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黑魇堂的人肆无忌惮地烧杀抢掠的时候,袁允澈(大将军之子,祁璎的未婚夫)已经带着大批人马赶来支援深宫了,连那身红袍都未脱下。

袁将军一马当先,手持长矛,带领大军杀入宫中,打得敌人措手不及。因为此时,敌人正在宫中烧杀抢掠,若是包围深宫,不免会惹得敌人狗急跳墙,若是杀开血路,倒还能有更多生机。

火光已渐渐变弱,空气中弥散着浓烟,各种混杂的焦臭味充斥着鼻腔,素恩皇后忍不住捂着鼻子轻咳几声。

苓薇的手上包着郑予玄的衣角,她方才转身看清素恩皇后和祁璎公主……没有,祁玮。

看着她们黯淡的神情,不祥的预兆已经出现在脑海中,可苓薇还是忍不住,还是要大声地问,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叫喊。

“三皇子呢?他在哪里?”

三人默而不语。渐渐变暗的火光在一次将绝望的情绪播散,其实不管是提问的人,还是被问的人,他们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祁玮已经是,凶多吉少。

往事又一次浮现在苓薇脑海,那个御花园里急急忙忙撞到她的小孩,那个和她一见如故的小孩,那个撞见她洗澡就瞎说要娶她的小孩……此刻也许已经,已经葬身火海……

“苓薇……”祁璎的一身叫喊追不上苓薇冲进火海的身影,郑予玄连忙跟了上去。

黑鹫所预期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这一去,郑予玄和苓薇,都只有死路一条。

“洛姐姐,洛姐姐……”一个低弱的声音不断重复着,是祁玮,就是他。

“三皇子,你在哪里?洛姐姐来救你了……”苓薇大声地喊着,滚滚浓烟让她睁不开眼,也几乎窒息。

“洛姐姐,洛姐姐……”不见回应,却依旧可以听到这样疲乏的呼喊声。

“三皇子,洛姐姐来救你了,你在哪里?”苓薇继续喊着,一阵强烈的咳嗽声吸引了她的注意,是郑予玄,他也来了。

“苓薇,你走,这里危险!”郑予玄推着苓薇,让苓薇出去,可是苓薇偏偏不听,这个倔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耍小脾气。

当郑予玄和苓薇抱着已经昏迷不醒的祁玮冲出火海时,苓薇也几欲昏厥。为了他们不遭黑魇堂的毒手,郑予玄只得让他们先躲起来,自己守在宫门口。

郑予玄此时心中十分挣扎,他不明白自己做得对不对,只是知道他不忍看到更多的厮杀,他怕看到血流成河的景象,一如昔年烙在他童年记忆中的那个画面一般。

苓薇一边想尽办法要救醒祁玮,因为随行医数年的她知道,如果现在祁玮不能醒来,那么不久之后,他的心跳就会停止,他就再也醒不来了。

黑鹫此时,很合时宜地出现了,提着还滴着鲜血的刀,冷冷地走到了郑予玄的面前,那目光满是杀气,看的郑予玄也不敢与之对视。

“黑鸢,怎么样?都搞定了?”

“嗯”郑予玄低头应了一声,声音低得像是还在喉咙里就已经被截断。

“很好,不过堂主还要我杀一个人。”黑鹫阴沉地笑着,郑予玄似乎已经知道了他的答案,可还是拼尽最后的勇气,明知故问。

“谁?”

“洛苓薇!她和狗皇帝是一伙的,留不得。”黑鹫没有笑,而是狠狠地盯着郑予玄,似乎少看一眼,他就会遁走,会不见。

“那你之前为什么还要帮我?”郑予玄听完后更加迷惑。

“因为我知道你会护着她,我也知道她会来这里!”语罢,黑鹫仰天大笑,那黧黑的面孔给人不尽的呕恶感。

“苓薇不在这里!”郑予玄故作镇定,他知道,黑鹫早已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看来今日,免不了一场鏖战。

黑鹫皱眉,警觉地看着四方,周围厮杀声不断。

“醒了,醒了!”

突然一阵女子的欢呼声胜过了所有的嘶喊。那是,苓薇的声音。黑鹫欲循声而去,却被郑予

玄的剑鞘挡在了胸前,当然也是意料之中。

祁玮醒了,其他人却身陷险境,郑予玄和黑鹫的打斗已经开始,黑鹫和真是贪心,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就在这里忙着手足相残。

明显,郑予玄技高一筹,没几个回合,就已经占了上风。可黑鹫的狡猾却是郑予玄防不胜防的,他急于扭转被动的局面,突然举刀大喊一声:“洛苓薇,受死吧!”

郑予玄急忙转身望去,方知中了黑鹫的奸计,转身闪躲,却还是被黑鹫的大刀砍伤了右臂。剑,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鲜血顺着衣袖滴下,眼看,这明显不再是黑鹫的对手,郑予玄也只能忍痛拼死抵抗,留给他们多一分生机。

没过几招,郑予玄腿上又多了一重刀伤,郑予玄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一次又一次失败了。眼看连站立也很困难了……连自己,也性命难保了。

“郑予玄,今日我总算做了个了结!”黑鹫举刀准备砍下,那一刻胜利已经在向他招手,命运却总喜欢行的有所偏差。

“啊……”一声凄惨的叫喊。

郑予玄发现自己还活着,炽热的鲜血溅了自己一脸。而眼前躺在血泊里的,倒在黑鹫刀下的人,是黑莺。

黑莺为了救郑予玄,丝毫也没有犹豫,那种曾经给过她温存的男人,足以温暖她这屈辱的一生。

“黑莺!”郑予玄抱起一身华装的黑莺,她的面色已经惨白。黑莺费力地用手指轻轻抚上郑予玄的脸,双唇艰难地张合着,吐出来她之前没勇气说出的话,此时的这一幕,躺在他的怀里,寂静,安详,不就是自己终生所愿?

“为君生,为君念,为君容,为君死……”也许话还没有说完,黑莺的手指缓缓滑下,周围的厮杀声依旧不断。

“啊!!!”

郑予玄一声嘶喊,迅速用左手拿起黑鹫的大刀,砍下了他的头颅。悲痛的力量一瞬间全部迸发,为黑莺报了仇,却还来不及,为那晚的事道歉。

(本章完)