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公子遛鸟

陷入沉睡的纪国王都,一个黑影在硕大的月盘下如鬼魅般穿梭……

“哗啦啦……”

忽的,灯火通明的齐三公子的居所处传来一声巨响,当夜轮班把守的士兵门立刻慌慌张张的全部簇拥在那扇紧闭的宫殿门前,站在众士兵最前方的领班将士对着紧闭的宫门俯身叉手,恭敬的问道:“殿下,可安好?”

四季俱寂,火把摇曳的宫殿处,不见有任何声音。

当值将军小心的猫着身子,朝里窥去,就见殿内一阵火星乱簇,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窜进暗处,当值将军立刻皱了眉,这齐国三公子是出了名的风流人物,这般尊贵的公子断不可能作出如此鬼祟的举止。当值将军心中更是紧张,又无奈不能直接闯进一探究竟,只好沉声再次问道:“殿下,可安好?”

这时,老远从长廊上奔来一青衣小童,当值将军见是公子白的伴读立刻让开一条道,“殿下,是奴木鱼,殿下可安好?”青衣小童扑倒在门上,尖着嗓子问道,小厮似从梦中惊醒,急急赶来,衣衫不整,发髻还歪在一边。

“殿下若听闻,请应一声。”

公子伴读木鱼一只手搭在门上,一只手揪着自己的衣袍,声音里已夹了明显的哭音。

见公子伴读唤了半天也唤不来公子白一句的当值将领当即做了决定:“殿下,为顾及殿下的安危,臣下要失礼打开这扇门了……”当值将领一把扯开扑在门前的公子伴读木鱼,也顾不得循礼,伸了脚就要将这紧闭的双开宫门踢开。

“安好。”

淡淡的声音从殿内传来,是公子白特有的慵懒声线。

当值的将领收了脚,仍不放心的朝里面看了看,思量了半响,突然大着胆子对里面请示道:“殿下,请容臣下开门一看。”

说话间,一个人影从门前走过,双袖一展,端端在正对门前的几榻上坐好。

殿内外静了很久,静到当值将领甚至以为公子白不会作答的时候,他的声音又从殿内传了出来:“准!”保持弯腰叉手的当值将领身体颤了颤,要是公子白安好,他冒然请进可是……当值的将领惴惴不安的伸手打开殿门。

宫门吱呀一声响,就见公子白端坐在牛油灯下,神轻气闲的翻看着几上的书简。仅仅瞥了一眼,当值将领立刻往地上重重一跪,俯身唱喝道:“请殿下恕罪。”

“请殿下恕罪。”

由他打头,铠甲落地的声音纷响,奉命保护公子白的士兵们齐齐跪倒在地,竟跪了满院。

公子伴读木鱼这时也扑飞到公子白的脚边,拂袖掩泪,口中喃喃说道:“还好公子无事,还好公子无事~~”

公子白神情未变,依然高华的不容人直视,只是……若那些人下跪的晚些,多看公子白几眼,就能看出他现下的狼狈。

公子白面容苍白,一双嘴唇失了红润,像个没有血色的冰人,他的发髻未梳,长发湿漉漉的披在他的背后,有些甚至结了冰。公子白将一腔怒火压下,不动声色的将衣领裹好,将衣袍上的腰带扶正后,才对跪着的人缓缓说道:“起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