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赌约

“我在海边呢,这样啊,你到我家来,我现在就回家。”凌辰更不想让李泉看到自己和慕容雪在一起,不想让他误会咯。

“好吧,好吧,我现在就来。”李泉的声音不耐烦的说道。

“快点哈。”凌辰催促着李泉。

“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凌辰挂掉电话转身跟慕容雪说。

“嗯哪。”慕容雪很小鸟依人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大海。

凌辰没有跑步,不想在美女面前失去风度,所以是用中等速度回家的。

话说李泉挂掉电话后,赶紧从床上起来,思考了一下:凌辰虽然不是很有钱,但也从来没有向我借过钱啊,或许这次真的遇到什么困难了,还是赶紧去给他吧。

李泉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小盒子小盒子中全是李泉这些年他妈给他的零花钱,根本用不完,很多都被他存进银行里,这些是被用来救急的,这小盒子中有不下200张面值是100的钞票,李泉从盒子中中默默的数了二十张一百揣进口袋里,然后再走出家门。

李泉走到小区的停车场,钻进一辆比较普通的小轿车里,发动车子上路了。

李泉开车从他家到凌辰家也就十多分钟的样子,刚好凌辰到家门口李泉就开车到了。

“你要钱干嘛?”李泉从车上下来,跟凌辰讲话。

凌辰每每看到李泉开车时都特别羡慕,他也想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

“没干嘛,你就借我就好了。”凌辰走上前去抚摸着那辆车的车盖,好像许久没见的老朋友一样。

“好吧,诺,这里是两千。”李泉从口袋中掏出刚刚数好的两千递给了凌辰。

凌辰看都没看的将那两千塞入口袋中,因为他相信李泉不会拿假钞骗他,更不会缺斤少两。

“谢谢啦,过段时间就还你。”凌辰对李泉道了个谢,转身便想走,还有个人等着他呢,总不能让别人等那么久吧。

“喂,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要干嘛?”李泉在凌辰的背后喊。

凌辰竖起了根食指对着李泉摇了摇,李泉看到这个很气愤,对着他竖着中指“fack you。”

李泉只好开车回家去了。

“我们走吧。”凌辰轻轻的走到慕容雪的身边,无声无息。

“呀,你吓我一大跳。”慕容雪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我们去哪儿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去宾馆开房啊。”凌辰听到自己说的那么邪恶赶紧改口“帮你开房。”

“可我不喜欢住宾馆,宾馆里太多人了,我喜欢安静一点的地方。”说完,还抚摸着自己在额前的秀发。

“额,那我们去哪儿?”凌辰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地方可以去了,只好问慕容雪,还把眼光刻意的移开慕容雪的方向,因为刚刚慕容雪那个抚摸头发的动作太诱人了,凌辰怕自己克制不住。

“我也不知道,不如去你家吧?”慕容雪说出这话把凌辰吓了一跳了。

“啥,去我家?你没说错吧。”凌辰的心脏被慕容雪这么一说加快了心跳速度。心里想“去我家?暗示?喜欢我,书上不是说喜欢一个人才会去他家嘛!”

“没有啊,就是去你家,难道你不同意啊?”慕容雪其实是想有个人陪在自己身边,不至于太孤独,所以才不去宾馆的,而现在能陪自己的只有面前的凌辰了,去宾馆还不如去他家。

“可是我家有人啊。”凌辰其实也很想把她带回家,可奈何父母还在家呢。

“谁啊?你女朋友?”慕容雪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心里特别想凌辰回答的是没有。

“你说什么啊,就我这样,一个矮挫穷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啊。”凌辰抱怨的说。

慕容雪听到这话很安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自己真的喜欢上凌辰了吧,凌辰救了自己那么多次,而且对自己还那么好,心里有些暖暖的,虽然他只是一个瘦瘦高高的大学生,但不知为何在他身边总有一种从所未有的安全感。

“那你家里有什么人啊?”慕容雪问。

“我爸妈啊。”

“啊哦,好吧。”慕容雪丧气了,人家父母都在家里,哪儿还有自己的位置啊。

“我去给你租个房子吧。”凌辰实在没有办法了。

“租房子?那也得明天再说啊,现在都差不多十点了。”慕容雪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

