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欢爱十(下)之一

下飞机时白凌菲接到王子聪的电话,停住脚步看着林白杨。林白杨见白凌菲脸色有变,敏感地问,“出什么事了?”

白凌菲想了会如何组织语言,仔细的辨别林白杨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我说了你可别激动,这事不是什么大事——裴奕在过来接我们的途中出了点交通事故……”

话音未落,林白杨的身子歪到一边,站不稳差点摔在地上,后面鬼鬼祟祟的曲恒枫正跟在不远处偷窥她们,一看林白杨备受打击的摸样,二话不说就冲出来扶住她。

林白杨追问,“怎么样了?”

她心里在呐喊,为什么要这么狗血,剧情大神你一定要这样糊得我们满脸的鼻血才罢休吗?

白凌菲搀着她的手,解释,“没什么大事,他在路上超速行驶,和一辆货车发生追尾,刹车避让不及撞上了,车内的安全囊打开来救了他一条命,只有点外伤,现在在医院还没有醒,据医生反馈信息,无大碍!”

林白杨总算找回了呼吸,心想凌白菲你能不能说话一口气说完,吓得我半条命快没了,正准备和剧情大纲来个翻天覆地的革/命,他就要搞死我的男主角,这得多大的仇恨值。原来只是虚惊一场,看来复/兴的道路还很艰难需要同志们继续努力。

林白杨放下这颗心,扭头感谢旁边扶她一把的人,看清了对方面目,靠在白凌菲的身上就用那只还能走路的脚去踹他,边踢他边躲,他越躲她就骂得越狠,“我还说剧情大神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我,赶紧是在这等着呢。你怎么阴魂不散又跟着过来了,十多小时的飞行时间你还真能忍得住,窝哪呆着呢?你就这么阴魂不散,到底想干嘛?”

曲恒枫弯腰扶住她的腿,制住她乱踢腾,“形象,注意形象!咱兄妹俩有话好好说。”他环顾四周,“别在鬼佬的地盘上失了我们泱泱大国的风范和气度。”

林白杨指着他的鼻子半天才吐出一个字,“滚!”

曲恒枫好脾气地解释,“我来这不是因为你,”他想了下,改口,“不全是因为你,我的新片在这融舌口吐白沫地说上半天的效果要好。”他拍拍林白杨的手背安慰道,“你放心,我是真的来帮忙的。真心的。”

他以为林白杨会感动,可她麻木不仁熟视无睹置之不理,只反复说,“滚!赶紧给我滚!我不指望你帮忙,我只求你不要帮倒忙,所以,不要跟着我们。”

“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劈头盖脸地臭骂完,林白杨一瘸一拐的挽着白凌菲走了。

白凌菲走出大老远回头看到曲恒枫还跟在后面,暗道这人真不愧是影帝,真真假假不知道也看不出他到底几分真心几分假戏。明明喜欢林白杨还非要摆出一副长辈大哥的样子,明明是来捣乱的还非要做出一副救世主的摸样,明明跟他挑明了不要跟着居然还能厚着脸皮一路尾随,她转头看一脸怒容的林白杨,暗道要换成是自己,早就上去把曲恒枫打得头脑晕花、满嘴喷血、鲜血迸流。可白凌菲不知曲恒枫早就遭过林白杨的一顿胖揍,如今对他隐忍也是看在阿姨是他继母的份上手下留情,人都说继母不好当,继母家的亲戚更是小鬼难缠,林白杨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阿姨变成‘难缠亲戚’的继母。

刚出机场,几名西装革履的人上前来向她们鞠躬问好,并称自己是裴少派来接机的,白凌菲坐在豪华宽敞的迈巴赫的豪华座椅上,拍拍顶上的天窗,感概,“裴二少在晕过去之前爬出车外,还不忘打电话吩咐人来接咱们,这份心,啧啧,难得啊。”

林白杨心里也甜得很,她还装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摸样,“我千里迢迢赶过来,他倒好把自己整进医院了,再有心也不抵他亲自来接。”

白凌菲眯眼瞅她,心想,我勒个去,得了便宜还卖乖,你那一脸的笑根本遮不住你内心的暗爽了。

楚可儿和一帮同学刚从医院探望裴奕出来,看裴奕面色惨白形容憔悴地躺在病床上沉睡,知道这左右就离不了一个‘情’字。自上次丝巾事件被裴奕和大卫一通指责后,这气还没有顺过来,逆来顺受向来不是主角的性格,她在楼下看到自豪车中下来的林白杨,眼珠一转,脑袋顶上的天使光环就开始发亮了,她找个借口和同学分开,趁着林白杨拐着腿走路慢,一溜烟地坐上工作人员电梯直奔裴奕的病房。

