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邀月[绝代双骄]

江湖杂记

慕容正德这次生辰所带来的混乱,不仅仅是针对当事人,同时也针对了整个江湖。其实闹得这么大也无可厚非,毕竟当事人都是江湖数一数二的人物,不然就是江湖中值得看好的少侠美人,若是不乱反而不正常了。这不,在慕容正德生辰的第二天,江湖上就开始传递奇怪的消息了。这不,大街上,如今可以说是骚乱的可以。

“卖报卖报!红叶日报为各位大侠解析江湖的最新走向!江湖少侠侠女之间那不得不说的故事!江湖四大美女中的铁心兰同慕容九是否不和?口口声声说帮助江玉郎慕容九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铁心兰到底是好心帮忙还是因爱生恨的报复!江别鹤和江玉郎是不是因为争抢萧咪咪而父子反目成仇?”

“卖报卖报!青龙门独家报道!为各位大侠好汉讲诉慕容山庄那天发生的一切不可思议事件!想要知道慕容山庄九姑娘和移花宫宫主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何让慕容九为移花宫宫主远离慕容山庄!想知道燕南天后人绿豆先生江小鱼和移花宫少宫主花无缺为何一直在一起出入同行吗!想要知道一代采花贼白菊花白灿的终究归属吗!还不快点来买报!青龙门独家报道告诉你最接近真相的报道!”

“十大恶人之一的萧咪咪居然是江南大侠江别鹤的旧爱,因为为情所伤最后决定报复江湖所有男子!到底是痴情还是疯癫!被萧咪咪带走的江玉郎到底有没有同萧咪咪情不自禁发生什么?四大美人之一的铁心兰为何执意力挺江玉郎,难道他们过去有着不为人知的交集?那一夜到底是谁迷乱了谁的眼,谁表乱了谁的情,谁上了谁的床?一切不为人知的心秘,均在桃色日报!”

“在大家都关注那不为人知的陈年旧事的时候,你们可否发现一对理论上的敌人却一直站在一起!他们一个是移花宫的少宫主,一个是燕南天大侠的徒弟。他们一正一邪本该是宿命的敌人!但为何他们始终站在一起?到底是谁在依赖谁?到底是谁先恋着谁?一颦一笑之间都能读懂彼此的内心……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内涵吗?菊花乱来告诉你那不为人知的真相!”

“一个是名扬天下的大将军王,一个是江湖人人喊打的采花大盗!而他却偏偏爱着他,即使他一次次的逃离,他仍旧不离不弃的追随着他的脚步,想要得到他的真心。人在皇室身不由己,人在江湖万事难料。两个完全没有交集的人陷入世俗和爱情的漩涡中默默争扎……购买皇族秘史,你想知道的一切答案均在此处。”

“江湖四大美女:慕容九、张菁、铁心兰、苏樱。想知道她们为何皮肤白皙面容美丽吗?想知道铁心兰为何梨花带雨每日哭泣却仍旧动人吗?想知道火辣脾气暴躁的张菁是如何保养皮肤吗?想知道为何武林盟主移花宫宫主为何事隔多年仍旧美艳无双吗?要想皮肤好!早晚用X宝!”

悦来酒楼二楼靠窗的房间里,一个身穿白衣的绝色美人手中拿着茶杯,不紧不慢的品尝着杯中茶水,好似压根都没有被周围的喧嚣所影响一样。而一个穿着同色系服饰的男子坐在绝色美人的左侧观察着美人毫无表情的脸,就等美人的茶杯里干掉的时候,为美人满上,虽然忙碌却很是怡然自得。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劲装的坚毅男人走了过来,坐在美人的右侧,随意把手中的一沓纸张递给了绝色美人,并粗暴的干掉了另一个茶杯中的水,显然是渴的够呛。绝色美人不慌不忙的把那一沓纸张接了过来,开始缓慢的读纸张上的内容,看到有趣的地方,还会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为这个喧闹又拥挤的小镇,带来了一丝宁静的意味。

“邀月,上面写的什么啊,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一直给美人续杯的白衣男子也就是秦歌终于忍受不住好奇,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喏,要是好奇就自己去看啊!”邀月说完之后,就把一部分的纸张递给了秦歌,而她自己仍旧饶有兴趣的看着纸张上所写的内容,显然没有把秦歌那若有若无的哀怨眼神放在眼里。

“哼,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乱写一通,胡言乱语!”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劲装坚毅男子燕南天冷哼一声,因为是亲手去收集的资料,所以上面写的内容,燕南天已经知道了不离十。他实在是不明白,一向冷静的邀月为何会对这种胡言乱语的东西有兴趣。更何况,当初慕容山庄发生的事情,他们几个在场的当事人不是最清楚吗?为何要去弄那乱写的‘每日一报?’

