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煌穿上衣服,然后出了门,看了看门外的两个侍女,长的都不错。不过今天后,她们其中的一个就该不在了。

“你跟我来。”邪煌看了一个侍女一眼,那侍女称是后低着头跟上他。表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可是心里却是开心的。一般来说被他点中的侍女,都是要伺候他的。她听说,凡是被他点过名的侍女,都会给一笔巨款,让她回家。太好了,她可以拿着大把的钱回乡下了。

“你叫什么名字?”

“邪煌大人,奴婢吕莫言。”

“脱衣服吧!明天我会给你一千万,你可以回家。”邪煌的口气有些无奈,他开始脱衣服。吕莫言羞羞的褪着衣服,心里无比震惊。只是陪他一晚,一千万?天哪!邪煌就是邪煌,真的太有钱了。

吕莫言走到邪煌面前,邪煌抱起她,大床上两个人可劲缠绵。

事后,邪煌让人给昏迷不醒女人灌下了避孕药,然后写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放在女人旁边。

邪煌这是想把自己累坏,再也不用想这种事。他是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这么要了魅儿。到时候他定会杀了自己,宁愿一辈子只能看着她,也不能让她有危险啊!

回到柳魅儿的房间,解开她的穴道,柳魅儿很快睁开眼睛。看到邪煌,她微笑着坐起来。

“小煌煌,你怎么又没睡?看你憔悴的,为什么我一睡觉你就一定要看着我啊?”柳魅儿倒在邪煌的胸膛上,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陌生。按理说,他们已经在一起好几年了,为什么她会对他很陌生呢?很奇怪的感觉。

不过这还不算最奇怪,最最奇怪的是,自己脑子里一直有另一个男人的存在。这个男人,她看不清他的脸,总有很亮很亮的光在他脸上照着。所以她一直看不到他的脸,但是她很肯定这个

人不是邪煌。邪煌身上有着邪恶的气息,妖魅的味道。但是这个人的身上却是很可怕的气息,很霸道的味道。

柳魅儿每次想到他,梦到他,心里都有种怕怕的感觉,隐隐带着点心疼。总觉得自己应该见一见他,可是又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或许,那个人在地面上?

柳魅儿一觉睡了两天两夜,邪煌怎么喊她都醒不过来。他很奇怪,柳魅儿真的是太累了吗?她的脸色很不好,暗沉沉的,不像以前那么神采奕奕了。他知道那是因为长期见不到天日和太阳的原因,看来这样不行,他必须找机会让柳魅儿出去转转。地下黑市的最北边是片山林,那里有青山绿水,还有个大瀑布。那么就从哪里开一个通道吧!带她在山林里住几日再回来。

不知不觉的,柳魅儿已经失踪五个月了。今天秋燕突然肚子痛,段临东吓得半死,赶紧给晓瑞打了电话。实在太突然,秋燕根本等不到医院了,只好在家里生。肚子一下下痛着,秋燕痛的直皱眉头,痛的眼泪不停的流。段临东心疼的帮她擦眼泪,抱着她给她力量。

“燕儿,加油!我在你身边呢!用力,深呼吸。”其实他哪懂啊!耳朵上带着耳机,邵晓瑞告诉他要怎么做,他就怎么做。其实他也做不了什么,只能不断的鼓励她而已。

其实在秋燕看来,有他在身边,她就有动力。深呼吸下就用力一下,肚子痛的厉害,痛的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但是听到段临东在耳边的鼓励,她就又有了力气。再次深呼吸,在用力。终于,一声啼哭证实,秋燕的宝宝出生了。

邵晓瑞带着妇产科医生来到段临东家的时候,刚进门就听到婴儿的啼哭声。他正好赶来给孩子剪脐带,秋燕已经虚脱了,然后晕了过去。段临东一身的汗,也虚脱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是还没缓过来劲,妇产科医生的一句话

让他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

“邵医生,不好了。产妇产后大出血,要尽快送往医院,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什么?怎么会这样?”段临东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时间都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别愣着了,赶紧抱着上车。幸好我们开着救护车来的,车上有设备,快点!”邵晓瑞也严肃起来,赶紧催促楞掉的段临东。

“哦哦哦!”段临东赶紧抱起秋燕,救护车呼啸着赶往医院。邵晓瑞和那个妇产科医生,外加一个护士在车上给秋燕止血。无非就是给子宫做按摩刺激子宫收缩,还有使用宫缩剂,用无菌纱布填塞止血。

经过大家的努力,秋燕安安全全的到达医院。为了以防万一,医生又给秋燕做了精确的检查。确定一切都好的情况下,大家才松了口气。秋燕生的是的小女生,体型较大,有九斤那么重。这个是造成秋燕大出血的原因,段临东坐在床边抱着他的女儿。眉头一直皱着,这小娃娃皱皱巴巴的,真丑!

“你有去做DNA吗?”秋燕看了他好半天了,自己心里沉沉的,如果她不是段临东的孩子。她会立刻跟他分手的,不会拖累他。

“不用做,她就是我的女儿,他看她多像我。”段临东撇撇嘴,其实他根本看不出来到底像谁。

“你怎么看的啊?明明像我。还是做吧!躲不掉的。”秋燕叹了口气,知道他在怕什么,人之常情嘛!

“我已经让晓瑞做了,等一下就有结果。秋燕,我跟你保证,她就是我的孩子。不信你就等着,等着满月后立刻嫁给我吧!咱们就满月酒和婚礼一起办。”段临东一只手抱着女儿,一只手捧着她的脸嘴巴亲了上去。不过总有不识趣的来打扰,病房门口凯恩领着自家大着肚子的小兔儿站在那,故意的咳得很响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