苓妃逝世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城,万连城和宋羽偲也听说了,想不到苓薇竟然这么命苦……

“连城,我们一起为苓薇守灵百日吧!他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宋羽偲知道万连城心里难过,本来说好的等到苓薇生了孩子他们就成亲,可如今结局如此,万连城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

万连城知道,宋羽偲才是自己命中该有的那个女人,突然想起了当日渡生大师的预言:金窝银窝,岁月蹉跎,顾盼美人,归兮良妻。

这个良妻不就应该是宋羽偲这样善解人意的女子吗?万连城似乎是领悟了什么,他不可以再一次辜负宋羽偲了,当日将她从曳月楼救出来,怕就已经动了情了吧。

而如今,她竟然可以宽容至此,真的是另万连城感动。万连城曾对苓薇有情,只是时过境迁,苓薇早就已经拒绝了自己的一片心意,而此时,也已经是香消玉殒。看来是时候和往事说再见了,是时候开始新的生活了。他知道,宋羽偲一直在等着自己。

百日之后,终是死者不复生,悲伤也淡去了许多,万连城便带着宋羽偲一起,去了父母面前,请求父母答应他们的婚事。

万齐国夫妇端坐于上,万连城和宋羽偲跪在堂前。

“爹,娘,请你们答应我迎娶羽偲进门,并要她做我唯一的妻子。”万连城说着这话,说还紧紧和宋羽偲扣在一起。

“这……”万夫人有些犹疑,转而看向了万齐国。

万夫人对宋羽偲的态度是改变了不少,宋羽偲的好她也渐渐看在了眼里,只是要让她做正室,万连城还不愿意再纳妾,这个只怕有些不妥。

“夫人,你的意见如何?”万齐国见万夫人面有难色,倒是先问问他的意见。

“老爷,我觉得这样有不妥,这羽偲

必将是出身风尘之中,而之前又给万家惹出了那么大的事来,我怕人家会看我们万家的笑话!”万夫人将自己的顾虑都说了出来,毕竟万家的名声还是一笔无形的财富。

“娘……”万连城挺到这话,心都凉了半截。

“哈哈哈,夫人此言差矣!”万齐国说着捋了捋胡须说着:“夫人忘了当年我也是不顾父母的反对,一心要娶你,并坚决不再纳妾?”

听到这里,万连城和宋羽偲都大吃一惊,原来父亲母亲,还有着这样一段浪漫往事。

“老爷,干嘛要在孩子们面前提这事儿!”说道这里,万夫人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原来万夫人本是小家碧玉,家中不算宽裕,可偏偏和万家独子万连城一见钟情,万齐国也是情深之人,死活不听父母为他安排下的婚事,一心要娶了万夫人,才有了今日的结局。这样一来,万夫人也没什么话可说,就爽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婚礼如期而至,那一日,万家热闹非凡,就连皇上也派人送上了贺礼,这一来,是因为他们是苓薇的朋友,这二来,万家富可敌国,也不可小觑,宋羽偲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洞房花烛,长夜未央。

“连城,我怎么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假的一样,我真的已经嫁给你了吗?”宋羽偲倚在万连城的肩头,她的心情既紧张又心奋。

“当然是真的了,娘子。”万连城转眼看着宋羽偲,今日的她真的好美,周围还萦绕着淡淡的馨香。

“记得往日,秦淮初见,我从那时候起便已经爱上了你,这可能就是一见钟情吧!”宋羽偲回忆着往事,一桩桩,一件件,都这么近,又那么远。

“那时的我,确实被你的美貌震惊了,可在京安楼是,听你那一曲琵琶,更是弹入了我的心间。”万连城不可否

认,若不是因为苓薇已经先入为主了,那么他的心一定会全部用在宋羽偲的身上,如今生死殊途,只愿苓薇在另一个世界里可以不再受苦。

“你可知京安楼那夜,我为了不被先皇强占,几乎是拼了命在对抗,而那一切,都是为了你。”宋羽偲想着,是啊,现在想想那当时的情景 ,还不免有些后怕。

“记得也是那是吧,我便许诺了你名分,只是当时只是为了救你,并非当今……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天命吧!”万连城想到这件事还真的有些惭愧,生为堂堂七尺男儿,居然随随便便就对一个女子说出了那样地话,好在,昔日的那名女子,此时正倚在自己的怀中。

“可是后来,虽然到了万家,你的心却从来不再我身上,你可知我心头有多恨,以至于后来,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宋羽偲还想要自责下去,却被万连城用唇堵上了她的嘴。

宋羽偲瞪大了眼睛看着万连城,在惊慌中享受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温柔的吻。自己还觉得是在梦中一样,万连城这么温柔地对自己,这么宠溺……

“娘子莫要再说了,再说天都亮了……”万连城说着便抱起宋羽偲入了榻上。

一夜缠绵,还恨春 宵短。

万连城和宋羽偲有情人终成眷属,万齐国老了,万家的事业也逐渐交付到了万连城的手上,可谁知,这个宋羽偲可是个天生的商界高手,她甘愿做万连城背后的女人,积极给他出谋划策,她帮着万连城将万家的事业越做越大。有些方面,就连万连城这个自幼生在商贾世家的人也自叹不如。娶得如此良妻,真的是万连城三生之幸,看来还真的是被渡生大师言中了。

一年之后,宋羽偲产下一女,取名菱栎。添了人丁,万家也热闹了许多,而万连城和宋羽偲那幸福的小日子,还一直在延续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