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传说?真实

这次凌辰觉得自己可以在空中飞行很久,因为脚下的灵力流失而自己的内丹又很快的补充回来,凌辰就这样在空中飞来飞去,飞得还挺快的,凌辰控制着方向一下往这飞一下往那儿飞。

他控制着自己的腿往下落,落到了蛮荒龙的面前。

“自己飞得感觉比坐安蒂拉斯的感觉更爽啊!”凌辰激动的说着,终于可以不那么早掉下来了。

“好了,主人,我现在教你我的法术吧?”安蒂拉斯问凌辰,很想把自己身上的法术教给凌辰。

“好啊,技多不压身。”凌辰现在就是想学到越多的东西,然后再成为一个大人物,再赚好多好多钱,让自己的父母过上好的生活。

“我要教给主人的是我的压箱保底的技能,冲击波。”安蒂拉斯说着,然后从口中凝聚出一个二十厘米左右大小的白色光波,吐出去,这光波以光速的速度击打在无上戒的戒壁上,整个无上戒小小的震荡了一下。

“哎呦卧槽,那么吊的冲击波,赶快教我。”凌辰晃荡了几下才停下来。

“好啊。”安蒂拉斯摇摇尾巴。

“只是……”安蒂拉斯说了一句,让凌辰刚兴起的信心又扑灭了。

“只是什么?快说?”凌辰心急的问,走了那么厉害的技能,哥第一个就拿蛮荒龙做实验,让它总欺负我。

“它那个技能只有上古灵兽才能修炼,虽然你有内丹,但毕竟不是上古神兽。”蛮荒龙善意的提醒道。

“小家伙,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啊?”安蒂拉斯越来越觉得蛮荒龙的知识渊博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那又怎样?能学就行,管我是不是上古灵兽。”凌辰说。

“你懂个屁,你不是上古灵兽学这个冲击波是有危险的,要不然我会不让安蒂拉斯教我?”蛮荒龙其实也很想学这个冲击波,但奈何自己不是上古灵兽。

“我不管,我就是要学。”凌辰对着安蒂拉斯撒娇“管你有什么危险,我自己一人承担,好了吧!”

“唉,好吧,你自己承担就你自己承担。”蛮荒龙被凌辰一说哑口无言了。

“那快点教我,安蒂拉斯。”凌辰走进安蒂拉斯的身边。

“好吧,主人,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哈。”安蒂拉斯有些担心,又不想教凌辰了,怎么以前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呢,安蒂拉斯在内心深深地自责,万一主人有什么事,自己的罪过了就大了。

“早就做好了。”凌辰的口气很轻松,好像就是一件平常小事一样,不过内心却有些害怕,从蛮荒龙一开始说有危险时,凌辰就害怕了,比杀了阿泰时还害怕,他怕自己万一出什么意外,自己的父母怎么办?不过他还是坚定的要学这个技能,没有危险哪儿来的成功?

“好,主人,记住这些口诀。”安蒂拉斯直立起来,用前肢在空中写了一连串古文,都是凌辰所看不懂的,可是凌辰发现有几个字很眼熟,但是就是不知道在哪儿见过。

“蛮荒龙,给我翻译一下。”凌辰从来不做不懂装懂的事件。

“其实,我也看不懂。”蛮荒龙把两只手平放在腰间的位置。

“嘿,你不是说你博学多才吗?怎么会看不懂?”凌辰对着蛮荒龙说道。

“这些文字我都没看过,我怎么说啊。”蛮荒龙为自己解释。

“等等,我好像在哪儿看过。”凌辰的头脑中浮现着这些文字。

“你就吹吧你,我都没见过,你怎么可能见过?”蛮荒龙骄傲自大的说着,仿佛它不知道的事别人一定不知道。

“我是真的见过……我想起来了,在戒指的下方有这些文字,你记起来了吗?上次我还跟你说过的。”凌辰对着蛮荒龙说道,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对哦,哎呦,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真的有几个字和这里的一样。”蛮荒龙说。

“你们说什么?我怎么云里雾里的。”安蒂拉斯对蛮荒龙和凌辰的表现和所说的话有些不解。

“安蒂拉斯,你写的这些是什么文字?”蛮荒龙问安蒂拉斯。

“上古文啊,怎么了?”安蒂拉斯继续问道。

“我们出去讲吧,出去讲才能解释的清楚。”凌辰说……

蛮荒龙将凌辰和安蒂拉斯带出了无上戒到凌辰的房间中,还好他父母又是在厂里上班。

“这是上古文,真的是上古文。”安蒂拉斯只是匆匆一瞄就认出了凌辰右手中指的无上戒上所写的文字体兴奋的低沉说道。

“上古文?为什么我这里没有记载?”蛮荒龙问安蒂拉斯。

“因为上古文是两亿年前所出现的文字,那是盘古留下来的,我虽然只是几万年年前的上古灵兽,只不过那时上古文字还没有被泯灭,到我后面的一万年,文字全更改了,上古文也就不复存在。”安蒂拉斯说。

