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里的那些破事儿

这时,医院的救护车开来了,车警声还在响着:“完了,完了,完了。”所长马上迎出门,把医护人员请进来。

小欢双手搀扶着我,我改变了主意,向她说道:“我没事,我不去医院。我一个苦命之人,没有那么娇贵,就是想去死,也无法做到,因为我还买不起墓穴,也许以后永远都买不起,因为它会不停地涨价!”

小欢的气愤还没有出尽,好象对那个临时工说的似的:“为什么不去,你在医院里住着,想什么时候出院,就什么时候出院,反正有人出住院费。”

那个临时工马上反应过来,从地上爬起来,也上前要搀扶我,我把脸转向一边,身子也躲开了那双肮脏的手,他也没感到尴尬,好象逆来顺受已经成为习惯,感觉到,他的脸上浮起温顺的表情,嘴里还在请求着:“你就放心住院,想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

我听了他的话,不知道哪来的火气,大声骂道:“放你奶的狗臭屁,把我当成你了,我不住院,你的钱我还赚晦气!”

临时工把可怜虫般的目光投向了所长,所长也没有让他过于难堪,接过话茬儿,向我说着:“都是所里出钱,你就放心去养病吧。”

我一听,更加气愤,好吧,私人打人,公家出钱,那还要不要纳税人的命了?不过,面对所长,我还是有那么几分原始的恐惧,没有顶撞。

所长也到了我的面前,双手搀扶着,这时,医护人员也把担架抬过来,我一听那车警声还在叫着:“完了完了完了。”虽然我不信那套乱七八糟的东西,此时此刻,听着多少有些不顺耳,就做出平生最坚决的执著来,冲着她们说道:“我说过,我不去医院。”

说完以后,感觉心中特有成就感,我一个小人物,也有扬眉吐气的一天!

所长见我很坚定的样子,知道我身体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好让医护人员撤出去,走到我的面前,小声地说:“你先回去,等待我们的安排,我要请示领导,给你赔偿,还要给这个临时工做一个最严厉的惩处!”

小欢马上说道:“必须开除他,不然,我们不会放过他的!”

那个临时工又跪倒在小欢的面前,一个劲的磕头,嘴里也不知道念叨什么。

“好吧,就这样,我派车送你们回去。”所长想要速战速决,在派出所闹的时间长了,会不会引来记者,那真不好说。

求月票、求收藏、求、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