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九 (中)

对于十月的巴黎来说,太阳是奢侈品。

人说巴黎是“动感之都” 、“浪漫之都”,可巴黎之美,既美在动感和浪漫,更美在她的宁静。花园里淡淡的雾气中透着绿,虽然不敌春曰般娇嫩,但却仍有郁郁葱葱的余味。

裴奕坐在花园里长椅上,仰首可见大朵大朵如棉花般盛开的云,游荡在低矮的楼房中,形态各异,仿佛伸手可及。塞纳河边的云总是那么低,低得仿佛要吻上你的唇,亲切得渴望着你。

他侧过头看着坐在草地上的林白杨,她蹲在草地上,小七星穿着小比基尼泳衣在充气水池里扑腾。林白杨扶着她,小心翼翼的靠在池边怕她栽进水里去。两岁的小七星已经会走路了,她不喜欢大人拘束她的手脚,挣脱林白杨的手,自己在池子里迈步,一不小心滑到坐在池子里,林白杨惊呼一声赶紧去抱,没等她伸手勾着,小七星又摇摇晃晃站起来继续走。

林白杨甩了甩手上的水,冲裴奕道,“看小七星走得多稳。”

裴奕嗯了声,“小朋友都喜欢玩水。”

林白杨对小七星格外有耐心,有时候小七星的撒娇哭闹把阿姨都折腾的暴跳如雷,可林白杨总能拿出十二分的温柔和耐性,把小七星哄得安静下来。

林白杨坐在裴奕身边,靠在他的肩膀上,问“那两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裴奕知道她问的是韩若诗和安卉,“退学回国了。”

林白杨哦了一声,“那债呢?”几亿元的债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天方夜谭的数字。

裴奕轻笑,答,“那家赌场是雨辰家开的。只不过是一个口袋的钱装到另外一个口袋去而已。王子聪对自己的女人,还不至于小气到那份上。”

林白杨这才想起来自己也输了不少,坐直身子问,“那我输的呢?”

裴奕揉揉她的头发,“当然是小爷我替你还的。”裴奕笑着看她着急的样子,“怎么办?好大一笔钱啊,你怎么还我啊?”

林白杨皱着眉,“就凭咱俩关系这么好,谈钱多伤感情啊。”

“你说说看,咱俩啥感情啊?我怎么觉得还是谈钱实在一些啊。”

林白杨皮厚无耻,腆着脸,拉着裴奕的手臂直晃,“嗨,咱俩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那可是苍天为证,日月可鉴。”

裴奕憋着笑,问,“感情是感情,钱是钱。感情再好也不能影响还钱不是?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裴奕看林白杨瞪着眼睛,气鼓鼓的,恨不得把她按在怀里好好亲亲。可他存着心想捉弄她一回,故意板着脸问,“你说说,该怎么还?”

林白杨也知道裴奕在和她开玩笑,低眉好像在认真想还钱的办法,故意闹着玩,答,“要不我把自己抵给你还债吧。”眨着两双大眼啪啪两下看着裴奕。

裴奕嘴角上扬,“那小爷我就勉强答应了吧,不过你站起来转几圈我看看,小爷先验验货。”

林白杨心想你小子在床上都不知道验过多少次货,现在还摆谱。不过两人就这么闹着玩,林白杨也真站起来,在他面前转了几个圈,还故意扭扭小腰,撩撩裙角,直问裴奕美不美,把裴奕看得心里像有绒毛扫似得痒。

林白杨装得太狠,一不小心多转了几圈,停下来时还头晕眼花,踉踉跄跄分不清东南西北,勉强看到裴奕坐在椅子上对她张开手臂,赶紧扑上去,趴在他怀里休息。

裴奕抱着林白杨,大笑,“我看你这货色也只能算是一般啊,要抵债的话,时间方面可能得计算的长一些。”

林白杨听自己只能算一般货色,心里不平,想老娘我这姿色不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得无处藏身的倾城绝色,“美女”二字是绝对逃不掉的。怒问,“长一些是多久?”

裴奕把下巴搁在林白杨的肩膀上,嘴唇呼出的气附在她的耳边,“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

林白杨被他的贪婪震惊了,抬头望着他,裴奕把剩下的话都咽在了林白杨的嘴里,尽情的允吸她口中的蜜液,嘴唇在她的唇上辗转。

林白杨靠在他的身上,面红耳赤,“下辈子太遥远,这辈子就够了。”

裴奕点点头,“这辈子我要,下辈子我也要,下下辈子我也要找到你。”

曲恒枫端着咖啡和意面走到花园里,就看到一对男女抱得密不可分,都快成连体人了。他咳嗽一声,坐在她们对面,阴阳怪气的说,“万水千山总是情,床弟不行也没情。不过你们俩能不能注意一点,没看到我才两岁的妹妹还在旁边吗?”

