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邀月[绝代双骄]

承诺·自宫

邀月打伤了铁心兰接受了江小鱼的道歉,大摇大摆的带着怜星、慕容九、秦歌、秦枫同燕南天隔绝在阵法内外之后,突然觉得心情很舒爽。当初看不透甚至想不通的东西,都被江枫刚才那段无理取闹的言语给打散。

看江枫那说话不着调理甚至有些疯魔的丑态,邀月觉得似乎有些难堪。不是因为江枫的出现刺激她那颗脆弱的神经,而是因为当初的她怎么会爱上一个疯子?一个除了脸一无是处的男人?不对,现在的江枫连那张风靡江湖的脸都没有了,只不过是一个只懂得怨恨一事无成的中年男人罢了。

果然没有得到的才是最好的,不然前世怎么会执着的认为江枫是优秀的呢?也许,她爱的不是江枫,而是心中幻化的完美男人罢了。

把一切都想明白的邀月顿时觉得豁然开朗,就连脸上的笑容也真实了许多。邀月笑了笑对秦歌说:“你同我来,我有事情对你说。”

秦歌虽然不知道邀月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仍旧是屁颠屁颠的跟着邀月走入梅花深处。而怜星看邀月和秦歌都去做自己的事情,自然也挽着秦枫的手臂,走向自己最喜欢的花园,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被留在原地的慕容九,目瞪口呆的看着向左走向右走的两对俊男美女,不满的嘟囔到:“大师傅二师傅都欺负我单身……欺负我一个人……哼,我去练功,一定超过你们这两对秀恩爱的!”

邀月的专属梅花亭中,两个人分别坐在石桌的左右两侧。邀月把玩着手中精致的瓷杯,脸上一直带着笑,秦歌也不恼,静静的看着邀月,脸上带着傻傻的笑容。

邀月自然是看到了秦歌傻傻的笑容,抬起头看向秦歌笑着问道:“我的未婚夫,为何如此看着我傻笑?”

听了邀月的话,秦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未婚妻未婚夫什么的虽然很想成为现实,但为何就感觉邀月的言语之间带着杀气啊!

邀月看秦歌不可置信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好心的笑着提醒道:“就像你同燕南天说的那样,我是你的未婚妻,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吗?”

秦歌注意到邀月的笑容中并不带有被冒犯的杀意,忐忑的询问道:“邀月,你……是说真的,还是在同我开玩笑?”

邀月仍旧是那笑眯眯的模样,云淡风轻的开口说:“你觉得我是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吗?我虽然处事冷淡,却也不是冷冰冰的石头,你这段时间所做的一切,我却是都看在眼里的。”

听着邀月的说法,秦歌有些惊喜的盯着邀月的眼睛,心里感叹这段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语气中略带颤抖的说:“你的意思是,你愿意接受我的心?然后就像秦枫和怜星那样一直在一起吗?”

邀月微笑着摇了摇头,顿时让秦歌的脸色沉了下去,果然……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吗?可还没有等秦歌哀怨完,邀月又说话了:

“我有预感,接下来我们所有人都会经历一件特别危险又复杂的事情,等一切结束之后,你还不改变你的心意,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听了邀月的话,一瞬间秦歌的心中闪过千般想法,但终究还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严肃的对邀月说:“虽然不知道你所预感的危险是什么,但你这样说了,那我就等着你所说的结束,我坚信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绝对不会……”

相视一笑,仿若百花盛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怜星见邀月和秦歌一起离开之后,就带秦枫去了自己的小花园。邀月酷爱墨玉梅花,而她怜星就偏生爱着空谷幽兰。两个人站在兰花之间,就像是一对神仙眷侣,和谐又美丽。怜星静静的靠在秦枫的怀里,聆听着秦枫的碎碎念。

“邀月宫主冷的和冰块一样,笑起来的时候虽然美,但更让人不寒而栗。怜星……还是你好,果然,只有我哥哥那种闷骚大冰块才能消受的起。”

怜星见秦枫编排自家姐姐,轻轻的拍了一下秦枫的胸口轻声叱责道:“闭嘴,你不许说我姐姐坏话,姐姐其实是一个很感性,很温柔的女人,只是你们没有发现罢了。”说道最后一句,怜星的言语之间甚至带了一丝梦幻的味道。

秦枫见怜星这架势,立马改口道:“对……邀月宫主很温柔……不过,你说我哥哥什么时候才能搞定你姐姐啊?”

怜星不解的看了秦枫一眼问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居然担心起秦歌的终身大事?你不是一直巴望着他吃亏吗?”

