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苓薇,可算找到你了!”郑予玄快步跑来,面容仍有几分憔悴未减。

一别数月,郑予玄不知道在苓薇和万连城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真的很想知道,又真的害怕知道。他看不透苓薇的心,正如苓薇也不懂他们之间为什么要这样反反复复彼此折磨一样。

“你来做什么?”苓薇抹去眼角的残泪,最脆弱的一刻一定不能让郑予玄看到,在万连城面前,她会和所以女孩子一样,渴望被保护。可是在郑予玄的面前,她想到的,她仅剩的,就只有逞强,一味地逞强。

“我有些话想问问你!”郑予玄长吸一口气,做好了迎接一切的准备。

苓薇知道郑予玄想问孩子的问题,可是,难道他来这里,他风尘仆仆地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孩子吗?苓薇什么也不想说,更不想要他所谓的负责任,所谓的怜香惜玉。

“对不起,我累了!”苓薇不敢正面看郑予玄,更怕在他的面前暴露出自己的软弱。

苓薇转身意欲离去,可是,到底该去哪儿?苓薇也不知道。

郑予玄一伸手,将苓薇揽入怀中,苓薇一个踉跄,撞在了郑予玄坚实的胸膛上,那么熟悉的味道,气氛却尴尬到异常。

苓薇清晰地听到郑予玄的心跳声,他的怀抱好暖,只是苓薇自己明白,已经不可以再有多一刻的停留。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就不愿意,却还是不舍得推开他的双手,不舍得这一点时光就此溜走?

“孩子是我的?”郑予玄低头问着苓薇,温热的气息扑向苓薇的额头。

苓薇不语,是的,孩子是郑予玄的,可是苓薇不能说,如果苓薇说了,如果郑予玄知道了,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真的再也扯不清了。苓薇爱郑予玄,或者说是爱过吧,总之如今,心已经累到不能再接受任何的感情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郑予玄的

语气冷冷的,温热的呼吸却时时给苓薇带来暖意。

苓薇抬头,看着郑予玄,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如果没有没有那些苍凉的过往,如果没有那些血海深仇,那么苓薇定会许他终身……

“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就那么确定?”

苓薇看着郑予玄,冷峻的脸上陡然生出了一点笑意,苓薇的反问,算是默认了,何况郑予玄本来已是心有成竹。

“因为那晚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已经醉得神识不清,发生的事,我都记得。”郑予玄缓缓吐来,脸上也生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他低头看着苓薇,温热的双唇缓缓贴了下来……

苓薇瞪大眼睛看着郑予玄……

“你滚开!”苓薇一手推开了郑予玄,紧接着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他那挂着如痴如醉的表情的脸上。

郑予玄这才如梦初醒,是啊,就算有这个孩子又怎么样,苓薇终是无法原谅他这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了。

“我知道你恨我!”郑予玄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知道你就快走啊,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苓薇几乎哭了出来,郑予玄在他面前多一刻的停留,她的心就多一分的愧疚,多一分的不知所措。

郑予玄不相信苓薇已经不再爱自己了,如果真的不爱了,为什么还要留着这个孩子,如果真的不爱了,为什么在离开临安之前,她还要去郑家废宅?

“那你为什么要留着这个孩子,又为什么带着我的孩子嫁与他人?”郑予玄不懂,不懂老天为什么要给自己出这么多的难题,为什么要让相爱的人彼此折磨。

“孩子是我的,和你无关,和万连城无关,他只是我的!你无权过问!”苓薇说得字字都掷地有声,她只是一个母亲,她逃不过人类千百年来就设

下的那个古老的额圈套,她逃不过那一颗慈母心,她只是不想将这个无辜的小生命就此草草扼杀。

“我是孩子的父亲,我不许他活着而跟了他姓!”郑予玄此刻也是自私的,在爱情里,男人也好,女人也罢,都是自私的。不要让自己的孩子跟了别人的姓氏,这也是一个男人的尊严所驱使的。

“好,我答应你,我只想要这个孩子,我愿意此生不嫁。”郑予玄没有错,苓薇也没有错,孩子也没有错,可是为什么上天就要把他们每个人的命运都安排得如此坎坷?

苓薇说完便捂着嘴哭了起来,郑予玄想上前安慰,却更怕被苓薇拒绝。

“苓薇,我们,我们还有可能吗?”

郑予玄问出这句话时心里没有半分底气,可是想想自己这一路,抛下一切,日夜兼程来到这里,为的不就是这句话吗?不到黄河心不死,不听到苓薇亲口否定,郑予玄不会甘心放弃。

“郑予玄,如果你是我,我杀你你唯一的亲人,我杀了你刚刚相认的生父,你还有什么理由和我在一起,还有什么理由说什么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苓薇看着郑予玄的表情,相信他已经明白了答案。

“我要你亲口说那个不字,只要你说了,我保证此后不再打扰你!”郑予玄知道苓薇的意思,可是他的固执注定了他就要死撑到底!

“不可能!不可能!我们早就不可能了!我求你放过我!”苓薇是闭着眼说完这些话的,她害怕看到郑予玄难过的表情,她的心会如刀割一般痛,她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心软,就会下不定这个决心。

“好,好。”郑予玄听到这个早就预知的答案,还是难过地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机械得吐出这三个字。

自此,一切都结束了吧,郑予玄心想,早就知道依着苓薇的性子,就算孩子是他的,苓薇也不能同他重归于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