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

方明在大白天里又奇迹般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真不想见他,怕他坏了我和方爰的好事,小欢的温柔窝里怎么会拴不住他这头发——情的野驴?

方明笑着和老板娘打了个招呼,也没有顾得去厨房见亲妹妹,就急匆匆地把我拉出餐厅,好在此时我正从卫生间里出来,在前台找卫生纸擦手,要是他提前十分钟到场,就会撞到我和方爰在厨房里一边摘菜一边调情的景象,那要是被方明看到眼睛里,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会不会把方爰送回老家,就不好说了。

在墙角边,人们来来往往之中,展开了秘密交谈。看样子,私密只有在熟人之间才会生效,陌生之人在跟前蹿来蹿去,都成了空气。正象现在的网络,有些人有了心事,宁愿和网友交流而决不可能跟生活中的好朋友述说,那样朦胧地觉得很安全,网友在电缆的另一边,不会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也就起不到传播的效用,自己的苦处又能全部倒尽,减轻身上的负担,乞不是一举二得吗?

方明生气地跟我讲,小欢又投入到了郝进的怀抱!人啊,真是只能看到事物的表面现象,他要是知道我和小欢的复杂关系,打死他也不会跟我讲的。不仅不会讲,一定也会把我列入他的情敌队伍。

我用兴灾乐祸地眼光瞄着方明,心想,看你就是一个绣花的枕头,中看不中用,小欢可不是一般的女人,精力旺着呢!没有一定的功力,想要把她驯服,除非太阳从西方升起。

方明好象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只是一个劲地向我述说,小欢去和郝进重合,是为了我们两个人。

我笑了笑,没有揭穿,只是**得玩味着方明的不快,从中品尝着做男人的酸甜苦辣。

方明接着说道,我们把郝进的两根肋骨打断了,他出院以后,就第一个给小欢打电话,威胁她,只要小欢能够继续和他保持那种**的关系,他的痛苦与不幸再加上对我们的刻骨仇恨,从此就一笔勾销。

小欢同意了,不知道是在做着自我牺牲,还是为了追求畸形的情爱?一个白昼,从此就不再属于方明,而且方明也成了配角,只有在郝进感到劳疲之际,小欢才会回到他的身边,给他一点福利。

男人啊,真是悲哀!女人在每时每刻吸吮着他的精华,他竟然毫不知晓。还会情不自禁地拿着鸡毛当令箭,把这种消耗精血的游戏当做幸福和爱情!

我从方明的眼神中读出了愤怒,心中不禁一抖,想到,这样下去,方明一定会做出对我不利之事,他的空闲,就是对我的莫大的威胁,我不能倒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我要以的速度把方爰拿下,到了那时,我就不怕他了,方爰成了我的人,而且又是一个初经雨露之稚嫩小雏,一定会贴在我的一面,成为我的身体不可缺少的一分子,什么亲哥哥,亲妹妹,在两性面前都将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