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三(上)

林白杨这一肚子的气还没有消化,就被裴奕压在身下捣鼓,现下是老羞成怒、怒容满面想打人,可一抬手胳膊都是软的,锤在裴奕的背上像**似得抚摸。

裴奕抓住林白杨的手放在唇边,细吻,“我昨晚赶到医院,一心却牵挂着你,可我手机不知道被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偷走了,打你的电话也是关机。出了什么事?”

林白杨翻身下床,穿好裙子,慢吞吞地转过来,看着裴奕横陈在床上□修长健美的四肢,“你现在确定我和曲恒枫昨晚什么都没有做吗?”

裴奕邪笑,“干过后就知道了。干净紧实而且在等待我。”

林白杨却悠悠一笑,两眼有些潮湿,“昨晚如果曲恒枫不出现,可能你今天就看不见我了。”

裴奕从床上跳起来,站在林白杨面前,屏气敛息问,“出什么事了,说!”

林白杨三言两语把昨晚遇袭的事简单描述,可裴奕听得是心惊胆战、魂不附体,呆那半响没有反应。

林白杨也是直白,挑明了说,“我觉得八成是你的莉莉妹妹做的。”

男女之间出现问题,最忌讳就是‘你不问我不说,你问了我也不说,你去问别人我还是不承认,最后闹掰了说分手了再见了才后悔’。林白杨吸取经验教训,遇到事情第一就是报备裴奕,第二就是寻求裴奕帮忙,第三便是躲到裴奕身后。

女人嘛,何必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逞强。生活又不是电视剧和小说,经不起那么多剧情折腾。

裴奕上前抱住林白杨,若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我真的很幸运,你没有出事,你还在我身边。”裴奕把头埋林白杨的发间,老老实实承认自己的错误,“莉莉出车祸撞断了左腿,从昨晚一直昏迷到今早才醒,我见她醒了立马赶过来。却不知道你昨天晚上遇到了这种事情,虽然幸亏遇到了曲恒枫,我愿意向他道声谢,但是我绝对不欢迎他再出现我们的生活中。”

“我也一样,我也不欢迎莉莉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林白杨趁机谈条件。

裴奕踌躇一下,“你的事我会派人核查,但是昨晚莉莉住院,如果真的是她主使的,那这肯定还有她的同伙。”裴奕吻了吻怀里娇艳水润的唇,“我把她当做妹妹看待,于私心来讲,她昨天出了车祸昏迷了一天,所以这事我还是偏向于不是她在搞鬼,可能另有其人。”

你个傻缺!林白杨跳起来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指着裴奕喘粗气。你妹,你妹的!莉莉水平高,段数强,技能厉害,为了制造不在现场的证据,活生生把自己整残疾了!有这份魄力这份决心这般计策的不是一般人!也不怪裴奕联想到莉莉的温柔可爱娇柔的假面,便武断的认为不是她做的。

裴奕把林白杨按回怀里,“是不是她,我会好好查实。你别激动,你不知不知道你这样子我又想弄你了。”林白杨嘴唇湿润鲜红,衬得一双眼烁烁生辉,迷得裴奕蠢蠢欲动。

林白杨不欲和野兽一般见识,拎着包要出门,打定主意了不再和裴奕攀谈一句。裴奕匆匆忙忙套好衣服,驾着车缓缓跟在林白杨身后,装作浪荡公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探出脑袋和林白杨搭讪。

“美女要去哪?”裴奕撩她,“看你一个人走在街上,小爷担心你的安全,要不上车送你一程?”

林白杨白他一眼,不理会。一眼把裴奕看得心抽得慌,满嘴又开始胡挑,“美女长得真靓,看得哥哥是迷了心窍,敢问中午有时间一起共进午餐吗?”

是吃午餐还是吃了她?林白杨快步往前走,可裴奕开车在后跟得紧。

“宝贝我心疼你腿走得疼,上车来哥哥送你去。”裴奕紧追不舍。

林白杨烦了,对着轮胎一脚踢过去,“一边去,别惹我。心疼你的莉莉妹妹去。”

裴奕把车加速往前开,忽地把方向盘打满,横在林白杨面前。下车拉住林白杨,不理会她的怨气,沉声道,“别人使出这些坏招就是为了拆散我们,如今我们怎么能中了他们的计,自己就离间了起来?”裴奕细细向她分析,“首先我不否认莉莉的行为,刚才我也只是向你解剖我的私心而已;其次这事肯定有组织有计划的,怎么就偏巧趁我不在的时候找上了你;再次,我希望圣诞节之前你能将去帝都的行程提前,”裴奕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我明天要送莉莉回意大利治疗。我不在你身边保护你,回帝都你也能避一避。”

自己女人还没有哄好,这头就要热乎乎的送罪魁祸首去意大利。林白杨心头怎一个‘怒’字了得,满脸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连道三个“好”字,推开他拔腿就往前跑。

