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里的那些破事儿

正在我思来想去,一队人马从我和方爰之间强行挤过,他们难道长着第三只眼睛,能够在如此黑暗的境界里看清我和方爰是真心相恋的爱人?此处的环境是不允许相恋的人生存的!方爰大声喊叫也不起作用,那么卖力绝对不亚于她的第一次,最后竟然松开了双手,难道这股力量是出于天力?不可抗拒?它能够把相恋的女人的紧握之手强行分开!我有些茫然,不知道是喜还是忧,也许问题出自于我的身上,两个人如果拧成一股力道,相信再大的外力也不会把我们有效的分开。这时,一股香气冲进我的鼻孔,我的鼻腔能够在这样杂乱的环境中分辨清楚,真可谓有着猎狗的血统!相信我的前世一定是个名贵的猎犬,对各种女人香都能很轻松的捕获。有个软绵绵的躯体象条巨蟒一样缠住了我,我的小弟弟首先发觉了,一定是个异性!我也不客气,反正彼此都看不清脸面,送上门来的买卖还不要,那不成了傻子!我可不是近亲结婚,连父母都无法认识,何况他们彼此呢?一定相距十万八千里,就是八杆子打不到的亲戚也不会沾上一点点血腥。

我双手环住她的腰身,闻着她身上幽幽的体香,神情早已经陶醉。那个女孩把嘴巴凑到我的耳边,不断地哈着热气,她是不是在检验我的耳力?我有些不能自持,不用等听到哨音,宝剑就拨出鞘来,来个一剑定乾坤。

其实,在那么吵杂的环境里,哨音根本就是聋子的耳朵,那是虚设。色-情男女们,没有一对是找错对象的,来的都是成双成对,不会跑单,没有眼睛,就是单靠第六感官,也不会搞错,除非是真正的同性恋者,不过,来的都是相识者,都知根知底,所以这个简单问题根本就不用考虑。

大家放开神经大闹着,噪音能把房盖儿掀开一道缝儿,如果人类文明能把嗓音加以采纳,相信不久的原子弹就会光荣地退居二线。

尽管屋子里的空气调解系统很先进,可以达到专业水准,还是送不够新鲜空气,我是感觉到了压抑,是出于激动还是氧气不足导致的,那只有去问某些专家了,相信只有他们的言论才是最权威的!只不过没有一个人理会这些小事,鼻子里冲进肾上腺素的气体,会更加刺激敏感神经,达到伟哥的药效。我真有了灵感,传说中的伟哥那么神奇,是不是从这些气体当中提炼的?如果当真,那就对头了,取之于本体,然后再重新作用于本体,才是最天然的!当然这和猪吃猪肉是两回事。

所谓提炼,就是一种升华,不能简单地去这样做贱。不象现在的食品,都来自于农药与化肥,作用于人体之后,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可怕后果。如果不用呢,地面就不会很好地配合,长不出庄稼,只会有野草,虫子也没有了有效的约束力,它们会在人类之前享用那些劳动果实。

求月票、求收藏、求、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