秦枫撇了撇嘴,嘟嘟囔囔的说:“切,我才不是担心他。我怕他一直追不到人,对我羡慕嫉妒恨之后奴役我啊!怜星,我和你说啊,我哥哥那人,真的是坏透了!”

听着秦枫那孩子气的说法,怜星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呵呵,我倒是真心希望秦歌能做我姐夫,毕竟姐姐她孤单太久了……”

见怜星的语气有些低落,秦枫立马拍着胸脯安慰道:“放心吧!凭我哥哥的手段,一定能追到你姐姐的,只不过需要时间啊时间……”

移花宫如今可谓是其乐融融,但是在不知道的地方,却有着针对移花宫的阴谋在悄然无声的靠近……

移花宫不远处小镇上的一个漆黑的大宅中,有一个房间,似乎能传来一丝说话的声音,却无人听到,凑近些,就能发现两个人居然再说最近江湖上发生的恶人谷全灭惨案的真相……

突然有一个阴冷声音的少年说道“你说什么?燕南天这么快就同邀月解除了误会?江小鱼也没有执意要找移花宫报仇?”

紧接着就有一个怯弱的女声答道:“是的……大宫主只是几句话就把燕南天和江小鱼说服了,江小鱼还给大宫主道了歉,并表示一定要抓到真凶,为五大恶人报仇。”

“切,没有想到这邀月宫主还真是有几分本事……果然还是我轻敌了,我早该想到的,移花宫宫主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中计……”阴冷少年的声音带着一丝懊恼,却也带着一丝不甘。

“对不起,都是我办事不周,不然也不会让大宫主轻易洗脱嫌疑。”

“不,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的很完美了,我只是没有想到,在墨玉梅花存在的铁证下,居然还能让邀月洗脱罪名……你且先回去,不要露出马脚,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好了,不过要记住,移花宫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会的……公子也要小心,大宫主和二宫主都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女子的声音带着担忧,似乎对这位公子有着不简单的情谊。

“你放心,为了你……我也会好好照顾自己。等我把一切都解决了之后,我就带着你离开这里,我们再也不去管江湖上的恩恩怨怨……”男人的声音逐渐变得温柔,但是却能轻易的听出话语之间的虚情假意,但也只有同他说话的女子听不出来罢了。

说话的少女推开门走了出去,月光照耀在她的脸上,赫然发现这少女明明就是移花宫中花无缺的贴身侍女——铁萍姑。

在铁萍姑离开之后,房间里的男子也点燃了屋内的烛火,在火光的照耀下,赫然看出刚刚说出那番虚情假意话语男人,竟然是江别鹤的儿子江玉郎。

而江玉郎面无表情的走向床边,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床上的几个地方,片刻之后就看到床上居然出现了一个暗格,而暗格中居然有一本看似破旧的竹简。

握着这个竹简,江玉郎陷入了回忆,这个东西是他在萧咪咪的地宫里发现的宝物,因为当时所有人都注意萧咪咪和江别鹤的互动,所以他就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给带了回来。也许是他走了好运气,这竹简上面记载的竟然是可以和嫁衣神功、明玉功、北冥神功媲美的绝世武功。

本来得到这绝世武功的江玉郎应该立马去练的,可是看到武功秘籍的第一句的时候,江玉郎就绝了这个念头。但如今事态紧急,挑拨之计没有成功,父亲和刘喜对他也有了怀疑,若是再没有上等武学傍身,后果一定不堪设想。他那个为了名利可以牺牲亲人的父亲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除掉他,他一定会死的很惨很惨……

江玉郎颤抖的又一次打开了竹简,微弱灯光的照耀下,能隐约看到竹简上面书写的文字: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炼丹服药,内外齐通。

今练气之道,不外存想导引,渺渺太虚,天地分清浊而生人,人之练气,不外练虚灵而涤荡昏浊,气者命之主,形者体之用。

天地可逆转,人亦有男女互化之道,此中之道,切切不可轻传。

修炼此功,当先养心,令心不起杂念,超然于物外方可,若心存杂念,不但无功,反而有性命之忧。’

当初以为设计了移花宫和燕南天之后可以坐收渔翁之利获取明玉功或者嫁衣神功……如今,阴谋破灭,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神功怕是不得不练了。

颤抖的右手,轻轻的拿起十六岁生辰时父亲送给自己那珍爱的匕首,狠狠的对着自己的□挥去……

作者有话要说:两对的感情均是明了,估计是不会有虐了……

江枫铁心兰什么都退散退散

燕南天是他自己不懂得珍惜的说……

还有……我终于圆满了最初的梦想,让江玉郎自宫了……捂脸。

葵花宝典最有爱了,但是练葵花宝典有爱的人却只有教主一个!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