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万家的宋羽偲真的有些茫然了,走的时候,远没有自己预期的那样潇洒,就算她身怀绝技,离了万家也不至于风餐露宿,可是那份尊严,那要命的尊严,一旦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原本心中那最恶毒的想法还有些不忍实施,如今看来,是上天在逼她了。

“洛苓薇,可恨的洛苓薇,为什么你的出现总是带给我厄运?你加在我身上的一切,我一定要加倍奉还……”宋羽偲在心中恶狠狠地念着,宋羽偲从来就是个不得人怜惜的女子,

可是,只要有人让她痛苦,她必定让他生不如死!

宋羽偲并不急于找到一个安身之所,而是先找了一家旅店住下,开始仔细筹划明日的事情,此时的宋羽偲也算是孤注一掷了吧,因为无论是爱情,还是自己想要的富贵荣华,过了明日便都是别人的了……

宋羽偲拿出自己珍藏的奇香,一种可以令人昏迷却察觉不出异象的迷魂香,心中已有了几分思量。其实如果可以的话,如果不是老天爷把宋羽偲逼上了绝路的话,她还不是如此狠心的人,也不会张现在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宋羽偲一人在旅馆中,拿出那身自己要已备好的红色嫁衣,是的,早在万家帮洛苓薇定做嫁衣之时,宋羽偲就暗地里央师傅给自己做了一模一样的一套,一样的屬锦,一样的苏绣……

宋羽偲仔细抚摸着那身嫁衣,那耀眼的鲜红,似乎并不应景。是的,宋羽偲爱着万连城,也许是从她在曳月楼被救下的那一刻起,也许是从万连城看着她,几乎失了神的那一刻起……也许是从她亲眼看到万连城吻了洛苓薇,心底便微微犯痛的那一刻起。她甚至怀疑过,是不是自己离开曳月楼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因为爱他,也为了爱他。

菱花镜前,宋羽偲悉心梳妆,青黛画眉,胭脂敷腮

,银梳理发,红纸染唇,那一步一步,都那么一丝不苟……看着镜子里那娇媚的人儿,宋羽偲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美过,只是心,也从来没有这样累过。

凤冠霞帔,红装加身,宋羽偲在镜前试着走了几步……良辰美景,自己却是那多余的人……

三更已过,宋羽偲端坐镜前,一直未眠,这时的她,撤去红装,取下凤冠,开始了平日里的打扮,是的,这才是她明天应该走的姿态,她不是新娘,不可喧宾夺主了。

砚心早早地便将苓薇叫了起来,其实苓薇昨夜,也几乎未眠。新婚大喜,本是高兴的日子,但为何自己一直都面带愁容?

“小姐,你应该高兴些,今天是喜庆的日子。”砚心帮苓薇整理妆容,却见她一直愁眉不展。

苓薇突然转身,握住砚心的手。

“砚心,你说我真的错了吗?”苓薇想了一夜,觉得自己终究是欠了万家太多,事到如今,她依旧不知道自己当初的逃避到底是对是错。

“砚心知道小姐的心思,可是万公子对你一往情深,你真的忍心让他失望吗?砚心没有爱过,可终是觉得,嫁一个爱自己的人,会幸福得多。”砚心看着苓薇认真地说着,是的,她知道苓薇和郑予玄的那段往事,可是,她更知道万连城待苓薇,那是真心实意。

“砚心,正是因为万连城待我那么好,我才觉得对不起他。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他甚至还要瞒着他的父母,背负不孝的罪名,我真的害怕,日后他会对我失望的。”苓薇此时担心的,不是怕对自己和孩子不好,而是害怕,自己会愧对万连城的这份情谊。

“小姐,不会的啦,既然万公子死心塌地地爱着你,他又怎么会对你失望呢?还是高兴些,有个做新娘子的样子。”砚心一边安慰着苓薇,一边又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苓薇也不再说话了,明明心里放不下那个人,却还要为自己的一己私利利用别人的一片心意,洛苓薇,何时成了如此薄情寡义之人?

穿上那身华丽的嫁衣,苓薇竟然也美得有些惊艳,只是不知为何,眼角竟然留下了一滴泪……滑过一条淡淡的痕。

“苓薇,陆伯母来给你梳头了!”陆夫人此时进来,满面笑容,新婚之人梳头,那是有福之人才能做的事。

“伯母,你来了!”苓薇起身来,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来,似乎今日,这满面愁容有点不合时宜。

“砚心,你先出去看看吧,这里有我就好了!”陆夫人遣走了砚心,屋子里只剩下她和苓薇两人。

陆夫人给苓薇讲了许多为人妇,为人母的道理,毕竟她是把苓薇当自己的女儿来看的,只是这些话也不知道苓薇听进去了多少。

“苓薇,我可以进来吗?”不知何时,宋羽偲已经出现在了门外,用一种极其卑微的语气问着苓薇。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这样的女人!”对于宋羽偲的事情,陆夫人是知道,今日这个女人登门拜访,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羽偲是罪人,如今已经被万家扫地出门,不敢奢求苓薇的原谅。”宋羽偲依旧站在门外,深深地低下了头。

“伯母,你先去忙吧,我和羽偲说几句话……”苓薇听到宋羽偲被万家赶出门,以前的仇恨都释然了,苓薇不是个爱记仇的人,记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多辛苦啊!毕竟此时,宋羽偲的处境比自己还要孤苦得多。

“苓薇,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人,你可要小心点啊!”陆夫人提醒着苓薇,还是不肯离开。

“伯母没事的,你先去吧!我相信宋姑娘不是你想的那样。”苓薇笑着推着陆夫人出了门去,又让宋羽偲进屋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