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对决!

深吸一口气,将这些杂念抛到脑后,然后一种狂躁的气息从徐强的身上迅速扩撒出来,这种狂躁之气在徐强的身上急速蔓延,瞬间就弥漫了四周的空间,可是这种狂躁的气息要弥漫到这伪神的身边的时候,就被这空间阻挡了,没有一点的气息能扩散过去,因为此时他四周的空间已经彻底的闭合了。

看到这里之后徐强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随后整个徐强像是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他的身前,这伪神看到徐强的动作之后眼睛微微一眯,随后单手轻轻一挥手中的扇子,一种白『色』的光芒从他手中的扇子之上迅速的扩展出来。

瞬间在这伪神的身边做成了一个空间牢房,将徐强困在其中,随后这白『色』的空间牢房中,无数根锁链瞬间『射』出,猛然穿刺到在这牢房中间的徐强,可是就在这锁链触碰到徐强身体的那一瞬间,他的脸『色』大变,因为此时他发现眼前这徐强似乎是假的。

可是此时明白似乎已经有些晚了,一股火系的燥热再次出现在他的心中,与此同时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也出现在他的心中,就在这时候他身边封闭的空间一阵波动,他感受到之后连忙转头,可是已经晚了,徐强那裹挟着火系力量的致命一击已经穿越这空间封锁出现在他的眼前。

感受到这拳头之上的威能,这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瞬间转移,瞬间出现在另一个位置之上,此时的他看到自己刚才所站的位置在徐强的撞击之下这空间都有了一些震动,他眼中闪过震惊的目光。

因为他清楚这里是高级位面,这位面的空间都是神灵所加持的,即便是一般的基神都不能让这空间产生波动,可是此时徐强一个伪神,竟然震动了这空间,这让他怎么能不震惊,不惊讶。

看到这人成功的逃脱之后,徐强微微一笑,说道:“不错,不愧是伪神顶峰的实力,真的很不错。”这人听到徐强的夸奖之后没有任何的高兴,反而是充满了郁闷。

因为此时这徐强只是一位伪神而已,而自己已经早早的接触到这伪神的巅峰了,这真的就好比一个小孩子和一个大人说不要怕一样,这话语中包含的并不是夸奖,而是讽刺。

他冷哼一声,强自镇定的说道:“你也不过如此,原来是我高看了你啊。”徐强微微一笑,平静的说道:“高看没高看等等就知道了。”在徐强说完的同时,整个身体再次快速的移动起来,只是这次显得十分直白,没有一点的拐弯抹角,就是这样直来直去。?? 法神355

这人看到之后刚打算讽刺一下,忽然发现徐强的动作变快了,整个身体再次产生了残影,看到这里,他心中一凛,再次打算瞬移,他心中得意,自己只要有这瞬移存在,他就没有办法打败自己。

可是就在这瞬间之后他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瞬移失效了,这四周的空间被禁锢起来了,其实以他的实力和对于空间系法则的理解,用这空间系的法则禁锢他有些困难。

可是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徐强现在使用的并不是空间系的法则,而是土系法则,整个空间已经被这重力空间所凝固了,这切断了他与四周的空间系法则的沟通,这让他没有办法使用瞬移。

这人也并不是一个甘于失败的人,此时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逃避之后,怒吼一声,随后握紧手中的扇子,随后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的默念,这手中的扇子散发出来的光芒越来越强,瞬间就照亮了这附近的空间。

感受到这中气息之后,徐强的脸『色』都有了一些变化,这伪神此时脸『色』狰狞,口中怒吼道:“去死吧。”随着他的说话,手中的扇子被挥动起来,随着他的挥动,一股空间系的力量迅速凝结,这空间系的力量并未扩散,而是在他的扇子前面迅速的凝结。

这空间力量被彻底的压缩在这扇子的前面,一种只有毁灭法则才能具有的类似于雷电一般的闪烁出现在这空间法则所压缩的圆球之上,而随着这压缩的扩展,这人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狰狞,可是此时虽然他的脸『色』已经扭曲了,可是他的笑声却是越来越大,在他认为能杀死徐强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而此时这李静有些着急的问道:“两位大哥,我们是不是要上去帮助一下徐强。”这两人笑着摇摇头说道:“这种力量的伤害还威胁不到徐强的安全。你就放心吧。再说了,徐强还要去见未来的岳父呢?”说完这些哈哈笑了起来。

听到他的话之后,李静脸『色』一红说道:“真是没有正经,你这那像是做哥的呢?”可是虽然这样说,她眼中的笑意,却是出卖了她的心情,而且此时她也恢复了平静,因为她知道这两人虽然有些不正经,可是却并不会欺骗自己,所以现在的徐强还没事情。

而此时的徐强感受到这种气息之后,也只是脸『色』微变而已,没有任何的惊慌,可是徐强也并没有大意,一种黑『色』的气息也在不知不觉间从徐强的身体中蔓延出来,瞬间他身边那透明的火焰转变成了黑『色』的火焰,原来在这最后的时候,徐强将自己的毁灭系的力量也放出了体外。

此时感受到徐强的气息再次提升之后,这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他那扭曲的脸『色』再次变得狰狞起来,他真的不甘心,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徐强的实力竟然会如此之强,而此时在他不甘的吼叫声中徐强的拳头撞击到了这已经被压缩到西瓜大小的圆球之上。

随后刺啦一声,就像是这水滴滴入油锅一般,几种截然不同的能量相互碰撞,爆炸声此起彼伏,而在这种气息的作用之下,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所以他们只能焦急的等待,而里边也不时传来几声闷哼,不过他们并不能分清这闷哼究竟是谁发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