“也是哦,那今天晚上怎么过啊。”凌辰问着慕容雪,看着大海。

“你说,在海边度过一个晚上怎么样啊?”慕容雪兴奋的说这话。

“你说在这里?这里怎么可能睡觉?”凌辰指着自己脚下的沙滩不可思议的说。

“我又没讲要睡觉。我们可以坐在这里聊天啊,可以聊一个晚上的。”慕容雪说完就坐在地上,还让凌辰也坐在这儿。

“我到底该不该坐呢?”凌辰心里想着“坐还是不坐,我还想回家睡觉的。”

“坐,安蒂拉斯你说,睡觉重要还是泡妞重要?”蛮荒龙的声音说。

“肯定是泡妞重要啦,主人,勇敢的坐下去。”安蒂拉斯也在鼓舞着凌辰。

凌辰听到这话,一咬牙坐在了慕容雪的旁边,慕容雪身上散发的香气扑鼻而来,凌辰闻着好舒服。

“你说,人死了以后会变成星星吗?”慕容雪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问出了一个小女孩才会问得问题。

“应该会吧。”凌辰也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那我爷爷一定会是那颗最亮的星星。”慕容雪指着远方一颗最亮的星星说道。

“为什么你爷爷会是最亮的一颗呢?”凌辰问。

“因为我爷爷在我小时候说过,如果他死了一定会变成最亮的星星守护在我身边,让我可以时时刻刻抬头就可以看见他。”慕容雪的视线从未离开过那颗星星“可是,在我六岁那年他就出车祸离开了我。”慕容雪的眼神慢慢的暗淡下来。

凌辰无话可说了,凌辰对爷爷的印象也是停留在六岁,那年凌辰的爷爷突发心脏病去世的,奶奶因为爷爷的死亡过度伤心,过了两年也去世了,凌辰的记忆中并未他们多少的回忆。

“没事的,你爷爷在天上一定会保佑你的。”凌辰安慰着慕容雪。

“嗯呐,他也是这样跟我说的。”慕容雪听到凌辰这话眼睛继续看着远方的群星。

看了很久,两个人也都没有打破这宁静。

在无上戒中却迎来了从来没有过的热闹。

“来,你说成不成?”蛮荒龙变出了一张桌子,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对着安蒂拉斯说。

“我说成。”安蒂拉斯也坐在蛮荒龙的对面冲着蛮荒龙说。

“好,那就这样咯,没成的话怎么办?”蛮荒龙手里掂量着。

“额,你看我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啊。”安蒂拉斯看了看自己的全身,楞是没找出一点有用的东西。

“我要你额头上的毛。”蛮荒龙自信指着安蒂拉斯额头上的毛。

“行,那要是成了呢?”安蒂拉斯额头上的毛很多,给他一点也无所谓。

“成了的话我给你我额头上的毛,反正我是不看好他。”蛮荒龙又一次打击着凌辰。

“行,小家伙,不要对主人没信心,我还是很看好他的。”安蒂拉斯给凌辰打气。

“算了算了,不跟你争了,还是看着进展如何吧。”蛮荒龙一摆手打开了凌辰和慕容雪在海边的画面。

凌辰和慕容雪就这样一直坐着没有说话,只是坐久了慕容雪感觉有些冷了,只好用双手互摸着自己的手臂来增加温度。

凌辰看到慕容雪这样很想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可是自己身上穿的也是一件衬衫,脱了的话自己就露点了,该怎么办呢。

“小家伙,帮主人一下吧!”安蒂拉斯对着蛮荒龙说。

蛮荒龙只好变了一件衣服送到了凌辰的手上。

凌辰正想着怎么办呢,突然手中就出现了一件衣服,蛮荒龙说“凌辰,好好利用吧。”

“谢谢了。”凌辰趁着慕容雪不注意,起身将这件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

“啊!凌辰,你吓死我了。”慕容雪突然身上多了件衣服有些不适。

“呵呵。”凌辰则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你哪儿来的衣服啊?”慕容雪没有看到凌辰离开过自己的身边,他身上就那么一件衣服,那这衣服哪儿来的呢?

“秘密。”凌辰调皮的说道。

“不说就不说。”慕容雪生气的将头转向一边。

慕容雪感受着这件衣服的温暖,不觉得会冷了,心里暗暗的笑了一下。

“其实你挺好的。”慕容雪说。

“是吗?”凌辰听到这话脸红的笑了笑,摸着自己的头发。

“是啊,反正我是这样觉得的。”

“呵呵。”凌辰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好回答这两个字。

慕容雪听到这两个字也不说话了,以前的她很有话说的,可能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变得不敢说话了吧。

她突然感觉困了,实在坚持不了了,旁边没有依靠的东西,只好到头栽在凌辰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