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柳魅儿千祈祷万祈祷之下,回老宅的日子还是近在眼前了。行李都已经打包好,段临风也已经把手里的工作交接好。

“怎么了?你不是很喜欢老宅的吗?为什么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段临风一直观察着柳魅儿的情绪,这几天她的情绪越来越低落。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好些,还有就是每晚的欢爱,她都极尽的热情,和以前真的是大不相同。

段临风实在想不通她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最终只能猜测,她是有什么心事。可是会有什么心事?柳魅儿能够烦恼的事他都一一的过滤,柳尚旭最近身体相当的好。

退休在家养老,每天不是到广场上跟其他老人打打太极,就是到敬老院跟老人们下下棋。日子过得也相当的满足,没烦没恼的。

所以她应该不是因为柳尚旭的事而烦恼,至于他的公司。前段时间他的公司因为出了点事,柳魅儿跟着他担心,也整天心事重重的。

可是公司的危机基本处理好了啊!她这又是为什么?他没问,知道她想说就说了,不想说问也问不出什么来。或许是什么心结,让她自己平静下,也许就过去了。

“没有,我好喜欢老宅,能回去我很开心。”柳魅儿对他笑了笑,然后窝在他的怀里。或许今天是她最后一次抱段临风了,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好啦!别撒娇了,先松开我,我要开车。”段临风见她在他胸膛撒娇的蹭来蹭去,心情也好了。抱着她拍拍她的背,他们该走了。

“相公,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柳魅儿突然仰起脸,大眼睛祈求的看着他。

“傻丫头,有什么事说,说什么求不求的。”段临风摸了摸她的头,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在滋生。

“你就让我抱着好不好?就像我第一次坐车的时候那样。”柳魅儿再次抱着他的腰,右脸颊贴在他的心口上:“好不好?”

“好。”一会要上高速的,这样……没关系啦!反正他车技好。小丫头心里不舒服,让她抱抱。

柳魅儿没有再说话,车已启动,一步步朝老宅驶去。一步步靠近老宅,就一步步靠近她离开段临风身边的时间。

也许是段临风的怀抱太温暖了,柳魅儿就这么睡了一路。直到一个急刹车,柳魅儿被晃醒。迷迷瞪瞪的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抬头看到段临风紧绷的脸庞。

“怎么了?”还在迷糊当中。

“有埋伏。”段临风紧紧抿着唇,四周看了看。为了能够快速的回到老宅,让柳魅儿的心情好一点。他选择了一条刚刚建好的高速公路,目前还没有车辆上路。

没想到有心人居然就堵在了这里,这一带到处都是荒地,又是刚刚开发,自然是没有信号塔之类的东西。手机进来根本半个信号都没有,现在想求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这么些个人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当然可以搞定,但是带着柳魅儿,他就不敢保证了。看着柳魅儿迷迷糊糊的样子,他抱紧她。

“魅儿,待在车上,哪都别去,等我回来。”然后,他就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相公,你要去哪里?”情急之下,柳魅儿也要跟去。却发现车门被段临风锁住了,怎么办?他们会不会伤害相公?

不会的!不会的!鲁赛·肯恩说过,他只是要她跟他走而已,他不会伤害相公的。

柳魅儿急的什么样,段临风已经走到拦住他们的十几个人当中。那些人每人骑着一辆摩托赛车,车子引擎大得惊人。呜呜呜的响着,然后围着段临风圈圈转。最后都停下来,一个个拿着铁棍朝着段临风走开。

然后他们就打在了一起,一个人拿着铁棍就朝段临风打来。柳魅儿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段临风却一个低头躲了过去。然后抓着那根铁棍,一脚踹到那人的肚子上。

那个人松开铁棍立刻向后飞起,狠狠地摔在几米外的柏油路上,摔得尘土飞扬的,那叫一个惨。那人在地上滚了两圈,然后就没动静了,似乎晕了过去。

段临风手里有了武器,威武非常的迎上那些人。铁棍加双脚,打的那帮人落花流水,一个个滚在地上哭爹喊娘的。谁知倒下一拨又来一拨,倒不是对付不了,只是担心他们还有后招。

要是他们人太多,他还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应付的来。段临风跟十几个人纠缠在一起,铁棍耍的跟孙悟空的金箍棒似的,这个倒下。突然……

