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对峙

山下对峙

在接收了邀月命令的花无缺和张菁离开移花宫外出获取情报,虽然说这时的花无缺和张菁二人虽然很年轻江湖经验不足,做事什么的照比邀月做事情也略微有些稚嫩,但却在努力的情况下仍旧是打听出了一些倪端。

仔细一分析就会发现这件事的传播简直十分的诡异到可怕的程度,比如说,为何明明是那么封闭的恶人谷发生的屠杀事情,消息会在一夜之间以如此快的速度就传遍整个江湖呢,而且传的这般绘声绘色,甚至到了人人皆知的地步。更令人惊讶的是,移花宫如此强大的情报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想来这一定是某个人针对移花宫的阴谋……

而这个幕后之人必定十分了解近年来移花宫和燕南天的关系,以及十几年前被刻意封闭的旧事,而目的自然是在挑拨邀月和燕南天的关系,坐收渔翁之利。分析出这一点的张菁和花无缺简直是不寒而栗,一个十分了解他们而且特别阴险狠毒却隐藏在暗处十分有能力的对手啊……

这样想着,两个人更加下定决心一定要揪出这个幕后之人,而打听消息最适合的人选便是江湖上出名的红叶居的主人——红叶先生。

而就在张菁和花无缺去寻找红叶先生的同时,远在恶人谷的江小鱼一行人和远在飘渺峰的秦歌一行人,均是不约而同的同时出发,目的地自然是邀月所在的移花宫。更令人惊讶的是,带着病秧子江枫同行的江小鱼燕南天和铁心兰,居然同秦歌秦枫和怜星一同到达了移花宫的山脚。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而最眼红的这一个人就是沉睡了十几年醒来之后却遭遇灭谷的江枫以及本来和她没有关系但却比任何一个人都义愤填膺的铁心兰。

这不,铁心兰刚看到怜星就火了,仗着燕南天和江小鱼都和自己是同伙,立马站出来大声说道:“怜星宫主,本来以为你是善良美好的,和邀月宫主是不一样的,可是却没有想到你居然也是这样恶毒的人!”

怜星不明所以的看着铁心兰,刚想要反驳,就被另一个人打断了即将出口的话,而这个人就是一直被江小鱼搀扶的江枫。只见江枫恶狠狠的盯着怜星那美丽又青春的脸说道:“我本以为你和你姐姐是不一样的,可是都这么多年了,你仍旧和你姐姐一样狠毒。难道,你就要做一个没有思想的傀儡做一辈子吗!”

铁心兰和江枫均是义愤填膺的瞪着怜星,怜星没有觉得生气反而只觉得一阵好笑。怜星不生气不代表秦枫不生气,刚想要给那两个人一点教训,却被面带微笑的怜星给拦住了。怜星笑的特别柔和也特别美丽,就像是月光仙子,高贵的让人不敢直视。怜星静静的打量着虚弱要到被江小鱼搀扶的江枫,突然觉得有些讽刺。当初那少年又俊美的少年,如今已经头发花白,虽然眉眼间的轮廓仍旧能看出他年轻时的英俊,但是如今照比年纪差不多的自己……却让人觉得如此讽刺。

看着用责备眼神看着自己的江枫,怜星觉得自己的心里很淡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难过也没有一分一厘的怨恨,只有淡然和坦然。因为她早就有了那个深爱自己的男人,没有必要为了无关紧要的人伤心难过不是吗?

想通了的怜星静静的往后靠了靠,后背触碰到的是一个温暖的胸口,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会一直守在自己身后,等待自己疲倦的时候作为避风港给自己依靠。秦枫被突然主动的怜星感动了,不过仍旧是面色不显的紧紧抱住怀中的珍宝。

这边的气氛宁静又安宁,倒是让那义愤填膺却被无视的两位有些不知所措了。就连和那两位同行的江小鱼和燕南天都有些挂不住了,因为有被移花宫的两位宫主照顾过,江小鱼觉得自己的父亲就不分青红照白的前来指责实在是不对,而燕南天想的更多,直接考虑是不是枫弟这些年沉睡影响到脑子了。

见秦枫和怜星仍旧你侬我侬,秦歌有些不满的提醒到:“怜星,快些解除阵法,我还着急见邀月呢!”

