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一击

彬星的决斗结束后的第三天,轮到冰月比试的日子。这三天以来,彬星意外地以卷轴打败了召唤系的高材生,传遍全学院,这让许多人掉破眼镜。经伊勒报告,对于今天冰月的比试,有些暗地里赌斐羿的人看到三天前的‘惊喜’后,转移目标,都压注在冰月身上。

这一天,冰月在一大清早便到武技班练习场。她一个人独自站在打斗场上,正准备为等一下的比试热身。这一次的决斗,让冰月想起和幽冥之间的约定。她答应过幽冥要和他再比一场,可是,看来没什么机会了。发现自己的分心,冰月立刻闭上双眸,以平复自己的心情。

“月,你没事吧?”彬星从远方走来,看到冰月刚才在打斗场上的混乱。

“没事。我的样子像有事吗?”冰月走下打斗场,停在彬星前面,伸出手轻拍彬星的头。

“月,我已经一万多岁了。”彬星不满地抗议,冰月老是把他当成小孩子一样看待,他们明明是双胞胎。

“可是我是姐姐啊!”冰月学彬星那样,流露出无辜的模样。

“是,哥哥!”彬星刻意强调哥哥两个字,确保冰月没有忘记她现在是男的。

“好,别再闹了。你之前制作的魔法卷轴还有剩吗?”冰月突然提起彬星的秘密武器。

“有,先前我托小厥帮我买卷轴的材料。上次只是试验阶段罢了,现在的可是高档货,多数是七阶以上。因为你完全丧失魔法,想给你防身,万一遇到任何危险,就用远距离移动。说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冰月只不过问一个问题,彬星就回了一大堆话。

“星,来到神眷大陆后,你变得越来越罗嗦了。我想你可以制作几个给厥。他的魔法虽然进步神速,不过,还是以防万一比较好。”冰月嘲笑彬星几句,再回答他的问题。

“那下次休息日的时候,我再拿给他。”彬星也赞成冰月的提议,墨厥的能力自卫可以,不过一旦遇上高手,可就难说。

“现在什么时候了?”冰月问到彬星。

“还有半个时辰,就到决斗的时间了。”彬星回答道。

“你先回去,我想一个人呆多一会儿。还有,别让昊知道我在这里。”冰月让彬星先回宿舍。

“嗯,知道了,我会看着他的。”彬星答应冰月,然后转身回宿舍。彬星离开后,冰月就一直站在原地,并没有继续练习,反而望着彬星离开的方向发呆。直到人群陆续抵达决斗场地,冰月才回过神来。

“月老大,加油。”冰月进行比试,绿昊自然会捧冰月场,而且是第一个到场,可见绿昊十分重视这场决斗。彬星、伊勒和赛顿也随后到来。

“嗯。”冰月眼神扫过四人,走上打斗场,一脸平静的模样,手中提着剑。而一直趴在冰月肩膀上的天链,此时正以极为舒适的姿态睡在彬星的头上,赖死不走。平时喜欢欺负天链的彬星,此时全神贯注于他姐姐的比试,不然天链如此的举动,一定会让彬星整弄一番。

“今天的决斗是由三年级武技三班的斐羿?丁铖夫提出,而他要挑战的人是一年级武技一班的冰月。以下是决斗规则,只要任何一方投降认输或被打下台,重伤、昏迷至无法继续比赛者,都算输。不得出现任何死亡,点到及至。”评判依然是穆科,因为两人都是武技班的,有任何伤势是避免不了的,因此身为光系导师的穆科都能即时处理。

“如果没有任何问题,决斗正式开始。”说明规则后,穆科见两人都没有问题发问,就宣布比试开始。

“我让你先开始。”斐羿有礼地退后一步,让冰月先开始攻击。

“不。”冰月拒绝先攻击,因为她想知道这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她先攻击的话,那人连出招的机会也没有。

“你确定吗?那好吧,我来了。”斐羿全身被橙色的斗气包围,就是说,斐羿的斗气是属于木属性的。当斐羿准备好一切时,他见冰月连斗气都没有释放出来,微皱了眉头。“你的斗气呢?”

