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限制级

一眼扫过,韩依依不动声色的催下头,佯装平静的继续斟着酒,只是她的手不由颤了颤,有几滴酒不小心洒在了公子白的几面上。

那男人……怎么也会在大殿上。

韩依依想起自己改了容,心中定了几分。

这时,左侧坐塌上有一老者站出,伸手叫停了在殿上舞的更起劲的舞姬们。

“殿下,臣路经鲁地重金收获一舞姬,这舞姬不但貌美舞绝,且好内媚之术,今特带她出来,与众同僚共欢。”

一听女人好内媚之术,在场男人笑得暧昧异常,看着老者的目光也越发嘘吁起来。

公子白扯嘴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举杯敬了献美的王师敬仲一杯。

得到默许的王师敬仲立刻拍了拍手,殿中暂歇的丝竹声,悠长的尾音还未从梁上消散,就听旋律一转,十几名穿着鲜衣艳袍的女子们以众星捧月的姿态,拥着一人从殿外而来。

走到大殿中央的舞姬们如花瓣散开,一背对主蹋的娉婷身影露了出来。女子着一件水红色彩衣,上裳下裙分衣,露出纤腰上的白嫩肌肤,她人还未露脸,四周已是赞叹声不断。

哇,古代女人也能穿的如此妖艳?

一双水袖掩面,调足众人口味后,女人才将袖子一点一点落下,一张艳丽无比的美颜显露了出来。周边的舞姬们涌到她周边,女人勾人双眼直直望着主蹋上的公子白,扭动着腰肢,对他展示着高难度的舞蹈技巧。

跪在公子白背后的韩依依来了兴致,她小心抬着眼角,偷偷朝殿中央望去,眼风晃过,又不期然与坐在王师敬仲背后的少年撞了个满眼。

他是认出她来了吗?

少年眼里的狐疑越重,韩依依有些紧张。

“斟酒!”

公子白发了话,韩依依自然得伺候他。

女子身体柔的像一块海绵,她摇曳的细腰,频勾着媚眼,一步一步舞到了公子白的身边。

手中的彩色舞缎装似无意的落在公子白的脖上,女人软若无骨的倒在公子白的怀里,白花花的软肉贴着公子白的胸脯。

公子白面上露了抹实在引人探究的高深笑意。

他嚼着笑,慢悠悠歪了歪身子,一手撑着头,一手品着酒,像看一出看好戏般,笑望着扑在他身上的女人,使劲各种方法挑逗着他。

哇塞,活色生香的现场秀,不看可就亏了。

韩依依倒酒的速度慢了下来,一双眼不断向上偷瞟着。

女子倒在公子白怀里,眼勾着公子白的眼,手似有似无的抹过公子白的俊脸,身体还似蛇一般不断在他身上扭着。

她是哪痒?

看的起劲的韩依依,没注意手中倒酒的酒盅已不出了水了。

公子白荡在嘴边的笑容不断扩大,他斜睨着倒在他身上的女人,垂下的眼瞳一道冷色快速划过,只有两人能看见的角度,女人不自觉打了冷颤,魅惑的动作兀自停了下来。

公子白仿佛来了兴致,他落了杯,一只手大刺刺滑进女人的衣襟里,揉弄着高耸的胸部,女人面色潮红,哼哼唧唧的呻吟声不断从她口中而出,主位坐塌上的气氛一时火热香艳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