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里的那些破事儿

小欢摆下了接风酒宴,为我和方明压惊。她说李伟也想来,只不过没让他动身,再过一段日子就可以出院,为了保险起见,不能拔苗助长,养好了伤兄弟再述旧,也不晚啊!

我不是特别想见李伟,心里总有一翻别扭,几次都安慰自己,李伟是好同学加好朋友,不能因为小欢的介入,就影响了以往的交情。

都说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虽然用在我们之间不是很适合,但是,也马马虎虎过的去,多多少少还是可以意思一下吧。

李伟除了**,别的缺点真就不伤大雅,单纯从做朋友方面来讲,他还是很够格的,在这种层面上,要比方明强多了,人无完人,不能总盯着人家的缺点,这样才会有长久的朋友!

人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心中那道坎过去了,就会理顺复杂的关系。本来朋友就少,又没有亲戚,如此发展下去,不就成为孤家寡人?

孤家寡人是用来形容皇帝的,我可是背不起,份量太重了,本来若是真正享受到了那份福气,还可以平衡一下心绪,如果单单背着这个空头衔,相信当年的阿Q在世,他也不会去做的。

皇帝可以有三妻六妾,七十二妃子,我一个平凡人也不想那样奢侈,只要一个真心相对,就足矣!

小欢算是我的什么人呢?

我没法给她下个合适的定论。

只是在心里,总盼望着要发生点什么。而真要到了那一个点上,我肯定会打退堂鼓。

突然想到了,小欢小时候跟我说过的悄悄话,她的一生要克掉四个男人,才会得到真正的爱情。我晕了,怎么才会是克掉四个男人?难道是要了他们的性命?

史根?郝进?李伟?

如果加入我,那不是正好够数吗?难道我只是个凑数的?

一丝恐惧袭上心头,感觉到头皮都有些酸麻。

我虽然不是很相信这些虚无飘渺的东西,可是听起来还是有些怵怵的。

史根在没有娶小欢之前就是残疾人,而郝进又是平安无事,只不过李伟有些小麻烦,不过,很快就会出院,也不会落下任何残疾,至于我呢,没有和小欢发生一点关系,是不是就不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由此,我想到了刘备当年骑过的宝马,别人告诉他要想真正拥有,就得先把此马送给别人骑过一段时间,等它伤过一个主人以后,再收回来自己骑乘,那就万无一失。刘备当时没有同意,并说了一些官冠冕堂皇的话,用以收买人心,可是,不久他就把宝马送给了凤雏,结果在落凤坡一战,凤雏真就死掉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到了方明,何不把小欢介绍过去,让他成为小欢的第四个男人,那不就够数了吗?此举为一箭双雕之计,也算给方明一个公正的处置,他欺骗我一次,总得有所表示吧?

我在心里默默祷告,希望小欢的命运是天定的,雷打不动!

求月票、求收藏、求、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