两条腿的速度赶不上二少四个轮子的速度,不一会就被他撵上了,开了车门把她往里塞。林白杨还起劲地反抗,折腾得裴奕车都开不好,裴奕一捶方向盘,威胁,“你再扯我的手信不信我立马就在这把你给办了。”

耍脾气的惹不起心狠手辣的。林白杨蔫了,缩在椅座里看窗外。

裴奕也是心烦气躁,要不是叔叔吩咐,鬼才想送莉莉回意大利,而且听他言词之间似乎黑手党内部出现了一些纷争,需要他回去帮忙。

裴奕虽心里烦闷,但也舍不得冲林白杨发火,只得按捺心中的怒气,轻言细语的哄她,“宝贝,你才是我的好妹妹,”林白杨瞪他一眼,裴奕马上改口,“你是我的好姐姐,就饶我这一次好吗?我保证以最快的速度回帝都去接你。”

林白杨咬着唇还在摆谱。

“好姐姐,弟弟错了,”裴奕见林白杨脸色稍霁,又开始挑弄,“不仅弟弟认错了,连小弟弟也认错了。不信你摸摸。”裴奕也惯会见貌辨色,大白天的就在车上就拉着林白杨的手往自己下面探,林白杨还来不及将手缩回去,就摸到一个鼓囊硬邦之物,红着脸骂他,“上下一个样,流氓!”

裴奕伸手去摸林白杨的红唇,反击,“你上下也一样,好色!”

直把林白杨气得要跳车,裴奕赶紧搂着她的腰,“我错了,我又错了。姐姐别生气,再饶我一回。”

林白杨再也不瞅裴奕一眼,坐在车里管他在旁聒噪,我自岿然不动,裴奕伸手去晃她,林白杨都纹丝不动。那气鼓鼓敢怒不敢言的谨慎小样直把裴奕笑得在心里打颤。

裴奕这小子想到自己明天要去意大利,一段时间见不着林白杨,哪里舍得送她去店里。开着车一溜烟回了自己公寓,半拉半扯地把林白杨拽上了楼,为了安抚她,裴奕没少说好话,林白杨这也是听一半出一半,一想到自己差点变成悲剧女配,心里止不住委屈。

进了门,裴奕就开始脱衣服解皮带,吓得林白杨拔腿就跑,裴奕跟在她身后追,大笑,“爷只是去洗个澡而已,你何必那么激动。”

林白杨讪笑两声,顿住脚步目送裴奕进浴室。林白杨坐在客厅喝果汁看电视,浴室里忽然传来一阵声响,好似重物落地。

林白杨走近浴室,敲敲门,“裴奕,你没事吧?”

里面没有应答。

林白杨也知裴奕是个狡猾的货,小心谨慎地再敲敲,“裴奕,听到我说话吗?”

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声音。

现在是特殊时期,指不定哪里还会出现危险,林白杨这下也紧张了,大声问,“裴奕,你听到就应我一声。”

半响没动静,林白杨推开浴室的门进去,蓬头下的水哗哗的流,可下面站的人却不见了。林白杨转头四下张望,忽然被一个湿漉漉的身子从后面抱住了,裴奕躲在门后就等着林白杨主动送上门,他紧紧地搂住林白杨,在她耳边低声问,“是想进来和我一起洗澡吗?”

不等林白杨反抗,裴奕抱着她冲到了水流下,裙子被水打湿,显露出曲线贴在身上,看得裴奕血脉膨胀,哑着声音道,“这比脱光了看得还美。”

林白杨摸把脸上的水,反手拉扯裴奕的手臂,“你放我出去。”

“不放,”裴奕耍无聊,“死也不放,放了你就跟别人跑了,谁能再赔我一个林白杨?!”

林白杨被他反着身压在大理石墙壁上,正面贴着冰凉的瓷砖,背后被热水冲刷,冷热交加让她忍不住颤栗。

裴奕情不自禁的上下摸抚,分开她的腿挤在中间,热水顺着头发往下淌,裴奕不知是眼前的人让他目眩,还是温度让他头晕,附在林白杨的身上慢慢往下滑。

林白杨颤抖着身子,让他停下。裴奕堪堪停在了两腿中间的位置。

裴奕埋头在其中,伸出舌头搅动,忽然感到里面一阵娇颤挤推,撤了出来站直身子顶着林白杨。

林白杨哪受过这遭罪,若不是裴奕掐着她的腰,早就跪坐在地上了。裴奕伸头去亲吻她的嘴,蛊惑道“你的味道,如何?”羞得林白杨要咬断他的舌头。

箭拔弩张地挺在身后,裴奕还装作绅士,“好姐姐,弟弟求求你,就再饶一次弟弟可以吗?”

谁知道裴奕说的是哪个弟弟。没等林白杨有所回答,裴奕就开始抽捣起来,狠抽紧送了好一阵子,才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