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大败郭凌飞

凌辰在那傻愣愣的站了两分钟就放学了。

凌辰和李泉等待所有人都离开教室之后才走出教室。

凌辰在学校里面就看见了校门口不下二十个凶神恶煞的人,全部都是外面混社会的,郭凌飞就站在那些人中间。

李泉拉着凌辰想不要出去,就算郭凌飞他再怎么嚣张都是不可能带社会上的人进学校打架的。

可是,凌辰却是松开李泉的手,走向了郭凌飞。

李泉呆呆地看着他,已经掏出了手机随时准备报警了。

郭凌飞早上被凌辰甩开之后很愤怒,就跑到台球厅叫了一伙子外面的兄弟过来在校门口堵着,很多人看到这情景远远躲开看戏去了。

“唉,你说这次郭凌飞又要动谁啊”一旁的路人讨论着,不过郭凌飞转过身来,眼睛盯着他们,他们默默的走开了。

郭凌飞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校门,仔细的看着每一个人的脸庞,生怕把凌辰给落下了。

郭凌飞看到一个熟悉的脸庞,越走越近,终于看清楚了来人,正是凌辰。

“小子,你现在越来越狂了啊,有种就跟我们走一趟”郭凌飞说。

“前方带路”凌辰也学着郭凌飞把手插进那条廉价的黑色紧身裤。

“卧槽,你他妈的找打吧”跟在郭凌飞身后的一个红色头发的人说着,还打算冲上去给凌辰一巴掌的。

郭凌飞拦住了他,跟他说:“这里有摄像头,不好动手,等会到小巷子里来。”

“好吧,飞少”他听郭凌飞的话退了下去,只不过眼神凶狠的说:“等会我让你跪在地上叫爷爷。”

凌辰跟着这二十多个人来到了之前那个破烂不堪的小巷子中。

“还记得这里吗?如果忘记的话我再告诉你,这里就是上次你被我打的像条狗趴在地上的地方”说完,放肆的笑了起来。

凌辰被他们二十多个人围在这个宽粗略估计为十几米的小巷子中,背靠着墙,看着他们二十多个人的每一个动作,听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呼吸。

“我记得,只不过这次不是我趴下,而是你们趴下”凌辰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整个人的气势汹汹。

“你他妈的让你嚣张”郭凌飞打头阵,一脚踹在凌辰的小腹下,虽然没有任何力度,但是这一脚足够狠。

凌辰看着这一脚踹过来,那跟在郭凌飞身后的二十多个人也看着这一脚。

郭凌飞却很自信,可是结果却让他大跌眼镜,凌辰只是用左手抓住郭凌飞的脚踝,然后轻轻一捏,郭凌飞鬼哭狼嚎般的在这小巷子中喊了起来,还好这附近没有居民。

“操,尼玛,本来想给你来一顿轻松的,你他妈的还敢还手,给我上”郭凌飞说完这句话就闪到一旁蹲在墙角,脱掉鞋摸着自己的脚踝,骨折了。

那位红发看到郭凌飞被打了,很气愤的怒吼了一句“草泥马,敢打飞少,找死吧你”然后从地上抄起一块砖头来往凌辰的脑袋拍去,其他人也纷纷学着红发那样,有的没有砖头,直接从腰间掏出明晃晃的匕首来,在这小巷子中闪闪发光。

凌辰知道自己没有铁头功,不敢用头去顶,只好从红发的腋下闪过去,到了他的背后,用力的踹他的屁股一脚,红发趴在了地上。

剩下那些拿砖头的人赶紧从腰间也掏出一把匕首来指着凌辰。

“我操你妈,敢打红发哥,今天让你死在这里”有个人说着,其他人也纷纷学着这种语气说着。

凌辰这下怕了,就算他能够放到拿板砖的人,但放不到拿匕首的啊,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蛮荒龙尼玛坑我,就应该跑的,装什么逼啊,作死。

“我去,你除了跑还会干嘛”蛮荒龙的声音在凌辰的脑海回荡着。

“你怎么到我脑海里了啊”凌辰说,还时时刻刻防御着拿着匕首要冲上来的人。

“你不是还有蛮荒火啊,用蛮荒火啊。”

“蛮荒火顶个屁用啊,就那么一点点,还不够人家吹灭的”凌辰看到面前有个人冲上来,一脚踹在他的手肘上,他的匕首顿时飞了出去,还好没有刺中其他人。

“你现在可以试试,你当逍遥丸是废物啊。”