怜星并没有因为秦歌类似于命令的语气而生气,毕竟是着急见姐姐。于是,怜星也只是笑了笑走到阵法处弄些什么,秦枫则是跟在怜星的身后,生怕怜星不小心受了什么伤,虽然是多余的行为,但是却让人的心暖暖的。

见那边压根就把他们无视了,被忽视的江枫故作善良的对秦歌说:“你们是什么人?看你仪表堂堂为何同移花宫混在一起?”

秦歌听了江枫的话不乐意了,他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质问自己呢?于是秦歌语气不是很好的对江枫说:“混在一起?江先生这话说的好生无理,邀月乃是我的未婚妻,我又如何不能来见她?”

秦歌这番话说出来之后,还没有等江枫说什么,燕南天先坐不住了,不满的站了出来说:“秦歌你说什么?邀月何时成为你的未婚妻?你再说谎对不对,不然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呢?”

秦歌没有因为燕南天的语气而恼怒,万年冰山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我和邀月的事情为何要告诉你?一个从来都没有相信过邀月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质问邀月的生活。我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是怀疑邀月除掉了恶人谷的那些恶人89小说!我只能说,你真是肤浅,这个自称大侠的莽夫!”

秦歌的话彻底让燕南天无语了,秦歌说得对,即使他心里一直为邀月说话,但却仍旧有那么一丝怀疑,毕竟邀月本来就布斯和什么善良之人。

江枫看燕南天战败,立马站出来大声说:“你凭什么说我大哥肤浅?我可是亲眼看到一群女人来恶人谷屠杀,而且还有那些墨玉梅花都是移花宫的标记。”

铁心兰跟着帮腔到:“是啊,是啊,那墨玉梅花是货真价实的,我有在无缺的身上看过。那你说,不是移花宫到底是谁做的?”

秦歌冷哼道:“哼,肤浅的东西。”

秦歌的不屑让铁心兰和江枫都很气氛却不知道说什么来辩驳,而一直沉默不语的江小鱼突然站了出来期待的看着秦歌问道:“你说不是邀月宫主灭杀恶人谷……你知道另有真凶对不对?”

秦歌冷静的看了江小鱼一眼平静的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没有错,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移花宫本来名声就不好,多几条人命之于移花宫来说,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损失,不是吗?可是……我移花宫却没有随意给被人背黑锅的想法呢。”

伴随着这清冷的女声,身穿白色常服的邀月从阵法中缓步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正是身穿紫色汉服的慕容九。两个美丽的女子气质极为相似,但却一个成熟一个稚嫩,给人带来一种不同的美感。

怜星看到邀月之后立马快速跑了过去,担忧的说道:“我刚才想要启动阵法,却发现很多地方都变了,害的我以为移花宫出了什么事情,差点硬闯了呢。”

邀月摸了摸怜星的头发,看着妹妹那不加掩饰的担忧心情显然好了很多:“只是最近研究了奇门遁甲,把阵法加固了而已。等明儿这些让人烦心的人走了之后,我再教给你。”

淡笑的邀月就像是绽放的天山雪莲,纵使在场的人要么本身就是美人,要么就是见过美人无数,仍旧被邀月的模样给迷惑了。在秦歌的心里,邀月就像是一个会自动改变的画卷,每天见到都是不同的样子。而燕南天却是纠结于这么美好的邀月为何不能同自己一起坚持侠义之道,这样自己也不会压抑自己的感情了。

而江枫的心情就比他们复杂多了,现在的邀月比过去更美了,假如原来的她是充满了嫡仙味道的神,如今的邀月就是入世体验世间冷暖的仙,虽然高傲却不是不可触碰,有了人请味的邀月更加的让人心动了……

趁着大家都因为各种原因不说话的情况下,身为移花宫最新少主的慕容九适时的站出来对着众人说:“明确的告诉你们,恶人谷的事情不是移花宫做的,因为这段时间师傅一直在教导我武功。”

一直想要促成慕容九江玉郎爱情的铁心兰也站了出来反驳道:“九姑娘,你不要被邀月宫主给迷惑了,不是她做的,那恶人谷为什么会有货真价实的墨玉梅花呢?”

慕容九不屑的瞥了铁心兰一样说:“哼,移花宫虽然嗜杀,但却从来不做那阴暗的事情。是我们做的,就是我们做的。不是我们做的,你们也别想污蔑!虽然移花宫不在乎你们的报复,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作者有话要说:九姑娘威武,铁心兰退散退散……

江枫什么的要虐心虐到死啊!他见到美丽的邀月宫主后悔了有木有!活该啊!【咆哮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