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再惹郭凌飞

“谁说不可能的?修真可比玄幻厉害多了”蛮荒龙在戒指里观察着凌辰的一举一动,但没有出去。

“哦,是吗?你不是说要修炼几千年才会很厉害的吗?”

“那是普通人,你现在吃了逍遥丸,你的修炼速度是别人的几何倍快”蛮荒龙虽然说的很小声,但还是被凌辰给听见了。

“那我岂不是开了外挂一样啊。”

“差不多”说完就没有了后话。

凌辰也不太想和蛮荒龙说话了,腰酸背痛的,说句话都觉得吃力。

他捂住自己的腰,以奇怪的姿势入睡。

“杀杀杀”凌辰说着梦话,他在梦里看见自己正在和一只比珠穆朗玛峰还高,比东海还大的怪兽打斗着,而自己挥出的每一剑对那个怪兽没有任何作用。

凌辰左闪右闪的躲避着怪兽的进攻,只是怪兽挥出手臂的速度很快,而且范围很大,凌辰被它一掌给拍到了一座山的山脚,凌辰鲜血狂流不止,没有了任何力气反抗,正当怪兽要一脚踏在凌辰的身体上时,凌辰睁开了眼。

“辰儿,你醒醒呀”李霞在凌辰的胳膊上推着。

“妈,你怎么进来了啊”凌辰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母亲。

“我在客厅里听到你在房间里喊什么杀杀杀之类的话语,我就进来了啊,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了啊”李霞看着凌辰的枕头全是汗。

“哦,没什么”凌辰弱弱的回答着,感觉到自己背后已经全湿了。

“没什么就好啊,妈先去上班了,早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李霞走出了凌辰的房间,在门口换好了鞋,和凌震一起去厂里上班去了。

凌辰还没缓过神来,还沉醉着刚刚的那个梦。

“那个梦也太逼真了吧,奶奶的,差点就挂在那里了”凌辰把自己的睡衣一脱,换上了一件白色衬衫和一条黑色紧身加上一双廉价的篮球鞋,一副标准的大学生打扮。

凌辰对着镜子看着,越看觉得越帅,摸了摸自己那但眉毛的刘海。

“唉,真是越来越帅了”凌辰自恋了一下。

凌辰坐在餐桌上,看着那两个刚剥好还热乎乎的鸡蛋,两根油条还有凌辰最喜欢吃的肉包子。

他风卷残云的把桌子上的东西全给吃完了,打了个饱嗝。

出门向学校走起。

凌辰走到校门口看到郭凌飞一个人正在纠缠着慕容雪,他走上前去想听听他们说的是什么。

“雪儿,你最近怎么总躲着我啊”郭凌飞挡住慕容雪,不让她进校门。

还好现在还早,没有多少个人,即使有人看到郭凌飞也绕道而走了。

慕容雪今天穿的是一件Tshirt,下面是一条七分裤,让她整个人充满了年轻活力。

“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好吗?请你放尊重点”她的声音冰冷的说着。

“呵呵呵,你认为你自己能改变家族的命运吗?”郭凌飞傲慢的说着。

“那也是以后的事,不要现在就拿出来说事。”

凌辰听到这话,就明白了,他知道慕容雪与郭凌飞从小就有家族联姻,当时慕容雪本来不应该在这所三流学校的,可为了避免郭凌飞所以才选择了这所不入眼的学校。

慕容雪绕过郭凌飞,想进学校,可是却被郭凌飞在大庭广众下拉住了手。

慕容雪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凌辰看到自己的女神被人欺负了,顿时心生怒火,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上去,用右手抓住了郭凌飞他抓住慕容雪的手,把他甩开了。

郭凌飞还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凌辰给甩飞了出去。

慕容雪则是没想到凌辰会来帮自己,她印象中的凌辰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以前看到郭凌飞都是绕道而走,现在居然敢动手了……

郭凌飞倒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看清楚把自己甩开的人是谁了。

“卧槽,凌辰你是想死了吧,都敢管老子的事”郭凌飞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没想到原来是个废物啊。

郭凌飞跑上前去想给凌辰几巴掌让他作为教训,可是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能丢了自己的面子,其实最重要的是现在郭凌飞一个人没有其他人在旁边保驾护航啊,他怕自己打不过就太丢脸了,自己才一米七五,凌辰一米八啊,还起手来,哥有点吃亏。