“也是哦,我现在已经是开光期了,蛮荒火也应该变大了吧”说完,他调动起肚子中的蛮荒火,他发现比之前大多了,于是他赶紧把蛮荒火往手上输送。

“不行,等等,你不能用蛮荒火”蛮荒龙急忙说着。

“我擦,又干嘛了,都快到手上了”凌辰现在感觉好像被人强奸了一样。

“修真界第一条就是不能在都市使用法术,我竟然忘了这最重要的一条,该死。”

“那我该怎么办?救命啊”凌辰现在面对着二十多个拿着匕首的人有了些害怕。

“你自生自灭吧”说完,蛮荒龙又没声音了。

“卧槽”凌辰已经准备好了逃跑,可是,那些人根本不给他机会,二十多个人蜂拥而上,就连郭凌飞也从地上抄起一块砖头冲过去拍凌辰。

凌辰此时用他的耳朵仔细得听着整个小巷子里的声音,急促的步伐和沉重的喘息声,还有那小刀划破空气发出的“嗡嗡”声,全被凌辰收入耳底。

他听见了左边有个人的呼吸声,看都不看的挥出一拳打在那人的鼻子上,那人砰咚倒在了地上。

红发看着有些寒意,这是什么?听声打人?红发看出了凌辰是个练家子,不过再一看自己的人马个个拿着匕首,还会砍不死你?开玩笑。

凌辰顺势从一个人的手里夺过一把匕首,然后把刚冲上来的郭凌飞给反手一转,手肘按住了他的胸,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让他动弹不得。

“别动,给我老实点”凌辰学着电视上歹徒对人质所说的话。

郭凌飞眼神看了看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匕首,顿时尿意就来了……

“叫你的人给我滚开”凌辰闻到这尿骚味憋笑着。

“滚开啊,滚开,给辰少让个路”郭凌飞可不敢怎么样,要是万一自己真的被人家给抹了,那就太操蛋了。

那十多个人听到飞少这样说赶紧闪到一旁让开了一条路。

红发这时爬起来,往凌辰后面扑了过去,自己可不能让飞少出事,要不然老爷会把我碎尸万段的。

凌辰老远就听见了脚步声,只不过是一个人,他就那样一个扫腿扫在了红发的脸上,红发又回到了之前的地方躺着。

“本来我想我安全了你也就安全了,没想到……”凌辰拖重了音,受伤的匕首更增一分力,郭凌飞看到一点血迹吓得都快晕过去了。

“没有啊,大哥,那不是我叫的,那是他自己,求你了,放过我吧”郭凌飞就差跪在地上喊爹爹了。

凌辰现在带着郭凌飞已经走出小巷子里了,然后用力的把郭凌飞往后一推,匕首随便往后一扔就扔到刚要爬起来的红发的下半身,红发看到这样,又晕了过去,凌辰则撒丫子跑掉了。

凌辰往学校附近跑的,凌辰看到李泉在那校门口着急的徘徊,赶紧回收给他打了个招呼,李泉看到凌辰只是衣服被划破了两下并没有大碍,放心多了。

“你怎么逃出来的啊,那里可是二十多个社会上的人啊”李泉说着。

“就那样呗”凌辰可不好说自己一个人打了五六个人,然后还挟持郭凌飞跑出来的,说出来人家也不会信,这和之前的那个我相差甚远。

李泉也没有多问,他知道凌辰会说他自然会说,不会说就算你逼他,他也不会说。

郭凌飞和红发都被人给扶了起来,郭凌飞凶神恶煞的盯着凌辰跑的方向,红发跑过去问郭凌飞“飞少,我们该怎么办?那小子是个练家子啊。”

“我告诉我父亲来,让他想办法,从来就没有受过那么大的气,凌辰,我让你跪在地上叫我爷爷”郭凌飞很气愤的说道,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打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他知道凌辰肯定在学校,所以不敢去学校取车。

红发他们那二十多个人也散掉了,好像从来就没发生过事情一样。

李泉为了庆祝凌辰没有出事的回来,所以特地请他到学校附近最贵的一家餐厅。

因为是最贵的餐厅,那些大学生都有些消费不起,于是这家餐厅显得就有些冷清了。

只不过当他们两个刚走进餐厅时就碰到了慕容雪和她的闺密皇浦珊正在优雅的吃着甜点。

皇浦珊是皇浦家族的继承人,和慕容雪从小就是无话不谈的闺密,每天都寸步不离的和慕容雪在一起,皇浦珊是个捣蛋鬼,以前很多追慕容雪的人都被她整了,那些人知道她是皇浦家族继承人也不敢怎么样。

皇浦家族是江浙第三大家族,虽然是第三大家族,手中却掌握着江浙的命脉,因为慕容家和郭家都是在全球各地发展,而皇浦家族是只在江浙发展,而且皇浦珊的父亲重权在握,只不过没有慕容家和郭家那么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