“开始吧!”冰月没有回答斐羿的问题,反而将剑抽离剑鞘。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冰月这样的行为,摆明就是瞧不起斐羿,认为连斗气都不必用到。

不过,站在冰月正对面的斐羿,却没有那种想法。原以为冰月是瞧不起他,但当冰月的剑离鞘时,斐羿才发现冰月不如他想象的简单。此时的冰月即使没有使用斗气,只是靠散发出来的气势都足以让斐羿退避三尺。直到现在,斐羿才知道自己挑战了一个厉害人物。斐羿拿出自己的武器--软剑,认真地看着冰月。

斐羿紧握着手中的软剑,深吸一口气,“咻”一声,以极快的速度飞身到冰月后面,直接就是一击。这一击来得猛,也来得快,斐羿的速度让台下的围观者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全部人都觉得冰月不可能躲得过。世事往往出乎他们意料之外,冰月一个闪身,已经转到斐羿的后面,而斐羿的软剑自然也落空了。

站稳了身子,斐羿将大量的斗气注入软剑内,只看到软剑的剑身慢慢变长,斐羿随手往冰月那儿一挥。冰月举起手中的剑,阻挡斐羿的攻击,同时,软剑依然在伸长,直至要伤到冰月。就在那一瞬间,冰月身上泛起一层薄薄的淡黄色斗气,将斐羿的软剑彻底弹开。

“这就是你的斗气吗?”斐羿收回软剑,同一时间跳离冰月三步,和他保持一段距离。

“嗯,不能拖太久。”冰月低下头作沉思的模样,缓缓说出后面那句话,除了王子帮成员以外,没有人明白冰月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接下来的事,让全部人都清楚的了解到冰月的意思。

只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冰月的身影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再次出现的时候,冰月的剑已经架在斐羿的脖子上。而斐羿连出手阻挡的机会也没有,因为他无法跟上冰月的速度。当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输了。

“我投降。”斐羿缓缓地吐出三个字。

“承让。”冰月收回剑,对着斐羿说道。

“冰月胜利。”评判穆科对这场决斗,只能用无言二字来形容。向来两个武者决斗,都一定会出现伤者的,而这一场连流血也没有,还真神奇。

“你很强。”斐羿摸着自己的脖子,真心地称赞冰月。

“谢谢。”冰月点头感谢他的称赞,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冰月的离开,斐羿此时才流露出他一直隐藏起来的心情。一方面,想到自己的情敌虽然是一年生,但竟然比他还厉害,斐羿也不禁的失望起来,看来他也只有放弃鹣亚了。另一方面,他很开心自己有这样的机会与冰月这高手对战,即使败了,但却让他领悟了天外有天这道理,也了解自己的修炼还不足。

当想通了这一点后,斐羿离开了打斗场,直接往训练场的方向走去。因为这一战,斐羿以冰月为目标,一直进行修炼,直到成为了一代宗师,成立第一个以软剑为武器的门派,但这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月,你回来了。”彬星向刚开门的冰月打招呼。

“星,勒,昊和顿。”冰月也向房里的四人打招呼。

“好了,现在恭喜王子帮再次夺下一胜!”伊勒见全员到齐,便开始起哄道。

“嗯。”冰月淡淡地点头。

“月,你不愧是武技班入学考试的第一名。”伊勒第一次认知到冰月的真正实力。

“这是当然的,他可是月老大!”绿昊一副骄傲的模样,好似得到胜利的人是他。

“昊,星才是月的弟弟,该感到骄傲的人是星,不是你。”赛顿在绿昊正开心的时候,狠狠地泼了一桶水。

“顿,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绿昊的声音有着一丝丝的怒火,不满赛顿泼他冷水。

“昊,五天后就到你的决斗了,有信心吗?”伊勒赶紧转移话题,解救身在绿昊怒火中赛顿。

“我不会让他输的。”冰月代替绿昊回答。

“月老大,我一定不会丢你面子的。”听到冰月的话,绿昊的怒火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认真地许下承诺。

“还是让月弄个特训给你会比较安全。”伊勒一脸不信任地打量着绿昊。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视过绿昊的实力。

“月,别太辛苦。一看昊的样子,就知道很难教。”彬星轻拍冰月的肩膀,用“你辛苦了”的眼神望着她。

“星,你的魔法卷轴还有剩吗?不如拿几个给昊。”赛顿提议道。

“不必!你放心,我一定赢的!”绿昊不服输地反盯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