“什么胡言乱语啊!这段江玉郎和江别鹤争抢萧咪咪就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虽然没有看出江玉郎和萧咪咪,但江别鹤和萧咪咪是真的啊!所以说啊,上面的内容也不全都是假的!”秦歌习惯性的挤兑燕南天,反正燕南天是否明白,他都是要挤兑的。

燕南天不知秦歌为何就是不同意的他的看法,立马举例子证明自己的论点说道:“得了吧!按照你这么说,难道上面说无缺和小鱼儿之间的关系同那大将军王凌轩和白菊花白灿一模一样也是真的了?”

燕南天问完这句话之后,秦歌居然出奇的没有反驳回去,而是一副不可思议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邀月。而邀月显然也注意到了秦歌那过于灼热的目光,不满的抬起头说道:“不是说要看这个,又看我干什么?”

假如回答问题的人是秦枫,他一定会笑嘻嘻的说‘美人当然比纸上的胡言乱语好看都了!’但秦歌虽然和秦枫是兄弟,但却终究不是一个人。秦歌也没有学到秦枫的绝技‘人不要脸’,所以只能尴尬的挠挠头说道:“上面说无缺和小鱼儿是那种关系……我看似乎真的有点那个意思。”

还没有等邀月开口,愤怒的燕南天就抢话大声对秦歌吼道:“秦歌你身为堂堂逍遥派掌门人怎么能不分是非在此胡言乱语!小鱼儿可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他是不是那种人我还不清楚?花无缺一向家教深严更是不可能发生这种有违于伦理的事情,我看这两个孩子只是单纯的兄弟之情,你若继续胡说八道,小心我燕某人对你不客气!!”

燕南天表示自己很愤怒,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愤怒。也许是在他的认知里,花无缺和江小鱼是一对兄弟,他们在一起可不单单是男男之间的道德,更是兄弟之间的禁断,他身为一个长辈说什么都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的。

秦歌显然没有想到燕南天会如此的冲动,只因为他的一句玩笑话而发狠话大发雷霆。不过,这正和他意,既然他要对自己不客气,他又何必对他客气?他看这个披着大侠皮实际对邀月心思不诡的混蛋不爽很久了。假如能借机会揍他一顿,也许算的上是传说中的意外收获?

“先不说那两个孩子到底有没有什么,就算有什么,也轮不到你来管吧!毕竟无缺的师傅邀月可没有说不同意!你这个所谓的叔叔可差得远呢!再者说……你们江小鱼的确有些依赖我们花无缺,没有看到每次铁心兰一说话,你们小鱼儿都躲在我们花无缺身后吗!”秦歌挑衅一笑,强调了你们江小鱼我们花无缺,那张英俊又帅气的脸让人觉得好生嚣张,真想打一拳试试。

燕南天显然是被秦歌激怒了,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说道:“既然秦掌门一而再和燕某人过不去,那么燕某人也不客气了!”话音刚落,燕南天就从筷子笼中随意抓了一把筷子向秦歌射去,其速度和力度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揪心。

秦歌也不是好对付的,看到燕南天出招就随意的从附近拿了一把椅子,运足了力气挡在面前接下了筷子的攻击,然后把这个饱经磨难的椅子毫不犹豫的向燕南天扔去,并从窗口跳了下去,口中还念念有词到:“楼上地方小伸展不开,为了避免伤到邀月砸坏了东西,我们下来一战。”

“好!那燕某人就奉陪到底!”燕南天说着也跟着跳了下去,两个人就这样刺手空拳的在大街上打了起来。

仍旧坐在椅子上面色无常的邀月露出了一个面对魏无牙等人物的笑容,那吹起来的阴风跟十冬腊月一样严寒。邀月把手中一直阅览的纸张整理好放在了桌子上,可以看到最上面的一页印着一朵墨玉梅花。

邀月咬了一口桌子上的点心,喝了一口茶水之后,露出了一个更加阴冷的笑容,从窗口飞身而下,落在了打的难分难解的秦歌和燕南天之间,朱唇轻启:“既然这么喜欢打架,那么就让本宫主陪你们玩玩……”

作者有话要说:情敌之间忍受不住终于打起来了……

邀月美人表示她会代表月亮消灭他们

上面那些XX报纸纯属是阿陌寂寞了恶搞的产物

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各大帮派也是需要钱的

所以多弄出八卦弄成报纸卖钱养活帮派啊!

假如我说那些报纸的卖家中的幕后人之一要是怜星的话不知道乃们会不会砍死我……

毕竟,移花宫人很多……需要养活啊!【远目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要吃好多好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