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清晨,皇上下了早朝后便去给太后请安,太后是皇上生母,带着他一路披荆斩棘,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日,于是皇上对于太后也是孝顺有加。

皇上到时,太后正在院子里看宫女茨冰采花露。茨冰是太后最喜欢的婢女,听这名字就知道这一定是个长得清清爽爽的女子,但你可知道,她还读过些诗书,心思细腻,服侍太后就没有不周到的地方。

“母后,儿子来给您请安。”皇上是一人来的,身边没有跟随任何人。

“皇帝有心了,时时还惦记着哀家。”太后虽已年过半百,但是容貌风韵却半分未减。

“母后,这是哪里的话,儿子孝顺您是应该的。”皇上坐下,茨冰此刻已奉上茶来。

“哀家倒是有一事要求皇帝,不知皇帝是否会答允?”太后想起昨日陆御医为了苓薇的事来求她来着,心想此时不正是开口的好机会吗?

“母后有话请讲,何必如此见外?”皇上仔细想想,此时多半和陆御医有关,太后深信陆御医,他不是不知。

“陆御医的事,你打算如何处置?”太后也知道皇上贵为一国之君,还是需要给他个台阶下。

“儿子心想,若真如那女子所言,我便免他们无罪,否则的话,我倒也不至于治他们于死地,这事儿皇后已经来求过我了,母后不必担心,儿子自有分寸。”皇上和太后之间,那种相互的信任,那种相互的依赖,是一种始于血亲,而超越血亲的关系。

“那就好,皇

帝做事,我向来放心。”太后说着,准备让皇上进屋品些花露酿,恰在这时,凝欢宫的婢女急匆匆地跑来禀报。

“皇上,我要见皇上,我家娘娘突然腹痛不止,姑姑说像是生产之象,皇上去看看呐!”宫女被侍卫拦在门外,也不顾规矩,就在门外大喊大叫。

“哪宫的丫头,这么不懂规矩?”太后闻声,皱眉说着。

“怕是凝欢宫的吧,这声音有些耳熟,还是去看看吧!”皇上心里紧张黎妃,便不顾太后不高兴,赶往了凝欢宫。

“去御医院叫洛苓薇和陆御医来。”皇上吩咐那宫女去御医院,自己便随带着随从去了凝欢宫。

到了凝欢宫时,苓薇和陆御医已经到了,两人脸上都有着掩不住的欢喜,因为苓薇果真没有说错,再者黎妃脉象平稳,生产也不会有多大困难,如此一来,苓薇在这深宫之中的地位,也就有了那么几分了。

“恭喜皇上,黎妃娘娘生下来一位小皇子。”大约一个多时辰以后,产婆乐呵呵地出来禀报,她接生一辈子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怪事。

“好,凝欢宫上下,统统有赏!”皇上一高兴,便决意要打赏。陆御医和苓薇在一边也高兴得很。

“那么皇上,我和陆伯伯呢?”见皇上正高兴着,苓薇趁机笑着上前问道。

“你这丫头,年纪轻轻就这般厉害,真是不得了啊,陆御医辛苦,朕日后的医药就由你来负责吧,还有平日里你多陪陪三皇子。”皇上想起皇后的话,便下

了这样的旨意。

“多谢皇上赏识,只怕苓薇这孩子难担大任。”还不由得苓薇说话,陆御医便抢先回答了,把苓薇留在身边,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意思,只是他觉得,苓薇最好不要和宫中的人扯上太多的关系。

“苓薇的能力我已经看到了,日后就这么定下了,你无需多言。”皇上说完便迫不及待地进去看黎妃了,黎妃此次,虽憔悴了不少,脸上却依旧挂着些笑意。

“臣妾终于不负皇上所望,只是这孩子还希望皇上日后重用才对得起我吃的这么多苦头。”黎妃急着想要皇上立她的孩子为太子,红颜总有一天会逝去,圣宠总有一日会淡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地位。

“爱妃,等这孩子再大些,朕就立下太子,不过就在三皇子和这孩子之间选择,你不必着急。”皇上自然不会不懂黎妃的意思,只是这话一时还不能说定,也只好这样安抚黎妃了。

“皇上,只要你对得起我们母子就好。”黎妃半娇半嗔地说着,眼神里全是狐媚劲儿。

“爱妃,朕会的。”皇上知道黎家的地位,也不是他一手就可以压制的。

殿外,苓薇高兴得急着要去和三皇子说这事,陆御医却是满脸愁容。皇上喜新厌旧,说不准哪日就看上苓薇了,然而,又或许一夜宠幸之后,便弃之不顾了,苓薇如此烂漫天真,她哪里会知道这重道理?

但是无论如何,苓薇在这深宫中算是有些地位了,至少宫女太监们见了也会避让三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