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逼婚

凌辰第一次问候自己的父母“妈,最近工作累吗?”

李霞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内心却如同大海汹涌澎湃。

“不累啊,不累。”李霞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泪光,自己的儿子终于懂得体贴人了。

凌辰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很累的,因为做她这一行每天都要在工厂内做衣服,有时候一天24小时都在那里,能不累吗?

凌辰没有和父母继续交谈下去,只是默默的吃着饭。

一顿饭的氛围虽然很压抑,但是李霞的内心却是幸福的。

凌震还是那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对于凌辰所做的这些无动于衷,只是吃着自己的饭。

“辰儿,最近学习上有没有什么进步?”李霞还是关心自己儿子的学习,虽然知道自己儿子的学习成绩不如何,但还是希望自己儿子有所突破。

“有了点进步。”凌辰其实不想说谎的,但为了自己的母亲能够为自己感到些安慰,这个善意的谎言说了也不会怎么样吧。

“那就好,那就好。”李霞觉得今天的自己很幸福,如果以后也有那么开心的时候就好了。

“你身上还有钱吗?”这时凌震终于从口中挤出了几个字。

“还有,够我用的了。”凌辰每个月的零花钱只有两百,每个月的一号由凌震给凌辰,现在已经是第二个月的一半了。

“还有吗?”凌震疑惑的问一句。

“还有啊。”凌辰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五十的给凌震看。

“该买的东西还是得买,该吃的还是得吃,不要苦了自己。”凌震说。

其实凌辰一个月才在外面吃几餐,而且还是那种十块钱一顿的自助餐,所以一个月两百根本就用不了,剩下的钱全都被他充游戏充掉了,只是上个月没充了而已,所以还剩。

凌震看到凌辰手中还有钱,把刚要从口袋中掏钱的手缩了回来。

一顿饭,半个小时就吃完了。

各自回各自的房间。

“孩他爸,我越来越觉得咱们的儿子长大了,不像以前那么任性了。”李霞用扇子给自己和旁边的凌震扇着风。

“是吧!”凌震把报纸翻过另一页。

李霞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嘴里还说道“别看你那些破报纸了,那报纸上出的事又不关你的事。”

“妇人之道,懂什么。”凌震听到李霞这么说自己,又不好反驳,只好这样说。

凌震把报纸放在了床底下,细心的看,床底下有几叠报纸,一叠有两三百张的样子。

凌震从开始看报纸时就开始收集了,从未间断过。

凌震也躺在床上睡觉。

“安蒂拉斯教我啊!”凌辰在无上戒中叫醒着正在睡觉的安蒂拉斯。

可安蒂拉斯却没有醒,还在打着呼噜的趴在地上睡觉。

凌辰见安蒂拉斯怎么叫都叫不醒只好叫蛮荒龙了。

“蛮荒龙,帮我把安蒂拉斯叫醒吧。”凌辰冲着正在半空中磕瓜子的蛮荒龙。

蛮荒龙飞到安蒂拉斯的头上,用力的扯了一下它的胡须,还好没扯断。

“吼!”安蒂拉斯怒吼着,谁被人拔了胡须也会不好受吧,何况胡须还是老虎最碰不得的地方。

凌辰被安蒂拉斯这么一吼的气浪给震的退后了三步,蛮荒龙则很快的闪到一边去了。

“主人,你不知道老虎的胡须碰不得啊!”安蒂拉斯不好对自己的主人发火,只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不是……”凌辰刚要说不是自己拔的就遭到了蛮荒龙的白眼。

“好吧,是我拔的。”凌辰丧气的说,如果不这样说的话,以后肯定会遭到蛮荒龙的报复的。

“主人,找我有什么事吗?”安蒂拉斯也就既往不咎了。

“我就是想让你教我冲击波。”凌辰说。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吗?”安蒂拉斯迷迷糊糊的问凌辰。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吗?”凌辰反问安蒂拉斯一句。

