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里的那些破事儿

“当年,你们的爸爸把小欢的爸爸轧死了。”

史根的妈妈,我心中皇后般的女人,一个可以说是救过我生命的贵人!虽然把她说成我的再生父母有些为过,但是心底里,多么希望我能够有着这样的母亲!

她激动地说出了尘封已久的故事。

在场的人都被她的话语惊呆了。

我和史根不愧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同时发出“啊!”的最强音,此时此刻,彼此心中都感到强烈的共鸣,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是血统在做怪,不是你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当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突然光顾到这样的亲情面前,就会得出同样的结果。正象两个亲兄弟在家里闹别扭,有外人冲进来进行骚扰,两个正在大打出手的亲弟兄,就会马上调整枪口,一致对外,当把敌人赶出家门时,两兄弟累得腿脚都不好使唤了,自然就忘记刚刚的敌对情绪,重新言好。

我们俩个首先都意识到了,小欢骗走的三千万,就象一场洪水过后的村庄,再也回复不到从前的模样了。对于一条生命来说,用多少钱都是无法买来的。不管他是多么尊贵还是贫贱。

震惊只是短暂的,而庆幸却是长久的。

小欢不知道用什么高招把史根的三千万转走了,无论从个人情感上还是从道义上,我都绝对支持小欢的行为,庆幸她那么容易就得手。

这是为小欢而值得庆幸的所在。另一个庆幸却是为了自己。在那个关键节点上,我没有冲动上了小欢,保住了最原始的伦理,这也可能是冥冥之中有神灵的关照,要不,在那种迷惑下,一个成年而又健康的男子,怎么会做出这样不可思议的怪事?

“那小欢是早有预谋了?”

史根还是穷追不舍,他可不是好说话之人,在金钱面前,阎王老子都得乖乖退居二线。别人的生命又对他何干?

“史根,你不要把人都往坏处想,这件事她压根就不知道,能够出现如今的结果,还不是你给逼出来的,人家和你是明媒正娶,想要离婚也是正当要求,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她去法院起诉,你必须得分一半的家产给人家。”

史根的母亲有着大义灭亲的胸怀,我听了她的话语,内心又多了一份敬佩。同时,内心对她又多了一层亲近。

“凭什么?有能耐她只管去起诉,看她能够拿到一分钱,我就不姓史!”

史根又来劲头了,把刚刚的故事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好像法院是他开的,他就是法律!

“你可别仗势欺人,如果我把你的举止向你爸爸汇报,看他怎么教训你!”

听她的口气,我的爸爸还是个有着正义感之人,官都做到这个地步了,还能那么体恤民意。虽然当时他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如果以大欺小,小欢的母亲是个弱势群体,也只能逆来顺受。这个例子相信不用我来举出来,大家早有耳闻。不管在远古还是在当今。

“我就不信,我爸会向着外人!”

史根,我的亲哥哥,如果没有那条废腿拖着,他一定能够飞上天去。因为他有着爸爸的撑腰,做出任何不可想像之事,都是可以理解的。突然感觉,有了这样权贵的父亲,从此以后,不知道是祸还是福。我会不会变化,成为第二个史根。

“向着亲也得向着礼!在真理面前,任何关系都变得无足轻重。”史根的母亲说到这里,突然冲我这边看了看,身旁的瘦猴马上觉察起来,立即跑过来,给我解开绳索,嘴里还不断地道着歉。

求月票、求收藏、求、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