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六

她会不会特异功能,我不是很清楚,只是朦胧觉得,我想要干些什么,都不必用嘴巴说出来,她已经用实际行动展示在我的面前了。难道八百年前,她真就是我身上一块肉吗?如果真是那样,她一定会是我的心肝。

当天看到董欣,只有我们俩个独处一室,我就有着很强烈的冲动,想要拥她入怀,以疗治内心的忧伤。这就是一见钟情吗?如果在大街上,对一个迎面走来的女孩,突然有了这种最美妙的感觉,会不会做出大胆的举动?那么人类的文明跑到哪里去了?难道也要来个乾坤大转移吗?突然穿越到了原始状态,可以自由自在的追逐所爱!不过,当爱已成往事的时候,还是愿意再一次穿越回来,说实话,在当今社会做一个小小平民要比在远古做个皇上还要幸福。当然,皇上只要一个项目是永远比不了的。

董欣看懂了的时候,只是微笑着对待着我的一切,来了个半推半就的感觉,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讲,可是具有绝对的杀伤力,不会比州际导弹弱多少。

我没有勇气去实现内心的愿望,那要归罪于我的往前岁月,它规矩了我的冲动,万事只有求稳,不能越过雷池半步,这种思维模式已经深深定格了,无法再有突破性的改变,也许另一种更加优越的生活长时间的熏陶,可能把我重新打造,那只是遥远的未来,可是,现在,我还是个老样子,虽然身份有着翻天覆地的转变,可是,内心世界还是那个老样子,看来只有时间的魔力才能让我达到身心的统一,我极其期待着那一天早日到来。

美梦人人都可以有,那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享受,毕竟最终还要活在现实里,面对可人的董欣,我只是用火辣的眼神盯着她,当人家把热情奔放的目前对准我时,我又做了一回猥琐的逃兵。我的内心很矛盾,想要她主动,又惧怕她主动,想要自己勇敢一些,又惧怕勇敢过后的责任,至于她嘴里说着什么,我是一个字也没有听清楚。我的耳朵成为一种摆设。

时间就这样迅速飞过,转眼三天过去了。我的心里再也没有别人,什么小欢,什么方爰,她们是哪方神灵,已经不重要了,而董欣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象放慢了速度的影像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滚动。

给我开车的是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的名字很好玩,叫做魏央,比我小几岁,但是,人家都搞过好几个对象了,而且每个都是得手以后才甩开,在这方面有着很老到的经验,他是个自来熟的家伙,很快就把谈话的主题定格在我关心的层面上来,他跟我说着自己对女人的看法,怎样才能够泡到心满意足的女性,说简单了,就是一个字:快。看得快,下手也要快。通往女人心扉之捷径就是阴-道,只要能够顺利打通关节,踏上正确道路,女人的心扉就会自然向你敞开。

我有些蠢蠢欲动,脑子里想像着董欣对我的态度,觉得来个霸王硬上弓,她一定不会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