只好丢了一句撑场子的话“你他妈的放学给我等着”说完就离开了校门口,不知道去哪儿了。

凌辰知道郭凌飞是去叫人的,可自己也没办法,动都动手了,总不能让时间倒退吧。

慕容雪只是冰冷冷的说了句“谢谢”就进学校去了。

“不用客气”凌辰在她后面喊着。

“唉,不对啊,刚刚我是怎么了,发颠才管这件事啊”凌辰小声嘀咕着。

“那是因为你现在是修真之人,心中的正义心变得很强,所以才会动手的”蛮荒龙在无上戒中用传声的方法传到凌辰耳朵里。

“唉,等会该怎么办啊?跑吧。”

“跑个屁啊,应该是他们跑”蛮荒龙爆了句粗口。

“你脑子冒泡了啊,郭凌飞一定会叫很多人在校门口堵我的,我就一个人,怎么打?”凌辰说着,看了看周围的地理环境,寻找着哪个地方更好跑路。

“你现在正在修真的路上,和普通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怎么不在一个档次上,我不就是比普通人听,闻和看的更远啊,这和打架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好不好,人家全部都冲上来,你能招架的了那么多人啊”凌辰现在觉得蛮荒龙就是个逗逼。

“要不你找个小巷子里试一下?”

“好啊,反正我有时间”凌辰七拐八拐的走进前两天凌辰被打的那个小巷子里。

“就这里吧”凌辰对着空气讲。

“你可以打一拳在墙上”蛮荒龙说着。

“我擦,你是想让我的手废掉吗?”

“你试试就好了。”

凌辰只好轻轻的在墙上打一拳,然后龇牙咧嘴得装作很疼的样子。

“别骗我,我在戒指里看的一清二楚呢”蛮荒龙在无上戒中坐着看着凌辰。

“啊哦”凌辰忘了蛮荒龙可以从无上戒中看到自己的情况。

他只好用右手出全力在墙上打了一圈,这面墙顿时崩塌,还好这面墙是废墙。

“唉,我的手却没事”凌辰欣喜若狂。

“废话,都说了你是修真者和普通人已经不一样了,要不然你以为你刚刚随便一抓郭凌飞的手他就能倒退好几步”蛮荒龙在无上戒中说着。

“你不早说啊,害我担心那么久”凌辰觉得自己有这枚戒指就是好啊……

凌辰认真上课,顺便和李泉这基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只是李泉发现了一个重大的新闻,他发现慕容雪整个上午已经不下十次往凌辰这里看了。

李泉觉得为了自己的好基友的幸福着想,有必要审问审问他。

“唉,凌辰,你和慕容雪发展到那一步了啊?”李泉把声音放到最小,凑在凌辰的耳朵边问着。

“什么哪一步啊?”凌辰正做着历史笔记,听到李泉这话立马不做了。

“诺,你自己看呀”李泉指着慕容雪的背影。

凌辰也看向了慕容雪,此时,慕容雪也正好转过头来看着凌辰,两个眼神交汇在一起,慕容雪慌乱的躲开了。

“是吧,她这样已经十几次了。”

“那又怎样,又不能说明什么”凌辰心虚的回答着,他从慕容雪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担忧。

“以前的慕容大小姐会这样吗?快说,你们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不说的话绝交”李泉用出了最土的一招。

凌辰不吃李泉这一套,继续低头做自己的笔记去了。

“凌辰哥哥,你就告诉我吧,我很想知道的啦”李泉看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了。

凌辰只好一五一十的把今天早上所发生的事情讲给李泉听。

“啊,你脑子没事吧,你敢得罪郭凌飞?”李泉摸着凌辰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发烧啊。”

“去你的,你才发烧了”凌辰把凌辰的手给拍掉。

“那你今天中午怎么办?要不躲在学校里不回家?”

“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啊,该来的总会来的”凌辰慷慨大义的说着。

“我怎么总感觉你最近怪怪的,是不是吃了什么药啊,我听说有什么药可以让自己更勇敢唉”李泉说着。

“哪有什么药啊,还是得靠自己。”

“你说的那么轻松啊,你快点说你吃了什么药啊,我也想变成你那么不怕死。”

“我都说了没什么药,你可以去吃**啊”凌辰说着,只不过声音有些大声了,被历史老教授给听见了。

“那位同学起立”老教授用粉笔指着凌辰,凌辰只好乖乖的站了起来。

“你刚刚说什么啊,**,荒唐之极”老教授的声音充满整个教室,铿锵有力,所有人都听见了,哄堂大笑。

凌辰却也跟着笑,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以前的凌辰碰到这种情况脸都会憋的通红通红的说不出话来,今天是第一次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凌辰也觉得也奇怪,难道修真还有增强脸皮的厚度?

李泉更夸张的拍着凌辰的屁股笑的,让凌辰满头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