“在这里没有白昼黑夜,它怎么可能知道现在是晚上了啊,笨。”安蒂拉斯挥舞着自己的龙爪跟凌辰说。

“也是哦。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赶紧教我吧。”凌辰说。

“好的,主人,练习这个一定要调整好状态,你现在的心态ok了吗?”安蒂拉斯突然从口中冒出了一句英语。

“ok了,你怎么会说英语啊。”凌辰想安蒂拉斯应该不会说英语的啊。

“跟了蛮荒龙那么久,多多少少也明白了点。”安蒂拉斯眼神看着蛮荒龙。

凌辰听到安蒂拉斯说跟蛮荒龙混在一起那么久,也就觉得不奇怪了,蛮荒龙知道那么多肯定懂英语。

“知道了,我的心态已经很好了,不必担心。”凌辰说。

“那就好,要知道这可是上古灵兽才能修炼的技能,一定要以最好的心态来修炼。”安蒂拉斯说完又在空中写出了今天中午所写的内容,再逐一的给凌辰翻译。

凌辰听着安蒂拉斯解释和看着这些咒语,嘴巴里反反复复的念着,结果没有任何感觉。

“没有用啊。”凌辰对着安蒂拉斯说,又念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起效。

“早就猜到没有任何效果了,因为这根本就是上古灵兽修炼的,就算你有内丹也没有用。”蛮荒龙挥打着翅膀说。

“好吧,怎么不早说啊。”凌辰跟蛮荒龙说。

“我一开始还没确定,所以没有先说。”蛮荒龙说着。

“主人,其实你不修炼也没有关系的,不是还有我嘛,我可以用就行了啊。”安蒂拉斯说。

“好吧。”凌辰感觉自己被骗了一样,本来想修炼这个可以让自己更厉害点,不过既然练不了就算了。

“昂,主人,我看你今天的精神状态不好,你还是出去散散心吧。”安蒂拉斯看着凌辰的脸色说。

“好的吧,我出去。”凌辰也觉得自己今天的状态也不怎么样,有种想打人的冲动,还是出去散散心,把自己身上的怒气给散掉吧。

凌辰出了无上戒,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再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老人机看了一下还在八点多钟,也觉得太早了。

打开房门看一下对面的房间有没有灯光了,发现没有,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

“我不要嫁给那个草包。”慕容雪坐在豪华沙发上对对面的中年男子怒吼道。

坐在慕容雪对面的正是慕容雪的父亲慕容豪,慕容豪是慕容家族第三代传人,慕容家族于抗战结束后建立,发展各个行业,越做越大,到慕容豪的父亲已经是江浙第一大家族了,到慕容豪这代更是将慕容家族发扬光大,隐隐约约成为了中国第一大家族。只是只生了一个女儿而没有儿子,所以得将自己的企业交给自己的女婿,而配得上慕容家的也就只有郭家,尽管慕容豪也看不上郭凌飞,但奈何自己的把柄在郭明的手中。

慕容豪,从二十二岁开始接管家族企业,一接班就专心致志的管理企业的生意,从未出过任何意外,现在已经四十五岁了。

“胡闹,这可由不得你。”慕容豪皱了皱眉头。

“你也不看看那郭凌飞什么德行,从小到大我什么都听你的,这次我就是死都不会嫁给他的。”慕容雪喊着。

“你这次就算不想要也得给我要。”慕容豪大声的说着,这个空旷的城堡充满着他的声音。

“你从小到大都没有管过我,凭什么这次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慕容雪跟慕容豪对峙着。

“雪儿啊,你就听你爸一句话吧。”一个穿着家常便衣的中年妇女说着,这位中年妇女看样子也就才二十岁的样子,大不了慕容雪多少岁,其实已经四十多了,脸上没有任何的胭脂俗粉,而且也不涂口红什么之类的,完全就是一个天生美人。

慕容雪的母亲方晴也是一个家族的女儿,当时是家族联姻,所以一开始并没有感情,到后面才渐渐有了感觉,随后诞生了慕容雪。

“妈,你根本就不知道那郭凌飞什么样。”慕容雪带着哭腔说。

“这次由不得你,你不嫁也得给我嫁。”慕容豪让方晴别管这件事了。

“我就是不嫁,你要嫁你嫁,爱谁嫁谁嫁,反正我就是不嫁!”慕容雪喊着。

“啪。”慕容豪举着右手停顿在空中,慕容雪捂住自己通红的脸,方晴则是拉着慕容豪的衣服。

慕容雪的眼泪流在脸上,由脸上流到脸颊在滴落在地上。

慕容雪从小到大就没被打过,哪里受的了这样的气,想跑出这个城堡。

“给我拉住她,不准让她走出这个家门。”慕容豪严肃的声音向城堡外的方向传播着。

立马,城堡的门被两个黑色衣服的人给推开,后面还有十多个黑色衣服,带着墨镜的人挡在了慕容雪的前方。

慕容雪见自己冲不出去了,眼睛往桌子上一看刚好看到了一把水果刀,赶紧冲到桌子上拿起水果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眼睛带着泪花。

“你们给我让开,要不然我死在你面前。”慕容雪对着前面十几个黑色衣服的人说,还有慕容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