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夜景就是这秦淮河的魂,流淌千年的不老的魅力就在于此。只是寻人心切,景色再美,三人也无心逗留,无暇流连。

几乎找遍了所有的客栈,旅店,也没有人见过灵威。万连城心中最坏的猜想此时已经占了上风,难道灵威真的是被识破了女儿身?被抓进了花街柳巷?

“河滨好多人啊?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郑予玄见这河滨的人群熙熙攘攘,不禁好奇地发问。郑予玄虽行走江湖也有些时日,可主要是在岭南一带,对于这秦淮河的风俗,兴许万连城更了解些。当然,郑予玄是想灵威那丫头难不成是在这里看热闹来了?

“这是秦淮花灯节,青年男女在这一日是没有宵禁的,大家可以任意出来玩耍,将自己的心愿写下,放一盏河灯,你你们看那星星点点的亮光就是啦!”宋羽偲说着指向不远处的河面,上面各式各样的河灯随着水波飘飘摇摇。

“我们过去看看吧,没准灵威是来看热闹来了!郑予玄说着,已经迫不及待地的挤进人群里了。

“昔日我在曳月楼时,每年今日望着这河灯,心中感慨万千,就盼着有朝一日,自己换回自由身,可为心爱的人放一盏河灯,许一个心愿。”宋羽偲说着,微微一笑,随手用素色衣袖将脸轻轻一遮。

“那就让万某今天来完成姑娘这一心愿罢,我们过去看看吧!”万

连城看着宋羽偲眼前这模样,甚是惹人怜爱。

“老板,买一盏河灯吧!”万连城来到一个摊点前,蹲着对老板说道,说完看着宋羽偲两人对视一笑。

“我看两位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就买这对鸳鸯灯吧!“老板笑呵呵地说着,显然误会了两人的关系,不过这倒是正合了宋羽偲的心意,这样倒可以一试万连城对自己到底是有几分心意。

“老板,你误会了,不是……不是……”一向伶牙俐齿,巧舌如簧的万联城竟然也一时语塞。

“老板,你误会了,我们是兄妹。”宋羽偲看出了万连城的为难,微笑着上前来解围:“我看这个不错,就这盏吧!”说着随便拿起一盏河灯,付了钱转身就离开了。

“喂,姑娘且慢,你还要写下心愿呢?”老板见状连忙叫住刚走出几步的宋羽偲。

“对啊!还要写下心愿呢,这样河神才会帮我实现。”宋羽偲回过头,歪头微微一笑,万连城还蹲在那里不知所措。

宋羽偲提笔写下了这样一行文字。“万千灯火索心源,路人枉流连。笑倾城,百媚生,终是祸颜。”

万连城不解,也未由得他多问,那河灯就已随着宋羽偲的纤纤玉手落入水中,飘向河心。

郑予玄找了半天,人太多,还是不见灵威的身影,反倒还和万联城他们走散了。听

闻这河灯许愿很是灵验,就买来一盏,写下心愿。他的河灯里放着这样的纸条“顾盼深深,念君真真。”可他的这盏河灯刚一下水就打了几个踉跄,一头栽进了水里,被熄灭了。郑予玄心想莫非这真是不良的兆头,难道灵威此刻真的是出于危险之中?

郑予玄又急又气,使劲打了河边的走廊一下,抬头正好看见放河灯的万连城和宋羽偲,心中更加生气了。万连城这个家伙,口口声声说在乎灵威,这个节骨眼上还就知道再那里谈情说爱!再说了,要不是他非要逞强来个什么英雄救美,灵威至于走丢吗?这家伙就是见色忘义,见异思迁!终于想越想就越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万连城,你不找灵威了也没有关系,我一个人去便是!”郑予玄冲上去抓住万连城的衣领生气地说着:“我真为灵威感到不值!”说完一手推开万连城,气冲冲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这人是怎么回事啊?性子倔得像一头牛一样!”万连城被郑予玄这么一弄觉得自己在宋羽偲面前失了面子,心中很是不爽快,再说了,谁说自己就不在乎灵威了?

“兴许是误会了,万公子你也先别生气,我去找郑公子解释。”宋羽偲说着便要上去追郑予玄。

“不用了,没有他,我们一样可以找到灵威。”万连城一把拉住宋羽偲,郑予玄不服气自己,自己还不服气他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