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你看这样好不好?段老师的课呢!还有五节,我这个名额让给你。当然了,你得付给我五节课的钱,回头我跟校长说说,让你顶替我。”

“真的吗?哎呦!同学,实在太感谢你了。”风也静目的达到,心里乐开了花。快速的去了校长室,办好了手续,风也静付给了男同学一笔可观的钱。那些是她一个月的生活费,看来她这个月要一直吃方便面了。

回到人体艺术教室外,她敲了敲门。

“请进。”段临玉温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风也静赶紧把学生牌戴在脖子上。然后推门进去,所有的人都没看清她的长相呢!她九十度的一个鞠躬,头发全都跑到了前面,搞得像个女鬼。

“对不起老师,我迟到了。”然后抬起头,扒拉了几下头发,露出小巧可爱的脸。段临玉听到她的声音,手抖了一下,粉笔掉在地上。一秒钟恢复状态,捡起地上的粉笔。

“这位同学,我都上课十分钟了,你才来,下次迟到的话就别进来了,去座位上坐好。”段临玉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只是以一个老师的姿态教训了她一句。

“老师,我刚刚报这个班,刚刚办好手续,刚刚从校长室出来,刚刚知道您已经开始上课了。”四个刚刚说的段临玉一时没有话语反驳,风也静委屈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低着头乖乖的来到班上唯一一个空座上。

“喂!这个位子是赵鹏飞的,你坐在这里干什么?”旁边的一个男生质问他。

风也静看着他:“赵鹏飞退班了,所以我才能进来。”说完就转回头,打开课本准备开始听课。

段临玉只是稍微瞄了一眼她,然后继续上课:“好,我们继续上课。刚刚说了形体礼仪,形体礼仪就是一种自身的修炼。人们在各种社会场合和工作场合,为了互相尊重,也是人们比较认可的一种规范。形体礼仪呢应该包括谈吐、举止、服饰、行为、形态、仪表等各个方面。我们先来说这个谈吐……”

一个半小时后,段临玉的课结束。他刚说下课,蜂蜂蝶蝶的书包都不收就串到讲台上去,缠着段临玉问这问那。段临玉好脾气的一一回答,脸上一直保持着得体优雅的微笑。女孩们一个个花痴的红着脸,她看到那这个女孩子,每个人都穿的花枝招展的,甚至有人把胸前使劲的往下拉,露出半个球。

风也静忍无可忍的闭了闭眼睛,一团怒火直烧头顶。如同一只愤怒的小鸟,窜到段临玉面前。一个个女孩被她

扔出教室,然后胖揍一顿。

“你这是做什么?当着老师的面殴打学生?”段临玉半抱着膀子,嘴角勾起。

“段临玉!我发现,你可真够贱的。你简直……简直……跟牛郎一样,哼!不知自爱!”风也静气得双目通红,推了他一把,然后迅速逃开。

段临玉站在那,直到那小小的背影再也看不到。他眯了眯眼睛,疯丫头长脾气了,居然敢骂他是牛郎?不过……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地上被打的爬不起来女孩们,自己是不是得改改这来者不拒的个性了?至少他的学生不行对不?

第二天依然如此,风也静来上课,把靠近他身边的莺莺燕燕都打趴下。但是有件事非常奇怪的,她打了人。打了学生,居然没有教导主任或者教官来找她谈话,好生奇怪。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更好。没人找她麻烦,那她就好好的教训这帮子不知自爱的女孩们,让她们知难而退。不要再做这种无谓的举动,让她们都远远的离开段临玉的身边。

事情也如她想的,女孩们不敢再接近段临玉,至少风也静在的时候,她们是有多远躲多远。

但是风也静千防万防防不住啊!还是有这个女孩成功越过她跟段临玉开了房,听说是的处。第二天,风也静知道后,火冒三丈,把那女人打成重伤。警告她,再敢接近他,定要让她被轮。女孩连连点头,再也不敢出现,听说因为害怕退学了。

风也静是课也不上了,整天在段临玉身边转悠,不准女人接近他。段临玉血气方刚的,哪里能忍受长时间没有女人?但是这个疯丫头,总是坏他好事,他现在是一个女人都约不出来,所有的人闻风丧胆的啊!不是说大家都怕风也静。风也静不过就是个会点拳脚功夫大女孩,怕她还不至于。

这一切的来源也怪段临玉,因为除了风也静自己,所有的人都知道,就是因为有段临玉的保护,风也静恶劣打人没有被学校处罚,甚至门门挂科都能继续修学分。

段临玉找女人,风也静打女人,段临玉为风也静处理后果,让她不受处罚。说说看,这样的情况谁还敢去当段临玉的床伴啊!他们这,分明就是耍着他们玩嘛!甚至有些人怀疑,他们是不是一对,这是他们之间玩的小情调?

段临玉那个悔啊!肠子都青了。段临玉再好的脾气也爆发了。他找到风也静,恶狠狠的质问她到底想干什么?

风也静嬉皮笑脸的表白:“哎呦!人家这不是喜欢你吗?你要是

……要是真的很难过,我可以……可以给你啦!”风也静拉着他的手摇啊摇,段临玉怔怔地看了她好久,然后突然笑了出来。

段临玉抱住她:“疯丫头,不要以为我真的是来者不拒,你,省省吧!下辈子我也不会上你。”说完段临玉就放开抱着她的手。

他说了什么?未成年?她风也静此生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是未成年。一个个的都什么眼神?她不就是她不就是长了张娃娃脸,个子小点吗?他凭什么说她是未成年?他有看过她的身材吗?他有摸过她吗?什么都没对她干,凭什么就断定她是未成年?

风也静被激怒了,小宇宙蓄势待发。哼!就让你看看她是不是未成年,左右看了看。门边立着一个棒球棍,那是她花大价钱买的,她的偶像达比修有用过的。她抄起棒球棍,趁着段临玉没注意,一棒子打在他的后劲。手上力道恰到好处,能把他打晕,又不会让他有什么后遗症。

“你……疯……”两眼一闭直直的倒在地上,风也静得意的挑挑眉,今天让她做一回女王,她一定要办了他。

日上三竿之时,段临玉悠悠转醒。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去揉脖子,痛的要命。靠!这个疯丫头,不就是说她句未成年吗?干嘛打人啊?再然后他坐了起来,觉得哪里不对,低头一看。他倒抽一口凉气,自己一丝不挂,而且……段临玉眯了眯眼睛看着自己的腿间,那里……红红的,有干涸的血迹,难道……

段临玉猛的转了个头,风也静同样一丝不挂的躺在他的身边。

“玉,早啊!”风也静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她此时正坐在那儿,从身后抱着他的腰,身体和脸颊都贴着他的背。

段临玉颤了颤身体,然后又放松,转了下身看着风也静:“你这是何苦?说你是疯丫头,你还真疯给我看。世上好男人多的是,何必这样糟蹋自己?”

“我哪有糟蹋自己?世上有多少女人愿意无条件的吧身体给你你知道吗?玉,我喜欢你的,我想做你的女人。我这么做虽然是一时冲动,但我绝不后悔。”风也静靠在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怎么都不愿放手。段临玉更凌乱了,不推开她也不抱她。但是风也静已经知足了,至少他没有推开她。

可是段临玉接下来说的话,让她的心差点碎成玻璃渣。

“你该明白,我不会喜欢你的,所以,以后,离我远远的。”段临玉说完起身穿衣服,然后看都不再看她一眼,离开风也静的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