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邀月[绝代双骄] 四年之久 梦想 网

江湖之间是非多,各种故事也被穿成了不同的版本。(请记住)而这些年来,被传播最广的故事,便是燕南天大侠和玉郎江枫一同失踪的事情。

有人说他们得罪了神秘人物,有人说他们隐居,还有人说两个人因为一个女人自相残杀。反正种种传说也没有出现人来解释,也只能说这两个人是真的不见了。当然,比如江湖百晓生以及红叶先生这类人物自然是会知晓一些真相,不过却不敢轻易说出来,毕竟这真相牵扯到江湖闻之而变色的——移花宫。

这移花宫在江湖中算是异类了,据说移花宫隐藏在山谷中,百花齐开仿若仙境。宫中从二位宫主邀月、怜星到手下奴仆,全是女性。据说,这两位宫主貌若天仙,仆人也只是稍微逊色,不过,也终究是传言,毕竟移花宫的可怕之处,没有人敢轻易去探知。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有牡丹花下死的觉悟。

对于江湖上的这些评价和传言,长年呆在移花宫的邀月其实是知道的。但是她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爱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情,只要不当着她的面说,她也不会去做些什么。毕竟还有功夫要修炼,她可没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

这四年来的时间,邀月和怜星都在努力修习明玉功,这明玉功如今邀月已经修练到了第九重——移花接木。可以说,天下之间难逢敌手。但是,邀月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在移花宫的种种文献中,邀月查出这明玉功分为三支,移花接木只是其中之一。还有斗转星移和啸天神功尚未习得,不过邀月并不着急,一切都要看机缘不是吗?而且,她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练功。

“大宫主,上次来过的那林家妇人说有事相求。”星奴缓步走进了,恭敬的对邀月禀告到。

“哦?那就让她进来吧。”邀月淡然的对星奴吩咐到。这林家妇人她还是有印象的,这女人的丈夫和青楼女子苟合,还要休了这女人。这林家妇人忍受不了侮辱,便请求移花宫以除掉负心汉之名除去他的丈夫。邀月自然是应允,便派了花奴和草奴等人前去处理。所以,对于这林家妇人又一次到来,邀月还是挺疑惑的。

片刻之后,那林家妇人就在星奴的带领下走了进来。这时的林家妇人简直比初次见面的时候还要憔悴许多。

“你丈夫都死了,为何还把你自己折腾成这般模样?”邀月虽然好奇,但是语气仍旧是这那般冰冷。

“宫主,我本以为我丈夫死了,我就可以过上好生活,可是……不是这样的。我丈夫死后,家族里的长老便说我是那不祥之人,要杀了我为丈夫陪葬……我拼了命的跑了出来……希望得到移花宫的保护。”那林家妇人说完之后,已经是满脸泪水,好不可怜。只是不管是邀月还是移花宫中的宫女都仍旧是面无表情。

“人都要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责,当初就已问过你是否后悔。你说不悔,如今就算是后悔,也没有机会。移花宫只杀天下负心汉,你的事情本宫主管不了。星奴,送她走吧。”邀月说完之后便不再看那林家妇人一眼,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可邀月没有想到的是,那林家妇人像是疯了一般开始大吵大闹。“你们怎么能这么狠心,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吗!你们实在是太可怕了!既然我要死,我就要死在这里,诅咒你们就算是死也找不到真爱!”那林家妇人说完之后,就狠狠的撞上里一旁的柱子,然后……鲜血染红了白色的柱子,那么的艳丽和娇艳。

邀月从主位上走了下来,眼神平淡的看着那撞死的林家妇人“你是第二个诅咒我得不到真爱的人……但是,你也没有得到不是吗?”

而星奴等人立马抬走了林家妇人的尸体,用水洗刷林家妇人留下的血迹,片刻之后便彻底干净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无缺,你躲在那里做什么?”邀月平静的开口,然后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四岁孩子从门口跑进来。少年虽然年幼,外表却很是精致,可想而知将来是多么的霍乱天下。

“大姑姑。”那年幼的白衣男童恭敬的对邀月行礼,可见移花宫规矩是有多么的严格。

“不是在和你二姑姑练功夫吗?怎么来这里了?”怜星对花无缺很是宠爱,所以邀月就把教导花无缺的工作教给了怜星,怜星也很欣喜的接下了这个工作。

“大姑姑,后山出现了一个男人,二姑姑和他打起来了。他功夫好厉害,和二姑姑不分上下。”花无缺仍旧很是淡定的陈述,倒是让邀月一惊。天下之间,能闯入移花宫不被发现还能和怜星打的不相上下,这般厉害的人物,她邀月竟然不知道。恼怒之下,邀月便带着花无缺去了后山。

还未到目的地,邀月就感觉到了强大的杀气和功力,邀月不禁有些担心怜星,加快了速度,飞身而去。轻声开口说道:“何人闯我移花宫,当真是胆大包天。”

听到邀月的声音,怜星和那男人同时停下了动作,一同看向邀月。怜星看到邀月来了,不禁松了一口气退到了邀月身后,那男子功夫深不可测,若不是邀月来得及时,她还真就怕她不是那男子的对手。

邀月面色冰冷的看着那闯宫的男人,这男人就算化成灰她都能认出了。这人便是曾经同她一战功夫不相上下的燕南天。不过,记忆中的燕南天可是做了十八年的活死人,如今怎么好端端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邀约不动声色的看着燕南天,等着燕南天给一个解释,毕竟这事情是燕南天无礼,她邀月可不怕他。

“邀月宫主,我并非是故意想要闯宫,只是想要知道一些事情,不得已而未知,希望邀月宫主见谅。”燕南天看邀月不说话,不禁有些尴尬的解释到。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还能同怜星打起来?你让我如何见谅?还是说,江湖第一剑客的爱好,就是闯我这弱势女子的移花宫?”邀月冷着脸看燕南天,因为‘前世’种种恩怨,怎么看燕南天怎么不爽。

听了邀月的话,不仅是燕南天,就连怜星和后赶到的花无缺都不禁嘴角一抽,移花宫宫主还是弱势女子……这江湖中,还有强势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