“哦哦,难怪,我是五千年前在无上戒中出世,所以没有接触过上古文,凌辰,你不能怪我啊!”蛮荒龙冲着凌辰说,对刚刚凌辰说的话很不满。

“对不起哈,安蒂拉斯,你赶紧给我翻译一下,翻译成现代文。”凌辰现在就想知道这无上戒中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所以并没有理会蛮荒龙的白眼。

“好的,主人。”安蒂拉斯走到凌辰右手中指前,看着无上戒的文字。

它看了好久,一直愣愣不动,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无上戒看。

大概看了半个多小时,凌辰举的手都酸了,蛮荒龙都想打瞌睡了,指针已经指向一点半了,安蒂拉斯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凌辰和蛮荒龙又不敢打扰它,鬼知道一打扰它,安蒂拉斯会怎么样……

又等了十多分钟,安蒂拉斯才缓过神来,惊呼一声,凌辰赶紧把手放下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这戒指竟然蕴含着这么大的秘密,不愧是盘古所带的戒指。”安蒂拉斯说着。

“什么,盘古,那不是神话人物吗?怎么可能会带这枚戒指?难道还有其他人叫盘古?”凌辰觉得有人敢叫盘古,这人一定很招打。

“小家伙,你没有跟主人说过这枚戒指的来历吗?”安蒂拉斯对着蛮荒龙说。

“我才懒得跟他说,跟他说了也没用,他又不懂,哼。”蛮荒龙转过头去不看凌辰。

“你真是太任性了,还是告诉主人这枚戒指的来历吧,他知道更好,有助于他修炼。”安蒂拉斯很老成的说。

蛮荒龙一听到有助于凌辰修炼,赶紧转向凌辰,然后说“我是为了我自己能够早日出这无上戒才告诉你的哈,你不要多想了。”

“我不会多想,你赶紧告诉我吧。”凌辰急切想知道这戒指的来历是什么?

蛮荒龙将上次给安蒂拉斯看的画面再一次重复给凌辰看了。

凌辰看的目瞪口呆。

盘古用斧子破开了一天一地,盘古每天日渐成长,把天和地分开的很远很远,盘古也累的倒下了,盘古的左眼成为了太阳,右眼成为了月亮,手和脚都成为了一座座大山和一条条大海,而右手中指的无上戒则掉落在一条大海深处。

后面,女娲在一块五彩晶石内出生了,看着这个世界太单调,所以想创造一些和自己一样的生物。

她每天用泥土捏成一个个和自己形状一样的小人,然后小人瞬间长大,活蹦乱跳起来。

有一天,盘古所开的天出现了破绽,天上出现了一个大洞,从大洞出现的火快速的降落在地上,将女娲捏成了人一个个都给烧死了,女娲看的很心疼,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儿们,决定教他们法术,自保,可奈何天上的火太厉害,就算修炼了法术也是没有用,女娲横下心来,变成一块五彩晶石,填补上了天上的大洞。

那些被女娲赋予生命的人每天修炼着女娲教给他们的法术,终有一天所有人都飞道成仙,整座大地又变成了原先的冷清。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和凌辰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穿着一身白衣,来到了这片荒芜的大地上,看着这片荒芜之地,在手上掐了个口诀,然后一挥手,整个空白的大地上充满了人,这个和凌辰长的一模一样的人飞上了天没有再出现过。

凌辰看着画面中那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不禁倒吸了两口气,谁看到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那么厉害,自己也会不舒服吧。

“这是盘古开天和女娲传说。”凌辰说出了两个神话故事。

“这不是传说,这是真的。”蛮荒龙对着凌辰说。

“既然是真的,那那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是谁?”凌辰心里震惊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长的像而已,没什么关系吧。”蛮荒龙轻松的说。

“对了,快说,这无上戒到底写的是什么?还有蕴含着怎样天大的秘密?”

蛮荒龙见凌辰张嘴还想问什么事情,立马将事情转移到无上戒中的文字和秘密上面,凌辰听到这话,也只好悻悻的闭上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