段临风开来的汽车嘭一声,整个车炸的面目全非,火光冲天。段临风顷刻就红了眼睛,正要冲过去。后背一痛,他被人从身后袭击了。

然后二十几个人迅速把段临风围住,不准他过去。段临风似乎没感觉到痛一样,站在那,眼睛血红,火苗瞬间就烧到了全身。他大吼一声,冲向他们。

“我让你们陪葬。”柳魅儿还在那车里,这会儿能完好无损已经不可能,段临风也不过去了,冲杀着窜过去。一棍下去,人就到在地上,七窍流血,再也起不来。

“相公!”突然听到柳魅儿的声音,段临风马上什么火都没了。围绕在他周身火苗也渐渐灭了下去,他转过身,柳魅儿就在他不远处站着,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魅儿!你没事吗?”就要冲上去,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柳魅儿的脖子上,段临风生生停下脚步,大掌攥的咯吱直响。

鲁赛·肯恩弯了弯嘴角,蓝眸对上段临风的火眸,还真是相生相克啊!

“段大总裁,久仰大名,真是幸会啊!”

“你是谁?到底要干什么?放了我太太。”段临风的心一阵阵的抽痛着,魅儿,他的魅儿一定很害怕。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她怎么承受?

“你太太?呵呵!是啊!你太太,不过从今天起就不是了。她会跟着我,跟我走。”鲁赛·肯恩手一抬,匕首挑起柳魅儿的下巴,柳魅儿被迫抬起头。

“你别动她,你到底想怎么……”话没说完,腿上一痛,他双膝跪在了地上。然后就是铁棍落在身上的痛,段临风闷哼,痛的

俊脸扭曲。

“住手,住手!你说过不伤害他的,你答应过我的。你让他们住手,住手!相公,你还手啊!你别管我了,你还手……相公……”柳魅儿拉着鲁赛·肯恩的衣服晃着他,让他放手。

“可以啊!放了他可以,你……去告诉他,你自愿跟我走,去!”鲁赛·肯恩抬起手,那帮人立刻住手。他也拿掉放在柳魅儿下巴下的匕首,柳魅儿突然的窜了出去。

“相公,你怎么样?怎么样了?”柳魅儿满脸泪水的扶起段临风,段临风却突然推开她。

“相公……”柳魅儿坐在了地上,难以置信的看着段临风。相公推她?为什么?

“你早就知道?你跟他是一伙的?你早就知道今天会有埋伏对不对?”段临风歇斯底里的咆哮,他不能忽略,她刚刚那一声:你说过不伤害他的,你答应过我的。这说明什么?很明显他们认识,还很熟。

再看鲁赛·肯恩,一点都没有伤害她的样子。所以段临风疯了,他想杀人。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居然帮着别人来对付他。他恨!他好恨!现在完全的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爱过他。

又或者是,一开始她就是放在他身边的定时炸弹。随时随地都可能在他身边爆炸,还让他避无可避,一旦爆炸,终归粉身碎骨。

“相公,对不起!我……我必须跟他走。你,你原谅我,对不起我骗了你。”柳魅儿坐在那,哭得好不伤心。其实她不想走啊!她怎么会想走,她根本不想跟鲁赛·肯恩走,不想啊!

“那你就走啊!你在这哭什么?柳魅儿,你真虚伪,呵呵……呵呵呵……我真傻,我早该知道,早该明白。都是你做的,是你,一直都是你在我身边,窃取了内部资料。柳魅儿,你真行!我也认了,你走,走啊!”段临风又推了她一把,柳魅儿摔倒在地,膝盖摔出了血,她也没感觉。

“相公,对不起……对不起……”重复着这句话,柳魅儿慢慢站起来,转身,迈开脚步,一步步走向鲁赛·肯恩。

泪水怎么都停止不了,心口揪着痛,揪的她呼吸困难,就要窒息。她抓着胸口的衣服,想要止住那痛的无法呼吸的感觉,但最终也是徒劳而已。柳魅儿觉得自己都轻飘飘的,意识相当的混沌,她甚至有种,灵魂被抽出的感觉。

“魅儿……别……别走,不要离开我。我不怪你了,你别走。”段临风不顾伤痛突然的从身后抱住她,大手紧紧圈住她,任泪水滑落在柳魅儿的颈间。

“相公,对不起……我……我必须跟他走。我,我喜欢的是他,我只是……只是到你身边做卧底的。我……他答应我不会伤害你,不会再攻击你的公司。”柳魅儿挣开他,又往前走。

“不!你骗我,你怎么会喜欢他?你骗我!你是在帮我对不对?魅儿,别糊涂,他根本就奈何不了我,我一直以来根本就是装,我就是想引出幕后黑手而已,魅儿,跟我回去,你不要被他骗了。”段临风掰过她的身体,一字一句认真的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