林白杨眼一瞪,心想又来找茬了吧?一只拳头捶在桌子上,咖啡杯抖了几抖,“挑事吵架?”林白杨心想,别说吵架我们两张嘴,就算打架我这边也有四个拳头,看不骂不惨你锤不死你!林白杨就仗着裴奕在旁边,难得嚣张一把。

曲恒枫对他们一惯组团对单打的风格有所畏惧,遂不说话,斜了林白杨一眼哼了声,继续吃东西。

林白杨抬头看天上的白云,像小時候记忆中的棉花糖,在不断地生长不断地变化,有的云朵像蝴蝶,有的像鹿,林白杨指着天上的云,问裴奕,“你看那朵云像什么?”

裴奕抬头看,一朵白云像羽毛轻轻地随风飘在天上,“你觉得像什么?”

“嗯,像小白兔?”林白杨说。

曲恒枫也抬头望了望,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想林白杨的想象力真够贫乏,一点也不像兔子,倒像只小猪。

林白杨没搭理曲恒枫,转过头看着裴奕,“你觉得像什么?”

裴奕笑着说,“像林白杨。”

林白杨又指着另外一朵,问“那这朵像什么?”

曲恒枫抬头扫了眼,心想还是像猪头。

裴奕头都没有抬,盯着林白杨笑着说,“像林白杨。”

林白杨微微皱着眉,再换一朵问裴奕,裴奕还是回答,“像林白杨。”

“那这朵呢?”

“像林白杨。”

林白杨不好意思的咬咬嘴唇,也不再问了,就傻笑着坐在裴奕旁边,你看我,我看你。

曲恒枫坐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心想这两人简直没有把他当回事,完全是空气的存在了。他小子想既然已经当上了电灯泡,那就干脆把电源调亮一点,不如成个瓦数大的电灯泡,好歹也能找点存在感不是。

曲恒枫搁下筷子,偷偷摸摸的跑到小七星的充气游泳池边,偷了她一把水枪,贼兮兮的把水灌满,对着林白杨的脸就一阵狂/射。

林白杨这厢这沉浸在甜言蜜语的温情时刻,冷不然被水枪喷了一脸,吓得差点摔倒椅子下面去。回过神来就看到曲恒枫那奸笑得意的样子。

裴奕也是来火,准备上前和曲恒枫干上一架。可林白杨念在这傻缺是阿姨带来的继子,看在阿姨面子上不能打他个鼻青脸肿。

林白杨拦住裴奕,卷起袖子要自己上场。她跑到小七星那连哄带骗拿走了她手上的水枪,对着曲恒枫身上乱扫,曲恒枫来不及躲,被水喷得一身的湿。他也不甘示弱,和林白杨打起水仗来了,他连袖手观战的裴奕也不放过,把他也淋了个浑身湿透。

裴奕才不管那么多,他冲过去把曲恒枫推到水池里,小七星看到哥哥也躺进来和她玩,高兴得哈哈笑。曲恒枫这小子也是冲动,从水里站起来后,端着意面的盘子就往裴奕身上砸,结果被林白杨拦在了前面,把林白杨的身上脸上扔的满是意面,番茄酱顺着她的头发往下滴。

花园里一场乱战之际,夏洛克和阿姨正巧逛街回来,两人傻站在花园门口看着这一场混乱。夏洛克把东西递给工人,熟门熟路的冲上来就要参战,一边跑一边喊,“居然把我姐打得头都流血了,我要和你们拼了。”

林白杨捋了把头发上滴下来的番茄酱汁,也来不及解释,跑到小七星那借个小水桶装满水,准备再次加入新一轮的攻击。

夏洛克跳到曲恒枫的背上蒙住他的眼睛,林白杨举着小水桶对他脑袋上浇,裴奕站在旁边防着曲恒枫的手脚伤着她们。

曲恒枫怎么甩也不能把夏洛克从背上甩下来,气得大叫,“你们这帮人又群殴我一个,有本事跟老子单打独斗!”

小七星在池子里面拍手乱跳,开心的哈哈大笑。

阿姨看着花园里的几个孩子闹成一团,打成一片,就站在花园门口冲他们大笑,也不插手。

天气很好,蓝天白云清风,还有花园里一群孩子在闹,大人在一旁看着笑。

林白杨扭头看着阿姨,阿姨笑得很开心,从她的脸上可以读出她的生活。

阿姨脸上的笑容能感染人,她因笑而眯起的双眼,微微翘起的嘴唇,昂贵高雅而朴素的着装,散发着特有的魅力,这是个被宠爱的女人所独有的特性,这是被甜蜜生活所环绕的女人所拥有的纯真。

大家都很幸福,这样挺好。林白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