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

九人睡觉,有五个都响起了呼噜声,大白天的,把觉都消耗完了,到了夜静更深之时,难道他们还要**?

我又想起在学校的时候,同寝室里有八个人,处得和亲兄弟一般,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秘密,每天都会交流到深夜,把自己多年的经历,如竹筒子倒豆子一样,毫无保留地奉献给大家,现在想起来,还真有些留恋。

他们也没有个电话,个人都在忙前程,只是剩下我们三个人,苦苦挣扎在饥饿的边缘。现在道是好了,一个住进了医院,我们俩个却要同温以往的故事,只是失去了自由,象蹲在了大牢里,还要认人宰割。

我咬牙切齿起来,恨不能把方明从上铺拽下来,狠狠揍他一顿!

他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和我差不多,只是比我要幸运,父母双全,听说还有个妹妹,看到他的俊美的长像,估计他的妹子也不会差到哪里,那时候也没有那么多的邪心眼,没有仔细询问他妹妹的情况,如果岁数不是很小,介绍给我当老婆,也可以把他的欠帐一笔勾销,我们自然就成了亲戚,那不是好上加好!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上铺的床板,仿佛觉得那上面躺着的人就是我的大舅哥儿,恨意消去不少,希望把方明弄醒,和他亲热地谈谈心,话话家常里短,象农村老娘们那样,把问题说到人的骨头缝隙里。

我想象着他妹子的形象,长着一双会勾人的眼睛,高高的鼻翼,象林志玲那样挺着,无论从正面看还是侧面看,都给人以清爽之感,关键是那张厚薄相应的嘴巴,红润而细嫩,只要轻轻吸吮一下,就会渗出水来,那才是人间最解渴之源泉。

我的思维是跳跃似的,想到美好的一面,必然会想到相对的另一面,在农村,贫穷的家庭都养不住十八岁的大姑娘,她会不会过早就许配给人家了,收了人家的彩礼,对了,方明正在念大学,他的学费会不会是这上面出的钱?重男轻女的恶习是永远改变不了的,用女儿出嫁的钱供儿子读书立业不是件光宗耀祖之事吗!

我翻了个身,强迫自己不要再往下折磨自己,又想起了小欢,此时此刻,她会躺在谁的怀抱里?她那么娇小玲珑,人见人爱的样子,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所以,白天的生活,她应该会过得很充实,不知道她自己是否意识到,好好把握。

我对小欢又多了一层依恋和不舍,还想着人家要好好把握,自己都没有把握好,小欢在身边呆了那么久,竟然还是个黄花闺女进城里,这不得不怪罪自己的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