虎的模样。果然,不管是谁,被人当面打了脸都不能继续装模作样下去了。

“那也你是的狗,先出言不逊的!”怜星笑着把玩着手上的缎带,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眼里闪过的光芒,却能感觉出怜星并非无害。

“你……你……”刘喜气得够呛,但是却说不出什么。他自知理亏,而且这里这么多的正派人士,把自己摆在反派的位置上,对日后想要达成的目的没有丝毫的好处。

“既然这样,那就由移花宫的宫主对战东昌总督刘公公。这样辈分平等,武功也相差无几,才能抉择出真的武林盟主。”就在这里仍旧僵持的时候,江别鹤做和事佬开口了。不得不说,江别鹤随机应变的本事着实不错,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解决争端的手段。不过,江别鹤想的却是如何在这群高手的争端中渔翁得利。不过,不得不说,江别鹤的主意很不错,不管是邀月还是刘喜,都接受了这个意见。

“嗯。”邀月对怜星点了点头,就飞身来到看台上。火红的衣袍翻飞,就像红色的火凤,妖艳又冷漠。邀月飞身到看台上之后并没有坐下,而是沉默不语,特别淡定的看着坐在上位的燕南天。燕南天也特别淡定的看了一眼邀月……然后特别淡定的起身,把位置让给了邀月。而自己则是坐在了花无缺刚才坐的位置上。邀月毫不客气的坐在了燕南天刚才坐的位置,而花无缺则是特别淡定的站在邀月的身后沉默不语。

邀月颇为嚣张的行为自然是被各路好汉看在眼里,但是却没有人敢打抱不平,毕竟人家燕南天大侠本人都没有说什么。他们又何必去找那不痛快,刚才那刘喜身边的小太监就是最好的例子了不是吗?

“既然姐姐没有意见,那么就让我来会会你。刘公公……”站在比武台上的怜星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喜,并把公公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好像是在影射什么。

“那么,杂家也不手软了。”刘喜显然是憋了一肚子的火,直接对怜星动手。虽然只是简单的拳脚功夫,却能感觉出刘喜那每一拳每一脚都带着强劲的内力,怕是被打上一拳就会骨折骨裂。而面对刘喜强劲的攻击,怜星却没有预料中那边吃力,移花宫的武功一向是轻灵飘渺,所以怜星一边用颇为飘渺的步伐躲避着刘喜的攻击,一边用那长长的缎带给刘喜一击。两个武功不相上下的人就这么僵持着,让围观人不禁大呼过瘾。

“无缺,仔细看着你二师傅的动作,可是有什么收获?”邀月端起宫-女为自己准备的茶水,一边喝着一边漫不经心的询问身后的花无缺。

“二师傅的功力极深,现在怕是还没有用尽全力……”花无缺想了想仔细回答,他虽然武功也很不错,但是实战经验却是远远不必过那些经常在江湖上过着刀口舔血生活之人。

“你说的不错,怜星的确没有用尽全力。”邀月淡然的应了花无缺的话,因为声音本就没有故意放低,所以很多人都听清楚了邀月和花无缺的对话。让人不禁惊叹,打的这般精彩都没有用尽全力,若是用尽全力岂不是要天地变色?

“不过,那刘喜,也没有用尽全力。”邀月才不管那些人是什么表情和心情,仍旧自顾自的教导花无缺,毕竟高手对招,能从中获取很多知识和经验。

“刘喜现在只是使用了外家功夫,但是他真正的内力却是吸功大法。吸功大法同嫁衣神功都是以吸取内力为主,但是却照比嫁衣神功差了许多。若是说嫁衣神功是正道,而那吸功大法就是邪道……而且,保持童子之身才可练就的武功,又会是什么有益处的功夫?阉人之身练就这武功,早晚都会被反噬。”邀月笑了笑,显然是对吸功大法很不屑,当然对刘喜更是不屑。

众人看邀月轻易就看出了刘喜的功夫和武功的弊端,不禁对邀月更是高看了一眼,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一定不能同移花宫为敌。而其中,也有不同反应的,比如说……那边一直颇为沉默的慕容九。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晚上的YY歌会也不知道大家有木有去,反正玩的挺开心的。

所以今天早上起晚了,所以更新的晚了点……咳咳。

大家新年快乐,祝大家在2012年能特别快乐!

2012我们还在……那么想必会永远快乐下去的!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