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小心莉莉”

屋子里面一片黑暗,门一开,一个小人就扑到我怀里,我知道这是莉莉,她抱着我不停的哭,身上沾着一些血迹。

“刚...刚刚...门开了。我还以为是你来了,就,就扑过去...然后,呜呜呜呜,就扑到了那个东西怀里....”

她往后一指,此时大庆猛地推开我,一下子扑了上去。

然后,他的哭声就响起来:“爹,爹!!!”

撕心裂肺的声音,把刚才没有发泄出来的情绪全部喊了出来,我也慌了,往前一扑,摸到了一块骨头,心里一凉,知道这一定是孙大癞子。

孙大癞子的整个身子只剩下脑袋是完整的,别的地方都剩下了骨头架子,大庆抱着骨头架子嗷嗷的哭着,哭得让人心碎。

我和莉莉站在旁边,莉莉靠在我身上,攥着我的手,尽管她身子在不停的颤抖着,可她没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这么乖乖的陪着我。

许久,大庆不哭了,把尸体放下,站起来开始四处踅摸东西。

“有刀没有,枪呢,弩枪有没有?快给我,快给我,我要跟那老小子拼命,跟那老小子拼命!!!”

我抱住他,喊道:“兄弟,兄弟你冷静一下,我特别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可是咱们找谁拼命啊?你要是知道是谁害死了癞子叔,我,我陪你去拼命去!”

说着,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还跟孙大癞子说过,等他老了,我给他养老送终,现在看来,那句话简直就是丧门话,如果我不说那句话就好了。

“老张,肯定是老张,一定是那个混蛋!是那个混蛋!!!”

大庆几乎已经丧失了自己的理智了,我这才明白他之前为什么一直没跟我说过他家的具体成员,原来他一直在寻找他的父亲,他可能从哪里打听到他父亲就在这个小区,所以想办法混了进来。可是人生最痛苦的是,当你刚刚找到你的亲人的时候,你的亲人却已经不在了。

“不是他,应该不是他,我不知道你听到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没有,他跟我说的,他说让我带着莉莉去冷库里面,老张让我做什么,就让我反着做什么!”

大庆顿住了,猛地朝着我的肩膀咬了一口,下口特别重,咬得我都快出血了。我没吭声,硬生生的扛住了这一下,然后就听到大庆呜咽的哭声。

我知道他需要发泄,他太需要发泄了,这种情绪憋在肚子里面会让一个人疯掉的。

许久,他终于平静下来,恢复了那个157智商的大庆模样。

“我跟你们一起去里面,也好有个照应。另外...”

大庆一把抱住我,冲着我的耳朵用最小的声音说道:“小心莉莉。”

这句话以传入我的耳朵,我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了。

他,他让我小心莉莉???

我绝对不会认为大庆在挑拨离间,但是我更不会认为莉莉会有问题啊。我和莉莉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如果连她都有问题的话,那我真的不知道该信任谁了。

不过我也知道,大庆绝对不会空穴来风的说一些事情,他一定是掌握了一些证据后才这么和我说的,当然,如果大庆确定莉莉有问题的话,也不会这么说,他会坚定的告诉我,莉莉有问题。

就这么一个拥抱,我错愕了一下,马上恢复了正常,同时,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慢慢的试探莉莉,如果莉莉真的有问题的话,我绝对不会手软。

莉莉拉着我的手,手心微凉,身子还在颤抖着,我们三个人走出这间小屋子,把孙大癞子单独的留在里面,没想到这个孙大癞子为自己准备的避风港,竟然成了他最后的归宿。

外面依旧很黑,很安静,我突然想到刚才被那双眼睛盯着的那一幕,似乎并不是完全真实的,好像我们三个人听到的声音都不一样,我听到的话是专门对我说的,而大庆听到的话,是专门对他说的。

不过现在我们顾不上交流,在黑暗中慢慢摸索着,一路摸索到了冷库里面。

在里面走,我们走得更加小心翼翼,因为这里有很多暗坑,也有一些裂开的地板,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一路摸索的走着,终于摸到了第一个小木屋的门。

我轻轻一推,里面一片黑暗,我随手把门关上。

第二个屋子也是黑暗的,我再次把门关上。

走进第三个屋子里,屋里的电脑是开着的,虽说没有灯,但起码电脑带来了一丝光亮,我们长出一口气,在床上休息了一下,光亮让我们有了暂时的安全感,不过这种安全感被电脑里的视频吓坏了。

小白一个人坐着电梯正在往上走!

如果不看到这个视频,我几乎忘记小白的存在了,现在突然想到,刚才那么多警察都迷迷糊糊的进入到冷库里面,为什么唯独没有小白?

还有,小白是下来后唯一一个没有被控制的人,他大喊一声:“大庆你个混蛋,我毙了你!!!”,然后就开了一枪。

这是所有警察在地下开的唯一一枪。

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看到这个视频,电脑屏幕虽说开着,可第一屏幕并不是视屏,而是桌面,我是移动鼠标的时候看到的。

我故意把身子靠在桌子上,这样他们就看不到电脑屏幕了,然后我假装突然想起来一样,说:“大庆,之前小白不是骂了你一声,然后说他要毙了你,后来又开了一枪,那一枪打到你身上没有?”

大庆听了愣了一下,然后摇头:“没有,他当时离我特别远,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喊了这一声,后来,他开的那一枪好像是冲着天开的,因为我听到天花板响的声音。”

我哦了一声,刚想说话的时候,莉莉突然开口说:“听,外面是什么声音?”

她这么一提醒,我才注意到,外面传来了很密集的脚步声,好像很多人在急匆匆的走路一样!

我头皮一阵发麻,这到底是谁的脚步声,子龙和师娘他们都进入到最深处了。

莫非,是他们,都一起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