楚可儿进了病房,火速脱下外套,端起桌上的一份流质营养餐坐在裴奕旁边,侧一个角度刚好能挡住从门口看过来的视线,既恰巧能遮住裴奕,又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大概等了十分钟,听到门外有动静,她拿起勺子装模作样的微微弯下腰,放在裴奕的唇边,只不过勺子里只有浅浅一层。

白凌菲站在门口,手向前一伸,“你进去吧,我在门口等着。当电灯泡我虽愿意,估计里面躺着的人会嫌瓦数太大。”

林白杨由衷向她说了声谢谢,缓缓推门,眼前就是这么一幕美女低胸附身喂病人的美丽画面,楚可儿绝美的侧面在窗户外透过的阳关下,更显出水芙蓉,隐约绰约多姿,她美目盼兮含情脉脉地望着病床上的人,亲手一口一口地喂着爱人吃东西,林白杨从心里发出一声感叹:你那大/奶/子快把我家裴奕给憋死了吧?!

楚可儿既没有料到过程也没有猜中结局,她认为会气得掉头就走的那个女人,居然大大咧咧地冲了进来,还顺手把门关上,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几度,甚至还去洗手间上了个厕所。林白杨冲完水,从卫生间一拐一拐地走过来,站在呆愣住的楚可儿身边,细细打量仍在沉睡的裴奕。

自绑架一事,林白杨算是彻底想明白了,做人何必如此矫情!想爱就大胆爱,该爱就放手爱,特别是,想做的时候赶紧麻溜地扒裤子啊,何必羞羞答答扭扭捏捏,闷坏了自己也憋急了对方!

裴奕睡着的俊脸带着几分无邪的单纯,略显苍白的嘴唇勾出诱人的弧线,英挺的鼻梁像古罗马的雕像深刻且挺直,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安静的躺着,上满沾着少许米糊破坏了美感。

林白杨抽出几张放在桌上的湿巾,细细擦拭睫毛上的食物。林白杨将湿巾抛进垃圾桶,转身看着楚可儿,楚可儿头一次感觉羞愧和尴尬,硬着脖子回望林白杨,以为会在她眼里看到鄙视和恼怒,结果林白杨的眼里只有平静和一丝笑意。

林白杨一向都将楚可儿视为偶像,这个女孩子倔强好强不服输,而且聪明的脑子总能出乎意料的想出一些点子、使出一些怪招化解自己的危险,不论举动是有何目的性,至少能把自己逗笑了。

所以说,个人盲目主意崇拜要不得啊!偶像也是人啊。

林白杨刻意板着脸望着楚可儿,楚可儿也一言不发表情严肃地看着林白杨,这尴尬紧张的对决被林白杨憋不住的一声轻笑给破了功,林白杨捂着肚子笑坐在病床上,又忽地站了起来,摸摸裴奕的手臂,“哎哟哟不好意思坐着二少的手臂了。”林白杨一边笑一边冲睡着的裴奕做鬼脸,“我这坐着您手臂不要紧,好歹伤在身上,那可儿给您涂的一脸米糊妆可就不行了,那太超现代意识了怕是出不了门,估计世人接受不了。”

裴奕脸上还有楚可儿不小心滴下的一大块米糊,干硬了扒在左脸上,像块丑陋的大疤破坏了整体的美。

楚可儿也瞧见了自己的杰作,噗嗤跟着笑了出来,跟着林白杨一块儿拿着病人取笑乐呵。

林白杨微微平息了笑,对楚可儿说,“出去喝一杯?”

楚可儿点点头,扶着她一并出了门,问,“怎么把自己整成残疾人士了?”

林白杨,“这现在就流行这啊,你不刚还给裴奕整个了末日丧尸装吗?”

楚可儿笑,“得!我认输!别再埋汰我了!”

男人和男人之间是不打不相识,在泥地上滚一遭,在大雨下痛打一回,在酒吧里大干一场,最终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和,成为好兄弟。这女人也一样,期初你瞧不上我,我看不起你,可互相埋汰几回,争锋对麦芒地吵上几次,最后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得,总之和男人之间是一个道理,虽成不了好友,至少也不是敌友了。

楚可儿也是个人精,见林白杨给她台阶下,自个儿就赶紧滚了下来,本就和她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自己做事又错在先,给个机会赏个面子,肯定要接下这戏折子往下唱了。

白凌菲跟在两人后面也是不禁咋舌,暗道能将裴二少制得服服帖帖,林白杨果然是有几把刷子,瞧着门内气氛不对,白凌菲都准备捋起袖子去干一场的,结果门再打开来,两个女人居然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

真可谓树敌不如树交啊。与其激烈对骂争吵,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给你面子也是给自己面子。化干戈为玉帛广善结缘才是聪明女人的做法。

白凌菲跟在后面不断点头,表示今儿又学到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